感恩

夜夜悲歌小说顾念念裴慕斯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夜夜悲歌小说顾念念裴慕斯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他出轨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丈夫沐天诚竟然会出轨,还是和家里的小保姆!

  事情要从两天前说起,正好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兴冲冲地提前下班想要给他一个惊吓,他倒好,直接给了我一个惊吓!

  在我们的婚床上,沐天诚一边用力拍打着陈菲儿的屁股一边疯狂动作,嘴里说着一些我从来没有听过的脏话,陈菲儿更是跟条水蛇一样挂在他的身上,一声声的呻吟撞击着我的耳膜。

  我气的浑身发抖,嘴唇被我咬破,口腔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哪怕是刚结婚那会儿,我们也没有做的这么激烈过!

  “沐天诚!”我奋力把房门给推开,沐天诚吓的一个激灵就软了下来,随手扯过被子给陈菲儿盖上。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沐天诚有些烦躁地抓了把头发。

  “我要是不提前回来,怎么知道你和这个贱女人有一腿,沐天诚,你他妈的行啊,这么几天就勾搭上了!”我冲他吼,眼泪却是不停地往下掉。

  “顾念念,嘴巴放干净点!”沐天诚看起来有些暴躁,拿起衣服胡乱往身上套。

  “她那张嘴倒是干净,伺候的你挺爽的吧,多少钱一次,我给了!”我冲上去揪住她的头发,抖着手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当初我之所以会把她给领回来就是看着她老实憨厚,没想到就这么几天的功夫,就爬上了沐天诚的床!

  沐天诚一把推开我,后背直接磕上桌子一角,疼的我抽了口气。

  他扯过陈菲儿护在身后,怒声道:“顾念念你别太过分了,老子就是想要个孩子,可是你看看你,这么多年也没见你给老子下个蛋,实话告诉你,菲儿怀孕了,孩子是我的!”

  “你胡说!”我歇斯底里。

  当初沐天诚他妈四处找偏方给我喝,都被沐天诚给扔了,现在竟然当着这个小贱人的面骂我是不会下单的鸡!

  陈菲儿冷眼看着我,得意的跟只孔雀似的:“念念姐,你就别嚷嚷了,你刚刚也瞧见了,天诚就是喜欢和我做,至于孩子,这会儿就在我肚子里躺着呢。”

  “陈菲儿,你不要脸!”我从地上爬起来又要扑过去,却被沐天诚跟拎小鸡似的给拦住了。

  他直接一巴掌扇过来,嘴巴里顿时弥漫着血腥味:“顾念念,别特么给脸不要脸,真以为老子拿你当个宝,当初我是昏了头才会跟你结婚,也不看看自己那穷酸样!”

  沐天诚说的没错,我家很穷,就连我大学的学费,都是我自己挣来的,这些年为了方便照顾这个家,我在附近的小超市上班,每天去菜市场争那几毛钱,早就变成了个黄脸婆,站在陈菲儿这么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面前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他还嫌说的不够,往我身上吐了口唾沫,揪住我的头发就往地上磕:“顾念念,老子早他妈烦你了,还跟老子面前装什么贞洁烈女,背地里还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干过,呸,臭婊子!”

  “你放屁!”我气的伸手去抓他的脸。

  他曲腿跪在我的手腕上,陈菲儿双手环胸冷眼旁观,时不时开口讽刺两句。

  他一边骂,揪着我的头发用力往地上磕,我的脑子里嗡嗡响,他再说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第二章:好聚好散

  我醒来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头上裹了一层又一层的纱布,闺蜜于晴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在病房里转来转去。

  “于晴,你怎么来了。”我哑着声音喊她,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于晴一个箭步冲到我的面前,眼睛红的跟只兔子似的:“你可算是醒了,沐天诚把你弄成这样,我非活剥了那对狗男女不可!”

  “你别去,我不想再有什么麻烦。”我一把拽住于晴,声音有些哽咽。

  我不怨沐天诚,怨只怨自己的肚子不争气,这么多年也没给他生个孩子出来。

  “念念,这孙子都欺负到你头上来了,你怎么还替他说话!”于晴有些气恼地一屁股坐在床边。

  我只是不想再见到他,却没想到他居然搂着那小妖精兴冲冲地追到医院来了。

  陈菲儿跟条水蛇似的挂在他的身上,脚上穿的竟然是沐天诚送给我的婚鞋!

  我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下去用力拽住她的头发,歇斯底里:“给我把鞋子脱了,贱人!”

  那双婚鞋我一直保存了整整五年,现在竟然被她踩在脚底下,沐天诚竟然一点儿意见都没有!

  沐天诚一直有健身的习惯,一只手就把我给拎到了一边,抬手就是一巴掌:“顾念念,你他妈的疯了,菲儿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你是不是想让老子绝种了!”

  我被他给打懵了,瘫坐在地上愤愤地瞪着他,于晴爆了句粗口就冲了上去。

  于晴是跆拳道黑带,三两下就把沐天诚给放倒在一边,把陈菲儿摁倒在地上一边抽她耳边一边骂:“臭婊子,老娘闺蜜的男人你也敢抢,就这么喜欢当免费的鸡?”

  沐天诚往前挪了两步想要把于晴给拉开,可是看着她那副不要命的气势,还是退了回去冲我吼:“顾念念你他么闹够了没有,还不快让于晴住手!”

  我咬着牙不愿意开口,我倒是希望陈菲儿能被于晴给打死,可我不想她这么白白地牺牲了自己,还是冲过去把她给拖开。

  “于晴,算了,这样的怂货不要也罢,既然她这么喜欢抢别人不要的东西,就让她抢去好了。”我吸了吸鼻子,冷眼看着沐天诚把陈菲儿给护在怀里。

  陈菲儿的半边脸都被打肿了,拽了拽沐天诚的胳膊,冲他使着眼色。

  沐天诚黑着脸把几张纸丢到我脸上:“签了吧,我们好聚好散,我会给你十万块钱的补偿,至于其他的东西,你想都不要想。”

  十万块?五年的时间,哪怕是找个老妈子也不止十万块,这么久想把她给打发了?

  于晴又冲了上去:“沐天诚,你他妈的良心都被这个婊子啃了吧,打发叫花子呢?这婚,不离,到时候闹上法庭,看看谁的脸面好看!”

  她一把抢走我手里的离婚协议就给撕了个粉碎,狠狠扔在沐天诚的脸上。

  沐天诚和陈菲儿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绿的,碍于于晴在场,他只能拉着陈菲儿离开。

  “顾念念,好样的,日子还长,咱们走着瞧!”这是沐天诚出门前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没曾想,竟然也成为了我噩梦的开始。第三章:反咬一口

  我在医院整整躺了两天,于晴每天都会来陪陪我,沐天诚和陈菲儿倒是没有再出现过,我也不由得松了口气,却没曾想,我妈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妈?”我有些疑惑。

  沐天诚不太喜欢和我家来往,所以我爸妈为了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也很少来电话。

  “念念,”电话那头有些嘈杂,还夹杂着骂人的声音,“你快回家来,家里出事了!”

  “妈,怎么了,怎么回事?”我再问,电话已经被掐断了。

  我从床上跳下去随便套了双拖鞋就冲了出去,这会儿正是上班高峰期,车子在路上飞驰而过,我站在路边顿了顿,还是咬牙冲了过去……

  耳边响起一阵刺耳的声响,我紧闭上双眼,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就要这么去了。

  “总裁,是个女人。”耳边复又传来一道年轻男人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却见前方车距与自己仅隔零点零一厘米。

  要是再近一点儿,我真怕是要一命归西。

  “你他妈没有长眼睛啊!”我冲着那司机吼。

  年轻的司机被我吼的一愣,下一秒,车坐后头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小李,会议还有多长时间开始。”

  “回总裁,半个小时。”

  “把钱给她。”

  “是。”

  我正不明所以,司机便掏出几张红票子扔到了我的面前,“姑娘,钱拿了以后别再到处碰瓷了,下次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这是把我当成碰瓷的了?!

  我冷笑一声,对司机说,“我不要你的钱,送我回去,我可以付你车费。”

  司机未开口,后座那道冷冽的声音再次传来,“我的车,你付不起。”

  不管了!

  我一咬牙打车后座的车门便直接坐了进去,刚一进去,我便看清那张属于冷冽男声的侧廓。

  真他妈好看,这是我脑子闪现的第一句话。

  与此同时,坐在我身旁的男人转过头打量着我,从小到大,我第一次这么狼狈,拖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跑丢了,脚底被磨破踩了一地的血。

  他微拧着眉,看起来有些不耐,眼底更是深寒逼人。

  我想他肯定觉得我是个莫名其妙的疯女人,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了,肯定是沐天诚找人去我家里闹的!

  “总裁,这……”司机从后视镜里往后看了一眼,有些为难。

  裴幕斯眼底漆暗,深邃非常。

  他将我都盯的发毛了,这才道:“开车。”

  我吸了吸鼻子,迅速的报了自家地址,手忙脚乱地把安全带系上,男人一直看着我,目光深邃。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了我家门口。

  爸妈不停地喊里面那群人别砸了,可还是有东西被他们丢出来,家里早已经被砸了个稀巴烂。屋里只有几个染头发画文身的小混混,沐天诚和陈菲儿却不在。

  “念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些人说是来找你的!”我妈一个箭步扑到我身上,焦急地询问着。

  我摇摇头,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我和沐天诚之间的事情。

  那些小混混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着我给我爸买的补品,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顾念念是吧?我们哥几个也是替金主办事,既然是你出轨在先,这婚你还是离了好,否则这日子恐怕是过不安生了。”

  “你放屁!”我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身体抖的厉害,“让沐天诚带着那个狐狸精来见我!”第四章:给老子滚

  这个沐天诚竟然回过头来反咬我一口,把所有的事情都怪罪到我的头上!

  我爸妈一直生活在农村,生性淳朴,沐天诚分明就是拿她们来报复我!

  “我操你妈,臭娘们,哥几个也是拿钱办事,你再不识相,老子就尝尝你这臭婊子是什么滋味!”他把补品砸到我的脚边,玻璃渣子溅的到处都是,我妈吓的往我背后缩了缩。

  “沐天诚到底给了你们多少钱?我都给一倍,滚回去告诉他们,我顾念念也不是吃素的,不会任由她们骑到我的头上!”

  在我的印象当中,沐天诚根本就不会用这些手段,我第一个想到的可能就是陈菲儿。

  我顺手操起门口的扫把冲上去想要把他们赶走,就像是个发了疯的疯子,周边的邻居听到声响也凑了过来对我指指点点,却根本就没有人敢上来帮忙。

  她们肯定以为,错的人,是我。

  “行了!顾念念,我们老顾家没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给我滚,滚!咳咳……”我爸黑着脸突然冲过来狠狠给了我一巴掌,脸疼,心里更疼。

  我妈拦在中间劝他,可我爸要面子,这辈子都没这么丢脸过,根本就听不进去,我的眼泪跟不要钱似的一个劲儿往下掉,迷迷糊糊的,我爸就在我跟前直直地倒了下去。

  “老顾!”

  “爸!”我和我妈一起跑了过去,那几个混混却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把一份离婚协议拍到我的脸上。

  “臭娘们,我劝你乖乖把字给签了,否则,正好我这哥几个也好几天没碰女人,就让他们开开荤!”他咧着一口大黄牙,笑的猥琐。

  他后边那几个混混搓着手掌蠢蠢欲动的样子简直让我恶心。五年的情分,沐天诚竟然就这么对我,我恨,我恨死他了!

  “呸,你们做梦!”我一口唾沫正好吐到他嘴巴里。

  想让我离婚,我偏不让那对狗男女如愿!

  混混铁青着脸抬手就冲我打过来,我紧闭上双眼,一脸坦然……

  “嘶!”想象当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反而是那个男人嚎的跟杀猪似的。

  把我送回来的男人微眯起眼眸,手上一用力,那男人嚎的就更凶了。其中一个人像是认出了他,浑身抖的厉害:“裴……裴慕斯!”

  “裴慕斯?”我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对于这个名字完全没有印象。可看那些混混对他敬畏的样子,应该是个厉害的角色。

  “滚!”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威慑力。

  那群混混浑身一哆嗦,就灰溜溜地跑了,我妈跪在我爸的身边哭的一抽一抽的。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低声骂了几句,冷眼看着我:“上车。”

  我顾不得其他,帮着把我爸扶到车上,总算是暂时松了口气。

  路上裴慕斯的手机响了好几次,他都是匆匆看了一眼就给掐掉,把车子开的飞快,总算是到了医院,顺利把我爸送进了抢救室,可真正的灾难,却还在后头……

  “谁是病人家属?”医生从抢救室出来擦了把汗。

  “我爸怎么样了?”我第一个冲了上去,紧拽住医生的胳膊,心里“突突”地跳个不停。

  第五章:做笔交易

  “病人是脑肿瘤,还好发现的及时,病人家属尽快安排手术吧。”医生有些责备。

  “什么,脑肿瘤!”哟妈对于这些病没什么概念,可一个“瘤”字还是让她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我爸的身体一直很好,家里的重活都是他在忙活着,这一下子,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医生,大概要准备多少手术费?”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搀扶着我妈继续询问着。

  他是我爸,是我和我妈最后的依靠,哪怕是砸锅卖铁,我也要把他救过来!

  “前前后后大概六十万,还是尽快准备吧,这病拖不得。”医生叹了口气,看起来也有些为难。

  “六十万……”我一个娘跄往后退了两步,肩膀撞上墙角却一点儿都不觉得痛。

  就算我同意跟沐天诚离婚,也只能拿到十万,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我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医生又叮嘱了几句,我和我妈只能陪着把我爸送到病房,她替我爸掖好被角,又把我给拖到了门外,有些无措:“念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我的女儿,我不信你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妈,我……”

  这件事情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说,沐天诚在我爸妈的印象里就是个好丈夫好女婿,只怕我说了更伤她们的心。

  “这件事先不提,裴慕斯又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这个人?”她适时地转移话题。

  我回头看一眼站在窗户边的裴慕斯,他很高,身材颀长,轮廓冷峻深邃。

  “我不知道。”我摇摇头,简单说明了我和裴慕斯认识的经过,她也没有怀疑,正想说些什么,沐天诚就穿着一身崭新的黑色西装出现在我们面前。

  他换了个新发型,看上去至少年轻了五岁,意气风发的跟个小伙子似的,手里拿着的离婚协议却刺痛了我的眼睛。

  他处心积虑做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让我签字离婚!

  我拽过我妈护在身后,冷眼看着他:“这才分开几天就把自己打扮的人模狗样的,陈菲儿那狐狸精给你吹了不少枕边风吧,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你凭什么找我爸妈的麻烦!”

  沐天诚冷笑一声,步步紧逼:“我很清楚你爸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说到底你还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只怕里面那老东西也没多少日子好活。今天我来就是想跟你做个交易。”

  “你做梦,我是不会签字的,我要去告你,婚内出轨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沐天诚耸耸肩,丝毫不为所动:“随便你,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菲儿家里有些背景,只怕最后你会跪下来求我。只要你签字,我可以负责那老东西的医药费,就当是你让老子干了这么多年的报酬。”

  “你……沐天诚你这个禽兽!”我气的浑身抖个不停,恨不得把这个衣冠禽兽给掐死!

  我跟了他整整五年,最后竟然还比不过外头那个狐狸精!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85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