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爱你霜如雪小说白羽墨宋少权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爱你霜如雪小说白羽墨宋少权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不要叫太大声

  东方巴黎大酒店。

  偌大的豪华套房弥漫着死一般的寂静,站在黑漆金铸边落地窗前的颀长身影,宛如来自地狱的王。

  大手扣着娇小女人的肩膀,迫使她把视线停留在窗外灯红酒绿,流光溢彩的街景上。

  夹在修长手指间的香烟,腾起袅袅烟雾,混着室内微熏的酒味,以及他身上特有的淡淡薄荷香,白羽墨不由眉心一拧。

  但还没等她透口气,小身子板就被他强行板过来。

  琥珀色般暗涌的眸光,定格在她脸上,冒着青色胡茬的下颚,摩擦着她诱人的白皙脖颈,挠得她直发痒,小手抵在他胸前,想要推开他,却被他箍的越紧。

  白羽墨抽回最后的理智,极力避开,“宋先生,你喝多了。”

  但他权当没有听到,张嘴就含住她浑圆的耳垂,炙热手掌在她腰间或轻或重的游曳,每移动一处,她就忍不住打个冷颤。

  雪纺衬衫的玉白纽扣全数被解下来,长有薄茧的大手隔着肤色胸罩,轻轻揉捏那两团浑圆,“你在害怕?”

  感受到她的不自在,宋少权放轻掌心的力道,动作很轻盈,惹得白羽墨全身被电流击中一般,酥酥的,麻麻的……

  混着着酒劲,视线逐渐迷离,身子软绵绵的,她整个身体都被抵在窗户上,身前是冰冷玻璃触感,身后是烫如烈火的高大躯体,深陷水深火热之中,白羽墨沉了沉眼皮,她半点力气都提不上来。

  彼此灼热气息互相交缠,空气愈发稀薄,呼吸渐渐急促,宋少权把手中的香烟丢掷到脚下,又往前挪动一步,整个身体包裹着她的软绵娇躯,感受到男人的力量,白羽墨心底一慌,但是她根本逃不掉。

  宋少权没有给她喘气的机会,用力一拉,直接扯掉她碍事的短裙,隐隐约约玻璃上映出交叠的身影,很暧昧,随着男人手头的力道,白羽墨忍不住低声呻吟,但很快就被捂住嘴巴。

  “刺激吗?”舌头顺着她的耳蜗,慢慢往下移动……

  白羽墨使劲抓着他的手臂,嘴里低声呢喃。

  “不要叫太大声。”沙哑的声音,从他涔薄唇中溢出。

  浑身一个激灵,白羽墨心底开始有些慌了,“我们还不能……”

  “还不能什么?别忘了,你的身份。”宋少权停止手头的动作,唇角勾起弧度,他在冷笑!

  白羽墨心头一凛,彻底清醒了,是啊,她怎么能忘记自己的身份呢?

  她只不过是父亲送给他的玩物罢了!而她却不能反抗,为了能让妈妈活命,她只能无条件顺从。

  但也就一会的功夫……

  “我不喜欢死鱼。”宋少权猛地松开她,弯腰拿起丢到沙发上的西装外套,阴沉着脸,大步流星往外走。

  房门一掩一合,屋内光线忽明忽暗,白羽墨半天才缓过劲来,全身软如泥跌到地板上,双肩微微颤抖,脑袋逐渐清醒,豆大的泪水顺着脸颊啪嗒的坠落到地板上,手指紧紧攥着裙摆,死死咬着被咬肿的红唇,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哭!

  “叩叩”敲门声蓦地响起。

  白羽墨快速的把眼泪擦拭干净,提高警惕,“谁?”

  宋少权该不会原路折返了吧?

  “白小姐,您没事吧?”欧宸站在门外,透过巴掌宽的门缝,试探性的开口。

  呵呵,是他的人吧。

  “滚!”深呼吸一口气,扯过沙发上的靠垫,用尽全力往房门砸去。

  力气很大,房门发出砰的闷响。

  欧宸冷抽一口气,余光瞥了眼滚落到一旁的靠垫,再次敲了下房门。第二章 手撕绿茶婊

  执拗不过欧宸的坚持,由他送自己回家。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而车厢内的气氛也极其诡谲。

  “白小姐……”最后,还是欧宸忍不住多嘴几句。

  但喉头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白羽墨给掐断。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特别犯贱?”坐在后座上,视线落在车窗外飞驰而过的街景上,原本晶亮的双眸已经黯淡无光。

  透过后视镜,看着神情恍惚的她,欧宸双唇微抿,默不吭声。

  面对他的反应,白羽墨并不觉得意外,唇角勾出一抹苦涩浅弧,“前面路口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回去。”

  “好。”面对她的要求,欧宸并没有拒绝,松开油门,轻踩刹车,座驾靠边停下。

  “谢谢。”白羽墨低声道谢,拎齐自己的东西,推门下车,一股彻骨寒风迎面吹拂而来,她下意识的拢紧单薄外套,但刺骨凉风也抵挡不住内心的悲凉。

  她从来都没有想到,父亲会如此无情,为了私己利益,绑架自己的妻子,并让亲生女儿,去勾引宋少权。

  整个海城人人皆知招惹谁,都别去招惹恶魔宋少权,宋少权不但是魔鬼的化身,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厉害角色,但是她的好父亲,却不顾她的安危……

  白羽墨你必须要强大才可以,不然永远只能受制于人!

  望着乌黑夜空,白羽墨的内心五味陈杂。于此同时,余光也瞥见站在白家大门前,那抹不怀好意的身影。

  申念珠,你又想要找我麻烦吗?

  明知道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白羽墨把心头的苦涩如数咽到肚子里,巴掌大的小脸冷冰冰的。

  “小野种,又去哪厮混了?”守在玄関口,正好挡住白羽墨的去路。

  弯弯的眉毛往上轻挑,眼底满是不屑。

  白羽墨没有搭理她,错开她,往屋里走去。

  但没想到手腕却被申念珠死死拉住,“你哑巴了?没听到我跟你说话吗?”

  “放手。”有些人越不想搭理,就越来劲,不给点颜色瞧瞧,还真对不住自己。白羽墨转过身,手臂稍微一用力,就轻轻松松的甩掉抓着她的脏手。“我警告你,要是敢再靠近我一步,就别怪我不客气!”

  以前为了让家里和和睦睦,一直都吞声忍气,但是现在,她所有的耐心都被申念珠母女消磨尽了,再者被当成礼物献给宋少权,她们母女也占据了极大的“功劳”,这份“好意”她会一辈子都记在心里。

  谁让她是个记仇的人呢?

  “白羽墨,你别太猖狂!浑身酒气,三更半夜才回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肮脏事!”被白羽墨这么一甩,申念珠差点摔倒在地,幸好反应快,伸手扶住大门柱子,才不至于在白羽墨面前颜面尽失。

  “肮脏事?呵呵,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白羽墨冷哼了,天底下无耻的人还真多啊。

  “你,你骂谁是狗?你和你妈一样,都是不要脸的贱货!”全身的火焰瞬间被点燃,跟个战斗公鸡一样,怒火焚身,甚至还扬起手,想要打白羽墨。

  但是她还没下手,突然……

  “啪”一声,她的脸色率先多了五个鲜红巴掌印,白羽墨下手特狠,一点余地都不留!第三章 一巴掌不够,那多来几个

  申念珠的脸侧到一边,耳朵嗡嗡响,眼泪都涌出来,快痛死她了。作为嚣张大小姐,向来都只有她欺负旁人的份,哪里会受欺负?加上打她的人,还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白羽墨。

  像是受到天大的委屈般,申念珠开始不依不挠起来,追上白羽墨的脚步,大吼大叫想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你敢打我?白羽墨信不信我分分钟把你赶出家门?”活活挨了打,申念珠肯定不会轻易放过白羽墨,身材娇小但力气足够大的她,死死拽着白羽墨的裙摆,原本就破败不堪的裙子,撕拉一下,就被申念珠掰成两截,要不是外面还穿了件小外套,想必春光尽显。

  “把我赶出去?别忘了,这家姓白!你是哪的夜猫野狗?管家,给我把她轰出去!”给脸不要脸,那就被怪她撕破脸皮。

  况且跟申念珠也没什么亲情可言,当初就是瞎了眼,才在父母离婚多年后,点头允许申念珠母女进门,呵呵,现在倒好,鸠占鹊巢。

  白羽墨,你真够蠢的。

  “我……我……”一句话就把申念安给堵住,支吾半天都搜罗不到反驳的话。

  而站在楼梯口的白冬青脸色铁青,额头青筋尽显,看来是生气了。

  申雪瑶暗暗拿定主意,用力咬了下舌头,痛楚传来,活生生憋出几抹眼泪,“你们两小祖宗啊,一人少说一句,好不好?念珠,快跟你妹妹道歉。”

  “妈!”申念珠着急的直跺脚,“错不在我,我好心帮她开门,但好心没好报,还被她反咬一口。”

  母女两一唱一和不累吗?白羽墨翻了个白眼,不出声。

  她在静观其变,想看看她的“好”父亲到底帮谁。

  “爸,妈,你们看看她是什么态度啊。”火上浇油,申念珠还照样画葫芦,也翻了个白眼。

  “啪”一声,申念珠的右边脸也挨了一巴掌。

  白羽墨冷冷的看着她,“如果还嫌不够,那我可以再多补几个。”

  两边脸都挨了打,申念珠整个人都懵逼了,但在下一秒,宛如愤怒的狮子,猛地扑过来,想要跟白羽墨拼命。

  却被白羽墨轻而易举的躲开她的攻击。

  看着落空的拳头,申念珠气到牙痒痒,两眼发直。

  “爸,妈,你们都要为我做主啊。”申念珠深知要是硬碰硬,那她必定会输,所以权下之计只有搬救兵。

  况且这个家是白冬青说了算,只要一家之主站出来,还不怕把这个小野种赶出去吗?

  但是千算万算,没有想到白冬青选择沉默了。

  “爸,你不帮我吗?”不敢置信的看着白冬青,难不成就活该挨打?

  而一旁的申雪瑶神情也明显不对,但是情商颇高的她,选择息事宁人,“念珠,你给我过来!”

  小心翼翼的看了眼丈夫,随后板着脸走到申念珠面前,拉着她的手,往卧室拽。

  而客厅内就只剩下白羽墨跟白冬青父女两,两人就这样对立站着,气氛很压抑,而白羽墨别开脸,不想看他。

  最后还是白冬青先出声了,“对不起,都是爸爸不好。”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够了吗?知不知道那事关她的清白?!

  守了十八年的东西,就差点没了。

  白羽墨微微扬起下颚,用力吸了下鼻翼,把眼眶里的酸楚都吞回肚子里。第四章 主动送上门

  “他,没对你怎么样吧?”又沉默了许久,白冬青从楼梯上走下来,脱掉外套,想披在白羽墨的身上,却被她一手挡开。

  “你觉得呢?”强忍住内心的愤怒,她终于转过脸,直对白冬青的视线。而指甲死死的抠入掌心中,皮肉被刺破,痛楚袭来,但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保持冷静。

  白冬青走到酒柜前,随意拿出一瓶酒,直接放到嘴里咬开瓶盖,随即轱辘几口,一瓶酒直接见底。

  “对不起。”白冬青再次道歉。

  “你交给我的任务,我按照计划执行了,那你答应我的事,是不是该实现了。”白羽墨闭上眼,冷冷开口。

  白冬青点了点头,反应异常冷静。

  白羽墨细细的端量他几眼,总感觉事有蹊跷,太顺利反而让她内心更加惴惴不安,她上前一步,“你是不是把妈妈怎么样了?”

  “他对你还满意吗?”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又把话题绕到宋少权身上去,白冬青有些期待,黑溜溜的眼睛也绽放着精锐光芒。

  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女儿到底有没有把宋少权给睡了。

  白羽墨唇角微抿,就该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你对妈妈一点感情都没有吗?你明知道她有心脏病,还派人去绑架她。要是她真出了什么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他不仁就别怪她不义。

  “我也是没有办法,要是不绑架你妈妈,你根本不可能答应我的要求。”白冬青字正腔圆,直截了当,没有回避也没有否认。

  很诚实,但这份诚实却让白羽墨的心痛到不能呼吸。

  “没有办法?呵呵,绑架妈妈,把我送到陌生男人的床上,你于心何忍?!”真相大白,心脏被狠狠扎上一到,血淋淋的,触目惊心。

  “只有宋少权才能保住我们白氏企业。”白冬青弯腰从桌面拿起一叠早就准备好资料,递到白羽墨面前,示意她自己翻开看看。

  自从白老爷子去世后,白冬青便暗中在白氏挪用大部分资金做投机分子,但没想到遭遇滑铁卢,赚的钱被套进去,而现在白氏眼看资金链条就要断裂了,要是不及时填补空洞,恐怕会濒临破产,而他也会被债主找上门。

  所以只能另辟他路,再者宋家可是名门贵族,眼下继承人宋少权是适婚年龄,要是自家女儿能嫁给他,就是再好不过的了,但是白家跟宋家不管是财力还是名气都差一大截,想要人家看上眼,比登天还难,倒不如自己主动点,把女儿送上他的床。

  白羽墨一眼就捕抓到白冬青眼底快速滑过的精光,她冷哼一声,“企业比我跟妈妈还重要,好,如你所愿,我会继续跟宋少权保持联络,不过,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到妈妈安然无恙的回到老宅,不然我会把你所做的一切,都揭发出去!”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直接往屋外走去,她宁愿到外头流浪,也不想继续呆在这个家,里面的人,里面的龌龊勾当,都让她觉得恶心至极。

  不出所料,白冬青也没有要挽留她的意思。

  想必是巴不得让她自生自灭吧,在走出庭院大门前,她还抬头看了眼二楼阳台,果然,申氏母女正坐在椅子上,啃瓜子,看好戏。

  你们一个个都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去做。

  凌晨三点,很难打到车,而白家距离酒店,足足有几十公里远,总不能一路走过去吧?

  就在她内心有些焦虑的时候,一辆黑色座驾在她身边停稳。

  “白小姐,要我送你一程吗?”车窗被摇下,探出头,视线落在她身上。

  没想到会是欧宸。

  他怎么会在这里?两小时前他放她下车后,不是开车走了吗?但是她根本没有时间多想,转即伸手拉开后座的车门,弯腰钻进去。

  小脸红扑扑,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能送我去东方巴黎吗?”她下定狠心,牙关一咬,便把目的地说了出来。

  之前是被动送去勾引宋少权,而这次她是心甘情愿的。

  她太需要宋少权的帮助了,加上现在的她,不再信任白冬青,她比谁都知道,心狠手辣,自私自利的白冬青,根本不会按照承诺,放过她母亲。

  所以与其相信白冬青,坐以待毙。不如自己掌握主权,扭转乾坤。

  第五章 爬上他的床

  “叮咚”电梯打开,白羽墨抿了下唇,顺着欧宸的视线,她屏着呼吸,踱步走到紧闭的客房门前,深呼吸一口气,才抬起手轻敲几下,但屋内很安静,一点回应都没有。

  心头小鹿乱撞,小手冰凉。他,没在里面吗?

  转过头看了眼身材健硕的欧宸,对方耸耸肩膀,阔步上前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门卡,轻轻一刷,“嘀”门开了。

  “你不跟我一块进去吗?”白羽墨缠着手指,她有点害怕。

  欧宸气质出众,彬彬有礼,“宋先生在等你。”

  说完就直接转身走了,等电梯门再次合上后,白羽墨才提步往屋内走去。

  迎面扑来的温暖空气让她紧张的神经,稍微得到放松。但很快她的心再次被提紧,一刻都不敢放松。

  宋少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太渗人。

  站在玄関口就见到一身黑色浴袍的他,正慵懒的靠在柔软沙发上,修长大腿重叠在一块,而茶几上端放着一瓶红酒,酒杯在灯光照射下,跳跃着清冷幽光。

  他,还在喝?

  想到三小时前,他把自己抵在窗户上,尽情挑逗的场景,白羽墨的脸颊便腾起两抹红晕,该死的,面红耳燥。

  白羽墨,你还真不害臊啊。

  她暗暗恼怒。

  从她进门后,宋少权眼皮都没有轻抬一下,俨然把她当成了空气。

  而她就这样静静地站在距离沙发不远的地方,小手垂在两侧,显得有些拘谨,但更多的恐怕是想要凭借一双小手,遮住破碎裙锯下若隐若现的白花大腿……

  宋少权目光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下颚微弩,“坐。”

  惜字如金,立体五官没有过多神情色彩。

  白羽墨倒是很乖巧的挑了个距离他较远的位置,坐了下来。

  虽然她表面平静如水,但是交缠的手,却泄露了她内心的不安。

  宋少权长相很妖孽,尤其是那双幽深瞳仁,让人不寒而栗,而此刻他节骨眼分明的手指在大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视线偶尔会掠过白羽墨的脸。

  正是他这份漫不经心,让周遭的气氛,被前所未有的压抑所笼罩。

  白羽墨噎了下口水,鼓起勇气,清爽声音从唇瓣中溢出来,“宋先生,我准备好了。”一双桃花眼直勾勾看着宋少权,因为紧张,白皙脖颈染上红霞,特别诱人。

  白羽墨不属于惊艳类型,但是乌黑亮丽的明眸大眼,配上小巧鼻翼,樱桃红唇,一切都拿捏的恰到好处,整合起来也算是小美人一枚。

  宋少权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而后把酒杯移到一旁,勾唇浅笑,“就那么想爬上我的床?”

  他说的很直白,半点隐晦都没有。

  白羽墨点头,“是。”

  她没有半点迟疑,回答很坚定。

  宋少权蹙眉,深邃瞳孔亦如漩涡,她的后背再次挺直,不安感侵满心房。

  她在紧张。

  白羽墨用力的闭上眼睛,心想,来都来了,还有回头路可走吗?所以,就让她放纵一次吧。

  内心有了答案,白羽墨深呼吸,卯足力气站起身,一步一步往男人所在的方向走去,弯腰,颤抖的小手搁在他结实胸膛上,他的心跳很平稳,跟紧张的她,形成鲜明对比。

  她眯着猫眼,越过他的视线,张嘴主动咬住他的下巴,故作镇定,但是急促的呼吸还有闪烁的眼神,还是把她未经人事的慌张,暴露无遗,就连说话的声音也跟着发颤,“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想把我怎么样都行。”

  温热唇瓣呢喃几句,转而用尽毕生勇气,大胆地伸出小香舌,轻轻勾勒他的唇,感受到他的鼻息逐渐闷热,她的心跳再次加快,心虚的转移位置,挪开他的唇,吻上方才被她一口咬住的下巴……

  被她调戏的宋少权目光清幽,口吻戏谑,“真不亏是白冬青一手调教出来的好女儿。”拳头紧握,手背青筋凸起,面对再次送上门的小尤物,看来是不需要手下留情了。

  而他确实没有留情,铿锵有力的大手缠上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用力一翻转,两人双双倒到软绵沙发上。

  “唔。”天旋地转,白羽墨轻哼出声,而宋少权正端看着她。

  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等下别求饶!”

  微信搜索博看小说公众号:xs5975,关注博看小说,回复书名,阅读《爱你霜如雪》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85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