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众里寻她千百度小说孟萝倾宇文简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众里寻她千百度小说孟萝倾宇文简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大婚风波

  战火连绵,百姓流离失所,天下一片混乱,这样的词似乎跟皇宫没有多大关系。

  子车国,瑞丰十一年,皇太子宇文瑾辰大婚。举国欢庆,热闹似乎是每个人能疗伤的良药一般,人们对大红色的喜爱,仿佛高过了白骨皑皑的伤痛。

  红灯笼、红丝带、红裙褥、红砖红墙,连宫女们都红着脸颊,在宫里忙忙碌碌,每个人脸上挂着喜色,不知道还以为是统统出嫁去呢。

  可是,有句话说得好,凡事总免不了有人欢喜有人忧。这不,负责此次宴席宾客的永公公,站在庄璇宫大殿外一脸愁容,双手握在一起,颤抖个不停,四处打量着庄璇宫的布置,偶尔伸头去看门口,似乎在等什么人。

  不多时,打外面急匆匆的跑进来一个小太监,见了永公公刚想行礼,却被他打断,急忙问道。

  “可是有消息了?”

  那小太监被永公公的表情吓了一跳,忙摇了摇头,不敢抬头看他。

  永公公一瞬间没有站稳,差点跌坐在地上,还好那小太监眼疾手快忙接住了他。

  完了完了!这皇太子大婚的日子,七皇子宇文简却不知去向,虽说平日里这七皇子就爱到处溜达,但是多派几个小太监还是能寻得到的,但是今日不知怎么的,却是如何也找不到!

  永公公扶着柱子站了起身,回首示意小太监下去继续找。他只是想想炎贵妃的脸色,顿时小心脏就有些承受不住了,浑身吓出一阵冷汗。

  薄暮初临,和着淡淡的金黄色,缓缓迎来了夜色。

  永公公像一座望夫石一般,拉长了脑袋,在庄璇宫大殿外等消息,眼看着距离拜亲仪式越来越近,永公公再也坐不住了,忙喊来几个刚刚忙完的太监和宫女们,吩咐他们去各个宫殿和花园去寻找。

  “今日,掘地三尺也要把七皇子找出来,否则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听了这话,大家都匆匆忙忙的散开,小心翼翼的提着脑袋寻找七皇子去了。

  没有人会想到七皇子去了哪里,更不会有人来白日嘈杂,夜晚冷清的浣衣局寻找。

  往日里浣衣局到了夜晚寂静的可怕,但是今夜那细微的喘息声,在浣衣局旁边的花园,却持续了一夜。

  夜色太浓重,隔着葱葱郁郁的树木深处,在一片花海里,夜色仿佛夹杂着香味,似一缕薄纱盖在少女洁白的藕臂上,发着诱惑的光芒。

  衣衫慢慢被褪去,少女想要张口挣扎,却被一张温热的唇畔堵住,双手被钳制在头顶,越是扭动身体越显得愈发诱惑。

  她想要挣扎却被身上的男人扣住手臂,粗重的喘息在她耳边发烫,她扭过头去,却被咬住了耳朵,不禁发出一声低吟,身上的男人似乎很满意般,嘴角勾起一丝魅惑的笑。

  青丝在地面上散开,衬的皮肤愈发光滑洁白,像是珍珠的光泽,让人忍不住想要凑近了闻一闻味道,身上的男子眼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终于落在了少女身上,随着一声嘤咛,一滴清泪流过脸颊,在月光下像一颗明珠,悄悄遗落在了漫长的夜里。

  可是,少女知道他只是醉了,把自己当做是别人罢了,于是,她偷偷跑了。

  后来,永公公找来时,只看到一院子的花被压倒了大半,一男子借着月光倚在一颗榕树上,迷醉着眼神,仿佛在回味着什么。他的衣服随便的挂在身上,脸上的红色还未完全褪去,而地上的几片破碎的裙踞,也仿佛在暗示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第二章 大事不好

  宫女太监们看到这番景象,自是心下了然,便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这可是他们大名鼎鼎的七皇子,说到什么出名?那便是风流!宫女们心里开始羡慕那个刚刚被宠幸的女子了,心里想着自己怎么没有那么好命呢?

  饶是永公公见过大世面,忙干咳了一声,回头瞪了一眼八卦的宫女们,瞬间便没有了声音,这才作揖道,“七皇子,这大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您看······”

  宇文简喝了口酒,没有说话,又静静坐了许久,直到急的永公公冷汗都能浇盆花了,他才缓缓起身,离开了这人迹罕至的浣衣局。

  永公公忙命人跟上,众人浩浩荡荡的离去,只留下那一地的狼藉和那悠悠难言的心事,在一阵风里无声的荡漾。

  天空刚刚鱼肚白,折喜从昭阳殿刚回来,打老远便能听到沉重的叹息声,一阵一阵的,像是有无数怨念般,从屋子里散发出来。

  一进门,就看到裹着被子缩在角落里,自言自语的孟萝倾。

  “萝倾,大清早的你干嘛,昨晚见鬼了?”

  听到有人叫我,我才缓缓回过神来,一看是好友折喜,就腾地一下从床上弹起,上前抱住了她。

  “折喜,你可回来了。”

  折喜见我如此激动,也是十分纳闷,平时这丫头也不这样粘人,今天怎么如此反常。

  “丫头,才一夜没见就如此想我了?”

  我抱着折喜不撒手,头枕在她的肩上,想起昨夜的事,不知该如何开口,虽然折喜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如此难以启齿的事,我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折喜把我拉开,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双手握住我的肩膀。

  我心虚的低下头,不敢看她的眼睛,手不经意的拉了拉领口,昨日的“痕迹”还在,我怕被看到,在最好的朋友面前我也说不出口。

  “你哭过了?”折喜担心的问道,手抚上我的脸,想看看我的眼睛,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我头压得更低了,话在嘴边,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管事嬷嬷突然进来,说是七皇子派永公公来,昨晚发生了大事!

  七皇子?昨晚?我的脑袋一下子炸了,瞬间面无血色,难道······昨晚的事被别人看到了?我该怎么办?宫女勾引皇子可是死罪!虽然说那件事并不是我主动的,但是若是被查出来,受罪的怕是只有我自己,他毕竟是个皇子,而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宫女罢了。

  折喜看我半天未动,摇了摇我的肩膀。

  “萝倾你发什么呆呢,还不赶快去永巷。”

  我回过神来,脸色苍白的慢慢走到床边,让折喜先去,说要整理一下再过去。

  折喜看了我一眼,而后转身离去,我呆坐了良久,却怎么也想不到方法,度过这个难关,难道我就这样获罪了吗?

  来到大厅时,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宫女们都在交头接耳,一个个面含喜色,我纳闷的越过人群,径直朝着折喜的方向过去。

  折喜看到我,一把把我拉了过去,好一顿臭骂。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微微扯动了下嘴角,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那永公公来永巷是为了何事,更何况昨夜刚经历了那种事,现在浑身还在酸痛,能保持正常的走姿已经实属不易了。

  “萝倾,你脸色这么差,等下回去要好好休息啊。”折喜一脸担心的看着我,我勉强露出一个微笑,让她安心。第三章 审问

  不多时,永公公便领着几个宫女从门口走了进来,随行的还有皇后身边的红人刘嬷嬷,听说她是打小便跟着皇后的,在这皇宫里的地位可谓是举足轻重的。

  刘嬷嬷现在人群的最前面,开始打量起各色宫女,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场面,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全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咳咳……”起先开口说话的是永公公,他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问问昨日晚上大家都在哪里当值,可有半途离开?”

  底下的宫女们面面相觑,不明白永公公问这话的意思。

  我的心脏这时候仿佛提到了嗓子眼儿,果然是昨晚的事!

  “萝倾,昨晚你是不是没有当值啊?”折喜突然开口问道。

  我赶紧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示意她不要乱说话,折喜探究的看了我一眼,“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我支支吾吾了半天,不知该如何开口。

  这时,我身边的另一个宫女岳红桐突然举起我的一个胳膊大声喊道,“昨晚,她孟萝倾没有当值!”

  齐刷刷的目光都转向了我这边,我楞在原地,紧张的心仿佛快要爆炸了。

  “哦~”刘嬷嬷似乎来了兴趣,慢慢的走向我。

  鞋子在地上摩擦的声音,每一下都好像击打在我的心上,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刘嬷嬷走到我身边时,停了下来,虽然我把头压的很低,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她打量的视线,环绕在我的身上,我开始有些瑟瑟发抖,心脏仿佛要跳到嗓子眼儿。

  突然,她开口问道,“昨夜你没有当值?那是去了哪里?”

  “……我……”我的脑子飞速的旋转,想要找个好去处搪塞过去。

  “如果有一句假话,你们知道我的手段!”刘嬷嬷说得声音不大,但在我听来却是震耳欲聋。

  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

  “……”眼看刘嬷嬷就要走到我旁边,岳红桐却突然伸手扯着我的衣袖,把我拉到人群最前面。

  “孟萝倾,你最好说实话,我知道你昨夜没有当值!”

  我不可置信的看向岳红桐,昨夜的事连折喜我都没说,她又是如何知道?

  此刻,所有人都用看好戏的眼神扫视着我,本身皇宫便是个人情极其冷漠之地,我咬了咬牙,突然抬头说道:“奴婢昨日确实没有当值。”

  永公公一脸我就知道是你的样子,“那你昨夜去了哪里?”

  “我前几日偶感风寒,昨日看到尚书阁没有其他事,便偷了懒,悄悄回了房间。”

  说罢,赶紧跪了下去,心情忐忑的低着头。

  刘嬷嬷的眼神冷冷的扫过我的后背。

  “那你昨夜可曾见过七皇子?”

  听到这个名字,我的脑袋突然一片空白,只是愣愣的摇了摇头。

  “真的?”刘嬷嬷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我,似乎不那么相信。

  正在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时,突然折喜从人群里冲了出来,跪在地上,“奴婢可以为萝倾证明,昨日我回去时她确实在房里。”

  我低着头紧张的看了看折喜一眼,心中甚是感动,这个时候也只有你肯出来帮我了。

  永公公眼睛里有人看不懂的精光闪烁,转而他说审也审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和刘嬷嬷商量去别的宫女住所继续审问。

  不多时,永公公他们便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永巷,我心口的重担像是得到了释放,立刻瘫软在地,岳红桐鄙夷的低头瞪了我一眼,心里腹诽,肯定是做了亏心事,要是让我查出来,孟萝倾你死定了!第四章 冷宫好友

  岳红桐走后,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去扶跪在身边的折喜,担心道:“折喜你没事吧,这次真的谢谢你!”

  折喜似乎并没有开心的感觉,目光沉重的盯着我,“萝倾,你从早上开始就不对劲,昨夜你也根本没有回来,你昨晚究竟去做了什么,为什么要撒谎?”

  原本我不愿意想起昨夜的事,被折喜这么一问,心中突然五味陈杂,瞬间红了眼睛,身体不住的颤抖。

  “折喜……我不干净……了,我该怎么办?”我抱着折喜哭的撕心裂肺,不知过了多久,折喜抚了抚我的背,安慰着“没事啊没事……”

  我擦干眼泪,感动的看向折喜,你是我这一辈子最重要的朋友,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出事,我在心里下定了决心。

  折喜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异常坚定的脸,“你这小丫头,是不是没有吃药,刚刚还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怎么这会儿又像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家了?”

  我吸了吸鼻子,拉着她的胳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便向着尚书阁走去。

  “我昨夜去了冷宫……”

  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告诉折喜昨夜的事,却刚说了一半,却被她突然打断,她用手捂住我的嘴。

  “我的小姑奶奶,你小声点!”

  我和折喜还有苏昕月,三人是从小到大的发小,住在同一个镇子,感情好一同入了宫。昕月从小便是一个要强的女孩,自从她入了皇宫,没有一刻不在想着如何飞上枝头,她本身也长得极美,就像她的名字,像月亮一样皎洁无暇的女孩。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遇到了七皇子宇文简,只一眼便爱的不可自拔,后来因为长相美做了他的妾,却因为一件小事,便被罚到了浣衣局做宫女,没日没夜的工作,可苦坏了她。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也告诉自己,皇家人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惹不得的,一旦沾染犹如坠入万丈深渊,叫不得死不得。我和折喜小心翼翼的做人,只想本本分分熬到出宫的日子,平平淡淡的生活。

  而在尚书阁工作不但悠闲,不惹人注意,偶尔还能偷懒打诨,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个再好不过的工作,有很多次升调的机会,我都主动放弃了。

  “你怎么又去看她了,你不要命啦!”折喜听见我去找昕月自然是不高兴的,当初昕月非要做七皇子的妾,折喜可是最反对的,这对她来说就是种背叛。

  我不由得叹了口气,看了看折喜,明明心里也担心她,却一直嘴硬。

  “她过得不好。”

  折喜先是一怔,而后讥讽道,“活该!当初就已经劝过她了,是她自己作的怨不得别人。”

  我看她要动怒,便急忙哄她,别气坏了身子。

  折喜转头看了看我,“你就是为了她才一夜未归?”

  我心虚的点了点头,正想着要不要继续往下说。

  折喜突然非常郑重的对我说,“萝倾,我不希望你变得跟昕月一样,忘了自己是谁!”

  我的脑内一下炸了,眼神复杂的别过头去。

  “我不希望你再跟皇家任何一人惹上关系,你也看到了昕月的下场,已经够了!”

  我听了后,受了重大打击,虽然我知道折喜说得一切都是真的,可是昨夜的事还依旧历历在目,我已经惹上了麻烦。

  看到我的不自然,折喜突然拍了下我的肩膀,“还好你昨夜是去了冷宫,并没有遇到七皇子,不然就凭你这颠倒众生的小脸儿,不早就把七皇子的魂儿给勾了去。”

  第五章 说人坏话

  听到七皇子这三个字,我的脸色瞬间煞白,心脏咚咚的跳动,昨夜的缠绵悱恻如在眼前。

  折喜继续压低声音道,“其实,我听说今日永公公和刘嬷嬷会来,完全是昨夜七皇子醉酒后,稀里糊涂宠幸了一个宫女,而那个宫女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跑掉了,正是永巷的方向,七皇子这才派人来寻的。”

  我默默的低下头,不敢看折喜。

  折喜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拉着我激动的说,“对了,这一忙忘了件你听了肯定会高兴的大事!”

  “什么事?”

  折喜故作高深的一笑,然后神神秘秘的看了看周围,确定了周围没有人。才附耳顺道,“听小太监们说,今年皇上会大赦天下,我们很有可能会出宫!”

  我愣了几秒,而后冲过去,拼命摇晃她的肩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是每五年才放一批年长的宫女出宫吗?我们才进宫两年,按年龄也轮不到我们吧。”

  看到我有点失望的样子,折喜拍了拍我的脑袋,“你这丫头,平时挺聪明的,怎么现在不明白了,说了大赦天下嘛,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喽。”

  “哦……这么说,我们真的可能出宫啊。”

  我兴奋的差点蹦起来。

  折喜的眼神却突然暗淡下来,“萝倾,其实你若是嫁入皇家,我也不会介意的,因为你和昕月不一样。”

  我一脸纳闷的看着折喜,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我觉得你比昕月长得漂亮多了!傻丫头,你只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会支持你。”说着说着折喜突然眼眶红了。这下可把我急坏了,平时都是折喜哄我,今日她这么一哭,我顿时失去了方寸,不知该如何是好,本身心里也难过,只好跟着她一起大声的哭了起来。

  “噗……你干嘛!”折喜被我逗笑,眼泪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我……看你哭……没办法……”

  折喜无奈的拿出手帕给我擦眼泪,顺便伸手拉我的手帕,突然没有拿稳,被风一吹转眼便进了尚书阁。

  折喜便拉着我匆匆跑进尚书阁开始找,边找边说,“其实十七皇子宇文清离不错,虽说这些年一直不在宫里,但是战功赫赫,声名在外,关键是他没有皇子脾气,不知多少世家小姐想要嫁给他呢。”

  “七皇子宇文简固然生得一副好容貌,但是妻妾成群,你可不能步昕月的后尘!”

  说完折喜还往我这边瞅了一眼,我赶紧心虚的扭过头去,继续找手帕。

  “九皇子为人阴晴不定的,关键是我听说他有断袖之癖,所以他你也别考虑了。”

  “皇太子宇文瑾辰无论样貌人品都不错,但是已经有了太子妃了,我也不希望你去受罪。”

  我痴笑出声,打断折喜没完没了的唠叨,“折喜,你调查的这么清楚,是不是早就心有所属了。”

  “小丫头越来越没法没小了,现在学会打趣我了,你别跑!”

  我笑得极大声,折喜涨红了脸,想要过来堵住我的嘴,我笑嘻嘻的往后退去,却突然看到折喜脸色大变,我不解的瞅着她,一个不稳身体向后栽去。

  我以为会摔的很惨,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我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周围环绕着好闻的栀子花味,钻入鼻孔渗透到血液里,有股清凉提神的感觉。

  “你没事吧。”磁性性感的声音,仿佛幽谷深处的一滴水,惊炸起水面泛起阵阵涟漪,我这才后知后觉的睁开眼。

  正好对上一双黑曜石般闪烁的双眼。

  微信搜索博看小说公众号:xs5975,关注博看小说,回复书名,阅读《众里寻她千百度》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85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