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隐隐幽梦见红妆小说蓝小棠时慕琛免费阅读全文 隐隐幽梦见红妆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隐隐幽梦见红妆第281章亲耳听到他们的对话!
似乎感觉到了颜清泽的目光,或者说,颜清泽和苏拾槿出现在这样的医院实在太扎眼,所以,江惜语一下子就看到了他们。
于是,四目相对,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复杂。
苏拾槿原本什么都没看的,可是,因为窗口上的护士问了颜清泽两遍挂什么科他都没反应,她不由抬头,看向颜清泽。
他好像在看什么,眸底有复杂的光,眉宇间的情绪,似乎并不轻松。
令他失神的东西不多,人更少。
苏拾槿心头有了个可怕的猜想,不由顺着颜清泽的视线,看了过去。
江惜语!
他果然是看到了江惜语!
苏拾槿突然觉得,刚才在外面被冷风吹着,都没有此刻冷。
她不由自主地,往颜清泽的胸口处缩了缩。
或许只是这么个微小的动作,惊醒了颜清泽,他反应过来,冲窗口的护士道:“不好意思,我们挂外科。”
护士原本也不急,毕竟,这么个赏心悦目的帅哥十年都未必见到一次,她还巴不得颜清泽就站在窗口一辈子呢!虽然帅哥还公主抱了一个měi nǚ,但是,她选择自动忽略。
所以,她不急不缓地给颜清泽挂了号找了零,这才将挂号单递给颜清泽。并且,生平头一次给挂号的病人指路:“从前面那里过去,左拐有个直梯,二楼就是了。”
“谢谢您。”颜清泽冲护士笑笑,然后,转身。
苏拾槿看到颜清泽抱着她就这么走了,不由一愣。
他不是应该和江惜语解释,然后再诉衷肠的吗?怎么就这么走了?
难道他不知道,他这么一走,江惜语可能就彻底误会他们了?
苏拾槿来不及开心,只是,觉得想不通,不可思议。
而楼上,江惜语看到颜清泽竟然抱着苏拾槿就那么走了,她的手不由紧紧攥成了拳头。
他竟然连一个招呼、一个点头都不给她,就抱着另一个女人走了!
而且,她仔细回想起来,他似乎都没有那么亲密地抱过她。他们在一起那么久,难道就是因为当初他要,她没有给他,他就放弃了、移情别恋了?!
不是说,男人对轻易得到的女人,往往都不会太珍惜么?所以,在他追她后,她即使也喜欢他,也故意很久才同意。她也一直不愿意太早和他发生关系,就担心他得到了就不会珍惜。
而且——
江惜语的眸底涌起一片黯然,她不是第一次,这是她最担心的事,担心颜清泽会介意,担心他和她发生关系后,会失望……
此刻,颜清泽已然抱着苏拾槿,消失在了视线。江惜语心头一惊,不由往前快跑了两步。
苏拾槿受伤了么?所以,他带她去楼上,应该是外科吧?
江惜语看着电梯上的数字,沉吟片刻,也跟着上了二楼。
今天,在看到他之前,她还可以克制住自己不去找他。可是,今天,她看到他比她过去见到的任何时候都要帅,江惜语心底那种刻意深埋的思念,便有些一发不可收拾。
颜清泽抱着苏拾槿进了检查室,医生看了一下她的情况后,开了个单子递给颜清泽:“拍个片吧,先交费。”
颜清泽点头,拿着单子走了出去。
他刚到缴费窗口,身后,就响起了熟悉温柔的声音:“清泽——”
颜清泽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头都没有回。
江惜语只觉得心脏被撕扯得离开,她不由往前一步,站在了颜清泽的旁边,压下尊严继续叫他:“清泽,你怎么不理我了?虽然你结婚了,但是,我们不也能是朋友吗?”
颜清泽转过头,看向江惜语,冲她微笑了一下:“对不起,我不想耽误你,所以,分手了之后,我觉得也不适合做朋友。”
江惜语表情一僵,正要说什么,窗口护士打断二人对话,对颜清泽道:“交费205块。”
颜清泽点了点头,从钱包里掏出钱。
医生打了单子,道:“那边拍片室排队!”
“清泽——”江惜语见颜清泽要走,于是,伸手拦了他一下。
“拍完片我再来找你。”颜清泽说着,绕开江惜语,去将苏拾槿抱了出来,径直去了拍片室。
自从见到江惜语也在,苏拾槿就有些心不在焉。
她知道,江惜语和颜清泽二人之间有情,在医院碰到,颜清泽怎么会不去关心江惜语到底怎么了。
苏拾槿的心情越发低落,任由颜清泽将她放在拍片室,一句话也没有说。
因为,她的心底突然升起一种类似颓然的情绪。
她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不是她能阻止的,她说了,或者不说,都起不到任何效果。
说不定她说了,他还会更厌烦她,还会更加伤她的自尊。
很快,医生给苏拾槿拍了片,颜清泽拿着片子抱着苏拾槿回到了医生处。
医生看了看片子道:“苏xiǎo jiě的脚踝只是扭伤,问题不大,擦药就行了,我现在开一点外敷的药,注意这几天千万不要下地。”
颜清泽点了点头,然后,又去缴费拿药。
他办完了所有的事,看到江惜语还在走廊上,于是,走过去开了口:“惜语,不要等我了,我们没可能。”
江惜语看着他精致的眉目,心头越来越酸:“好,今天之后,我保证再不主动找你了。不过清泽,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是不是爱上她了?或者说,你一直爱的都是她?”
因为颜清泽出去的时间有些久,所以,苏拾槿在病房里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见着人,于是,趁着医生不在,她就从病床上跳了下来。
脚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又是一阵生疼,她缓了缓,然后,曲起受伤的那只脚,就那么光着脚,一步一步地单脚跳了出去。
身旁,有很多人看她,甚至有人停下来问道:“xiǎo jiě,要不要帮忙?”
苏拾槿摇了摇头,然后,继续执着地往前跳。
从来,她都是爱干净的,特别是在医院这样的地方,让她光着脚,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可是,她发现,竟然还有一种感觉,比她这么光脚跳着、被所有人看着还难受!
那就是,颜清泽肯定是不管她了,去找江惜语了!
她要去看个明白,也好,死个踏实。
苏拾槿就那么一步一步,慢慢地到了拐角处。
她还没过去,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只听江惜语问道:“清泽,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是不是爱上她了?或者说,你一直爱的都是她?”
苏拾槿一下子,只觉得心脏几乎跃到了喉咙。
所以,江惜语问的那个人,是她苏拾槿啊!
她也想要知道,颜清泽会怎么回答!
虽然,她早就猜到,他可能会说得很难听,但是,她还是拼命想要知道。
前面的话,苏拾槿没有听到,她隐隐也猜到,今天江惜语肯定是生气了,才会对颜清泽这么问。
苏拾槿苦笑,他喜欢谁,江惜语还不知道么?颜清泽从头到尾,不都喜欢江惜语么?!
然后,就听到颜清泽开了口:“惜语,小槿是我的mèi mèi,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我爱上她的错觉,难道哥哥对mèi mèi好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似乎颜清泽十分反感总被问到这样的问题,所以,没等江惜语有任何反应,他又有些不耐烦地补充道:“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爱上她的!所以,以后不要把我和她扯上这样的关系!哦,不,应该说是没有以后了!”
因为这将会是他和江惜语最后一次谈话,他马上就要告诉她,从此以后,她对他来说就是陌生人,所以,所有这些无聊的问题,他都不可能再回答!以后,江惜语再叫他,他都当没听见!
颜清泽正要继续将心里的话说完,就听到有人颇有些惊讶地道:“xiǎo jiě,您怎么光着脚穿着裙子在这里?要不要帮您叫医生?”
于是,颜清泽往前两步,目光向着转角的另一面一看,就看到了苏拾槿。
他觉得,他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她此刻的眼神。
怎么说呢?苏拾槿并没有哭,甚至,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可是,她的眼睛却好像初生婴儿一般澄澈,却又好像蕴含着太多太多复杂的情绪。
她就那么看着他,一动不动,也没有说话。
甚至,连他突然转过来的时候,她都没有丝毫的惊讶。
她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可是,颜清泽的心头,却没来由地猛地一跳,竟然,升起一种类似慌张的情绪。
这样的情绪,在他的生命历程里,似乎几乎没有,以至于,他本能地就伸手往前,似乎想要抓住苏拾槿。
她没有动,但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一段距离,所以,他抓了个空。
他心头有类似失落的感觉,难以忽略,和着刚才升起的恐慌,令他竟然有些眩晕。
他在怕什么?
怕她听到?
不,他不是亲口对她说过吗?为什么现在反倒怕她听见了?
颜清泽的眸底涌起困惑,可是,那种快要失去什么重要东西的情绪,却不会因为他的困惑而消失,反而,愈演愈烈。
甚至,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黏在苏拾槿的身上,脑海里都在勾勒着,或许多年以后,他都还会记得她此刻的表情,令他好像被生生定在了原地,抓不到,留不住,无力回天。
隐隐幽梦见红妆第282章到处去找她,她却把他拉黑了
“清泽,那天晚上你把一张会员卡忘在我家了……”江惜语说着,突然从拐角那面现出身来。
她好似这才意识到有苏拾槿,愣了一下,开口道:“呀,小槿你怎么在这里——”
苏拾槿扣着墙壁的手指开始轻颤,因为用力,墙面被她抠出了一个月牙形,有墙灰落在指甲里。
而原本为了当伴娘而专门美的指甲,终于不堪重负,折断了一小节。十指连心,顿时一阵钻心的痛。
可是,苏拾槿的脸上却没有丝毫过多的表情。
此刻,颜清泽回忆了一下,微微蹙眉:“什么会员卡?”
江惜语道:“一张f&r商场的贵宾卡。”
颜清泽摇头:“我没有这张卡,不是我的。”
他说完,突然又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再联想到今天婚礼的现场,于是——
颜清泽装作随意道:“惜语,那天晚上,你有没有拿过我的shǒu jī?”
原本折断的指甲,此刻彻底断裂,苏拾槿一步一步,轻轻地往后退着。
她艰难地挪动着脚步,因为不想跳而引起颜清泽二人的注意,她就好像童话故事《海的女儿》里那个人鱼公主一样,每一步,都仿佛走在刀锋上一般疼。
然后,她终于淡出了二人的世界,而刚才在耳旁嗡嗡作响的那些话,那些‘晚上’、‘我家’之类的话,终于消失了……
而此刻,颜清泽和江惜语的对话还在继续,因为说到自己心头怀疑的事,所以,颜清泽表面淡定,实际却是没有放过江惜语任何表情,连苏拾槿消失他都没有看见。
“拿什么shǒu jī?”江惜语困惑地看着他。
颜清泽道:“那天我睡着了,我shǒu jī可能有人给我打过diàn huà,你有拿起来看过吗?”
江惜语摇头:“没有看到啊,你shǒu jī在茶几上,我没有动过,它也没有响过呀!”
她心头微沉,那天她是放回原处了,而且按照莫凌川的指示将所有的东西都消除了,颜清泽不应该发现才对。
只是,今天时慕琛的婚礼,颜清泽又正好这个时候问她……
江惜语有些后悔。
她当时不该冲动的,如果颜清泽真看出来什么,那么,她和他真的没有机会了!但是,她是真的喜欢他的,将来,恐怕也遇不到比他更好的人了。
可是,他刚才明显是在怀疑她。如果,如果她和苏拾槿的身份对调,他肯定不会怀疑苏拾槿什么吧?!
想到这里,江惜语似乎又觉得,自己没错。是他先对不起她,她只是,纾解她心头的难受罢了!
颜清泽看着她,点了点头:“那可能是那个人骗我。”
说完,他又笑了笑:“没事,我只是随口问问,原来是那人做的恶作剧……”
只是,颜清泽说完,心头的温度却一点一点凉了下来。
如果江惜语说,她挪动过,或许,他还能相信她。
可是,她竟然说根本没有碰过……
他清晰地记得,当时他的shǒu jī虽然放在同一个位置,但是,摆放的方向不同,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动了。
而dr的成员并没有参与这次的网络布局,核心参与的,就是他和时慕琛,还有几个工作人员。范围很小,他们的怀疑首当其冲。
“惜语,我走了。”颜清泽说着,转头要去抱苏拾槿,可是,却发现苏拾槿不见了。
他不由蹙眉:“她呢?”
江惜语摇头:“啊?小槿怎么不见了?我刚刚只顾和你说话,也没注意。”
“我去找她。”颜清泽说完,正要快步离开,突然想到什么,冲江惜语认真道:“惜语,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谈话,将来,我们就是陌生人。希望你保重!”
说完,转身就走。
江惜语在颜清泽身后叫了他一声,似乎有话要说,但是,他没有回头,大步走向先前病房的方向。
他转身的一瞬间,在心头对江惜语说,惜语,从现在开始,所有的亏欠与愧疚,都同失望抵消。以后,我们就两不相欠了。
颜清泽走到病房,见病房里没有人,只有苏拾槿那双高跟鞋。于是颜清泽提起鞋,又快步走了出来。
正好碰见了那名外科医生,颜清泽问道:“医生,刚才这里面那位xiǎo jiě呢?”
医生困惑道:“不是在病房里吗?”
颜清泽心头一沉,于是大步往走廊处走去,可是,整个楼层他都找了一遍,还是没有见到苏拾槿。
他沉吟片刻,拿起shǒu jī给苏拾槿打了diàn huà过去。
外面天气很冷,苏拾槿不知自己怎么到的楼下,到了的时候,脚已经痛到麻木了。
周围,有不少人经过,有好几个好心人都问她需不需要帮助,她都摇头拒绝了。
她木然地站在医院门口,发现自己成了焦点,于是,又一点一点挪到了绿化带处。
那里有四季常青的绿植,苏拾槿觉得自己走不动了,于是,坐在了绿植中。
终于没人看她了,她这才有心思收拾心情。
虽然,之前她就猜到,别人问颜清泽的时候,他会怎么说。可是,她却没有料到,亲耳从他的口中听到他和前女友解释,他这辈子都不会爱她的时候,心竟然会那么痛!
痛到,明明很怕疼的她,竟然都能从医院就那么走出来,为的就是,不要再听到他们任何的话,一句也不要!
即使,她已然被迫知道了,那天她住在酒店的新婚夜,颜清泽是在江惜语家过夜的!
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几乎一夜没有睡着,他却在和另一个女人覆雨翻云吧?!
苏拾槿只觉得掌心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扎了一下,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她刚做的美甲断了一截,原来上面心形的碎钻,此刻,正好少了一半,一如她破碎的心。
她原本以为自己看到他们会哭会闹,甚至会撕扯着打人。可是,当事情真正发生了,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是害怕得跑掉的那一个。
就在这时,手里拽着的shǒu jī响了。
苏拾槿低头一看,竟然是颜清泽打过来的。
他打给她做什么?现在她走了,腾出空间给他们了,他不是应该高兴吗?
哦,或许他只是打diàn huà告诉她,让她自己去时慕琛家,因为他要陪江惜语看病了!
苏拾槿将diàn huà挂断了。
医院里,颜清泽听到被挂断的提示声音,心里一阵火冒。
他眸光一动,走到楼道口,开始挨个儿问人。
因为苏拾槿穿得很扎眼,所以,颜清泽问了几个之后,还真有人知道。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道:“我还真看见你说的那位xiǎo jiě了,我说要不要帮忙她摇头,然后,就去楼梯那边了,估计是下楼……”
颜清泽脸色一变。
她崴了脚,鞋子也没穿,一个人下楼?!
他大步走过去,继续问,果然,还有人指道:“那位xiǎo jiě应该是出医院了。”说完,又感叹:“我们拦都拦不住,她身上穿那么少,这么冷的天,不冻感冒才怪!”
颜清泽也没听对方说完,就快步冲出了医院。
可是,外面那么大,他放眼一望,哪里有苏拾槿的人影?!
她身上没带钱,就只有一个shǒu jī,如果说打车,她只能用拼车ruǎn jiàn叫私家车!
而报道里偶尔会听到,私家车车主猥亵女孩,她长得漂亮,今天又穿成那样……
颜清泽的心底涌起一阵烦躁,他又拿起shǒu jī,继续给苏拾槿打diàn huà。
可是,听筒里却传来正在通话中的提示。
他几乎想要骂街!
颜清泽按掉diàn huà,然后,继续——
此刻,苏拾槿看着自己的黑名单列表,上面只有颜清泽一个人。
曾经,她是多想他给她diàn huà,可是现在,她却主动把他拉黑。
何其讽刺,何其心酸!
而就在这时,她掌心里的shǒu jī竟然又震动了。
苏拾槿脑子里还都是颜清泽,见shǒu jī还在动,她下意识就以为是颜清泽借了别人的diàn huà打过来的,于是,本能地就要挂掉。
只是,屏幕上三个字却跳入了视线。
洛繁华。
苏拾槿突然想起来,自从上次画展后,洛繁华似乎就没主动给她打过diàn huà,只是偶尔发过微信。
他现在找她?
于是,苏拾槿滑了接听。
“似锦,今天参加婚礼开心吗?”洛繁华似乎总算找到了一个话题,聊起了家常:“我想,你今天的伴娘妆,肯定惊艳全场吧?”
苏拾槿原本还能控制住的情绪,在听到洛繁华这么随口一句的问题时,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被点燃,然后,再也控制不住。
“我——”她只说了一个字,就哽咽得发不出声音了。
洛繁华似乎听出来她声音不对,不由问道:“似锦,怎么了?你在哪里?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人往往在委屈发生的时候,还能承受得住委屈带来的痛苦。可是,却在面对关心的时候,会将这种痛苦放大无限倍。
所以,当一下子被问了三个问题,目光一扫,还发现自己坐在绿化带里的时候,苏拾槿一下子就觉得好像全世界都抛弃了她。
她唇瓣哆嗦着,不停地掉眼泪,好半天才能说话:“我在医院、不、医院外面,我、我脚受伤了……”
“似锦,别哭,你慢慢说。”洛繁华一下子从沙发上起来,快步去拿车钥匙:“你听我说,你挂了diàn huà,马上把位置发给我,我现在就去找你!”
“嗯——”苏拾槿吸着鼻子。
“记住啊,微信发位置!”洛繁华道:“哪里都不要走,我一定用最快的速度过去!”
*作者的话:
看了大家在公众号上的留言,所以让我们繁华千呼万唤始出来~
不过,其实清泽今天表现不差的,只是小槿误会了……
呃,先晾晾他,让他继续在黑名单里待着吧!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回复书号2494 或 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83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