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简单爱你小说苏凉默凉小意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简单爱你第一百零一章 需要彻查

  落叶枫林!

  一栋奢侈的豪宅,屹然耸立,尽显富丽堂皇!

  二楼,偌大的书房里,淡淡的沉木香气弥漫,呈现一副古香古色的画面!

  一身白色服饰的尤逸然,一脸阴翳的斜靠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适时的一阵脚步声传来,一名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脸上挂着淡淡笑意,整个人都显得尤为意气风发的男子,拿着一个黄色的文件袋子,信步走了进来。

  他睨了一眼尤逸然,挑眉,没有想到他是这样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尤逸然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该男子,想到徐落,语气带着激动和欣喜,沉声的说道:“叶宸,我见到她了!”

  那个他深爱,又思念了整整三年的女人,他终于见到了,也找到了!

  可是,他却依然不开心,还是那么痛苦!

  这让他很烦躁!

  “谁?”他尤二少见到了谁?

  叶宸一副疑惑模样,对这样富含多重意思的话,不太理解。

  “徐落!”

  尤逸然冷冷的睨了一眼叶宸,对其在听到了他说见到了徐落后,竟然是这么漫不经心和疑惑的态度。很不满意!

  他能见到谁?

  不就是徐落!

  “噗!”进入了书房,坐在了沙发上,倒了杯茶,正在喝的叶宸,听到尤逸然说看到了徐落,吓了一跳,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整个人都很狼狈不堪!

  他错愕的看着尤逸然,挑眉,没事吧?

  大白天的疯言疯语!

  他见到了徐落,怎么可能呢?这个女人都消失了三年了,也失去消息三年了,也被寓言死了三年了。

  又怎么可能轻易见到?

  唉!

  他这位上司,什么都好,就是爱的太深了!

  一个女人都死了这么久了,竟然还念念不忘!

  尤逸然见叶宸不相信他的话,以为他在开玩笑,发疯,愤怒至极,冷声的再一次表明道:“我真的看见她了!”

  “好好,你看见她了!”

  叶宸见尤逸然生气了,急忙收敛了置疑的神情,讨好的应允,显然他还是没有相信尤逸然真的见到了徐落。

  这样的事实对他来说太惊秫了。

  也太难实现了!

  所以,他才不相信!

  只当是尤逸然又思念徐落过度,在自我催眠,以为自己见到了徐落。

  尤逸然愤怒,恨不得冲到叶宸面前,给他一拳头,让他正式他的问题。

  尤逸然压下想暴揍叶宸一顿的念头,也压制的自己的怒火,再一次冷冷的说道:“叶宸,我真的见到徐落了,在洛城,在洛城的浩海之颠。”

  昨晚的一幕幕,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清晰,他知道不是梦!

  毕竟,他还吻了徐落,他们深深的吻了一番!

  如果不是沐少尘的突然出现,他和徐落也许还能再吻的久一点,该死的沐少尘,他到底和徐落是什么关系?

  他们两人的举止,为什么会这么亲密?

  这一回,叶宸终于会意了过来,收敛了漫不经心,震惊的看着尤逸然,语颤的说道:“你真的看到徐落了?”

  “嗯!”尤逸然重重的点头,表示是的,看到了!

  叶宸一脸惊恐万状,久久都不能适应这个消息!

  “她…..她竟然没有死?”这怎么可能?

  若是徐落没有死,她为什么不回云市?

  为什么不回徐家?

  又为什么在洛城?

  “没有!”尤逸然冷声回道,想到徐落,冰冷的目光变得温柔,“她活得很好!比我想象中的要好!”说着说着,尤逸然的语气不免又染上了哀伤。

  昨晚见到的徐落,她还是那么耀眼夺目!

  也还是那么的美丽动人。

  原来离开了他的徐落,还是能过得那么好!

  尤逸然心微微疼痛,自责又惭愧,也惶恐,他突然很害怕徐落已经习惯了没有他了,所以活得那般好。

  叶宸怔住,看了看尤逸然眼神复杂,迟疑了一下后,才继续问道:“你们见面了,那她…..恨你吗?”

  徐落和尤逸然分手了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也知道尤逸然深深的伤害了徐落,给了徐落一个尤为痛苦的分手。

  而徐落在分手了后,就离开了!

  消失了!

  许多人都认为是尤逸然的原因,是他突然和徐落分手,让她承受不住这样的惨重打击,才离家出走了。

  徐家的人,这三年来都找不到徐落,大部分人也都是这样认为的。

  认为是尤逸然的原因,让徐落消失了。

  这三年来,都对尤逸然很厌恶!

  也没少给难题给尤逸然。

  恨?

  怎么不恨呢?

  曾经的他们,爱的那么疯,爱的让那么多人嫉妒,爱的那么幸福,可是,他背叛了她,还在她生日的时候,选择了分手,徐落如何不恨他?

  如何不恨?

  许多时候,他都好恨自己……

  看着尤逸然痛苦的神情,叶宸顿时知道了答案。

  徐落是恨尤逸然的!

  换位一下,如果她是徐落,在生日当天,遵守约定欣喜若狂的跑去见心爱的男友,不想,去了后,却看到他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这样的事实,他也会承受不了!

  也会恨!

  “我让你连夜从云市过来,就是想让你帮我……重新追回徐落!”思考了一晚上,他决定要重新追回徐落,曾经他能让徐落爱上他,那么他就能让徐落再爱上他。

  “你知道要重新追回徐落要面临什么吗?你有没有想过,这可能会给你带来致命的伤害和痛苦…...”

  叶宸挑眉,对尤逸然这个决定,不太赞同。

  毕竟事情都过去三年了!

  他变了!

  徐落可能也变了!

  一切,都不是原来的一切了!

  一个还恨着他的女人,他要如何去重新追回来?

  而且要重新追回徐落,势必会很艰难。

  尤逸然怔住,黑眸中染满了痛苦,周身散发着寒意,久久不语,最终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对尤逸然很了解的叶宸,神情凝重了起来,他知道尤逸然再一次的和徐落重逢,并不是那么好。

  其实,站在旁观者或是尤逸然的角度上,他还是希望徐落死了的!

  起码,这样的话,大家都解脱了!

  也都就这样绝望的过了!

  可是徐落还活着,又让许多人重燃了希望,也就意味着平静的生活,又将会掀起腥风血雨,再一次的动荡不安起来。

  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也意味着曾经发生的一切,又要再一次的重演呢?

  “哦,这是我来时,管家,让我交给你的!”

  叶宸停止了乱想后,想起了一件事情,起身,走向尤逸然,把手上的黄,色档案袋子,递给了尤逸然。

  尤逸然接过,扯开线圈,打开了袋子,把资料看了起来。

  看完了后,他的神情变得凝重,似乎这不是他要的结果。

  叶宸疑惑,拿过了资料,翻看了一下,面色也变得凝重,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你知道沐少尘吗?”尤逸然沉默了一会儿,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想知道一些关于沐少尘的事情。

  “沐少尘?”叶宸错愕,怎么会牵扯到沐家?“了解一些!沐家在商界威望很高,尤其是在洛城,几乎是统治者的存在。而年仅26岁,现任沐家掌权者沐少尘,是沐家百年不遇的天才!智商高达200不说,他在各个领域都很优秀……这一点,倒和徐落很像!”

  他们仿佛是一样的人!

  尤逸然听了后,神情一冷,睨了一眼叶宸,冷冷的说道:“这一些,我都知道。”

  叶宸尴尬,不再废话,开始说重点:“听说沐少尘15岁之前,是在云市生活的!也在德尔读书,是德尔的今之没有超越的神话!—个只在考试时期才会来学校的天才学生,因为他每次都考满分……”

  “他也在德尔读书过?”尤逸然诧异,冷冷的打断了叶宸,震惊的问道。

  “是啊!怎么了?”见尤逸然这么诧异,叶宸挑眉,疑惑问道。

  尤逸然神色凝重,沉默了一会儿后,将昨晚在浩海之颠,遇见了徐落,之后沐少尘出现的事情,说了一下。

  叶宸听了后,神情凝重,沐少尘怎么会和徐落有牵扯?

  “你也觉得诡异?”

  尤逸然见叶宸的神情也不太好,冷声问道,一向神秘的沐少尘,却和一向喜欢高调的徐落有牵扯,这很不合常理。

  “需要好好彻查!”叶宸给了这么一句话。

  尤逸然点头,也是这样认为的,不过,他看了看桌子上的资料,不由苦笑,要想在洛城彻查沐少尘,几乎是天方夜谭。

  因为,昨晚和徐落遇见了,又发现到沐少尘和徐落关系不简单后,他就让手下去调查了此事。

  结果一晚上过去,手下交给他的资料,很苍白!

  都是无用的资料!

  也根本彻查不出两人是什么关系?

  徐落的资料更离谱,只有姓名,年龄,身高,体重这一些基本属实资料!

  父母不详,地址不详,住址不详,最后还说是孤儿身份!

  叶宸又何尝不知道要在洛城彻查沐少尘很难,可是现在牵扯到了徐落,再难,他们也要尽力而为的去查。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

  “你着手调查吧!我出去一下!”尤逸然冷声说道,起身,离开!

  简单爱你第一百零二章 买珠宝,压压惊

  曾经有人说有些真相最好不要去揭穿,因为真相会很残忍!

  徐落这一刻的心情,就是这般!

  不知道,还好!

  知道了真相,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心情不好的她,不想回公司,也就一个人在街道上游荡着!

  走着走着,突然一辆炫酷,华丽的白色兰博基尼停在了她的面前,她没有理会,让开了,继续往前走,结果白色兰博基尼又停在了她的面前,她蹙眉,又绕开走,可是走了一下后,白色兰博基尼又开来了她的面前!

  这一回,徐落怒了,有钱了不起啊!

  开辆兰博基尼了不起啊!

  这马路这么大,丫的,既然阻我道?

  只是车窗摇下,展露了尤逸然那张帅气的脸庞时,愤怒的徐落,只剩下紧张了,她没有想到会是他。

  真是见鬼了,为什么会遇到他?

  “上车!”尤逸然看着徐落,黑眸闪过一抹复杂,最终说了这两个字!

  原本出来,就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再遇到徐落,不想,当他驾驶着白色的兰博基尼出来时,来到了南城路口时,真的看到了徐落一个人在街道上游荡。

  看其神情,还似乎不怎么开心?

  想到昨晚沐少尘的神情似乎也不好,难道他对徐落做了什么?

  一想到这个可能,他就生气,也很担忧了起来。

  “你说上车就上车,你以为你谁啊?”

  心情不好的徐落,冷笑,一脸嘲弄的看着尤逸然,他还以为自己还是她的男朋友啊,还可以对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可笑!

  尤逸然尴尬,看了看徐落,试着让自己的态度好一些,柔声的说道:“上车,我有事情找你谈!”

  谈毛线,本小姐一点也不想和他谈,也不想和你有过多的接触!

  你最好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心情不爽的徐落,在心中暗暗的想。

  “本小姐的时间很宝贵,没有兴趣浪费在你这种人的身上。”徐落说完后,看也不看尤逸然,再一次的绕过了他的车子,大步流星的离开!

  尤逸然的脸色已经尴尬到不行了,他看了看走了徐落,只能拉开车门,下了车,跟随上徐落。

  徐落见尤逸然没有拉她,态度好了一些,不过,对尤逸然这么跟着她,也很不喜欢,停了下来,怒视着尤逸然,冷声的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尽量去做或着改……只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听到徐落这样的话,尤逸然的心,顷刻疼痛了起来,不曾想徐落竟然厌恶他到了这种地步!

  连见他都不想见了。

  “落儿!”这样的结果,不是他想要的。

  “停!打住,以后都不要再这么叫我了!”徐落努力让自己以最冷漠的姿态去面对尤逸然,尽量用最刻薄的话去和他说话,让他也体会一下什么是痛?“你口中的落儿,三年前就死了!被你亲手杀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徐落,是一个全新的徐落。她不属于谁,她只属于她自己。”

  面对徐落的伶牙俐齿,尤逸然被说的无言以对!

  可是,他却听进了一点,她说她不属于任何人!

  只属于她自己!

  那就是在说,还没有哪个男人走进了她的心。

  尤逸然原本忧伤的黑眸,顿时璀璨了起来,他看着徐落,轻笑了起来。

  徐落看着尤逸然,不明白他抽什么风?

  她都这么冷漠的和他说话了,他竟然还能笑?

  有病吧!

  “落儿!”尤逸然再一次深情的叫徐落,有许多话想对徐落说,可是他却发现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徐落见尤逸然根本就不听她的话,还是叫她落儿,愤怒,可是再愤怒,她也不能拿枚针去封住他的嘴巴,让他不能再叫,也就不再理会了。

  他爱叫就叫吧!

  反正,对这两个字。她也没有什么感觉了。

  曾经的一切,她也都忘记了!

  “好了!你见到我了,也这么叫我了?还有事情吗?没有的话,请离开!你要是喜欢在这儿,我离开也行!”徐落真的不想再和尤逸然纠缠不清,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很想离开了。

  “你和沐少尘是什么关系?”眼见徐落就要走了,尤逸然急忙问了这个,他很介意的事情。

  他其实很想知道!

  “关你屁事!”徐落怒目横眉,爆,粗!

  我和沐少尘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有资格知道吗?

  你一个我的前男友,还是背叛了我的前男友,又有什么资格来问我?

  “你活着,为什么不回云市?”尤逸然挑眉,见徐落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有些难过,不过,对她暴,粗,没有生气,还想和徐落再说一些话的他,急忙又问了一个他很想知道的事情,“你知不知道这三年来,大家都以为你死了。”

  为什么不回去?

  第一百零一章 她很开心

  提起这件事,许辰一眉心蹙了起来,“我检验过她的血液,完全看不出来病况。从血液检测结果来看,她应该是正常人,并没有生病,非但没有生病,身体各方面机能出奇的好。我许辰一自认为医术还不错,如果生病,血液能够说明问题,真的有病,应该瞒不过我。”

  “你是说,她是刻意说谎”苏凉默眼神晦暗难明,紧抿的嘴唇显示了他的不快。

  许辰一摇摇头,看向苏凉默的眼神透着一点难色,“不是,我是说,这件事,很难办。能够瞒过我的眼睛,那么凉小意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真的就是一个秘密了。”他忽然想到:“或许,你可以去问问那个赛维卫恩。你不是说过,他是凉小意的主治医生而凉小意似乎对他十分信任。”

  提起赛维,苏凉默本能的心情不大愉快,不快地否决了许辰一的建议:“想法办,不惜动用所有能动用的资源,一定查出她的病况。”

  许辰一面色一顿,连一旁的john都谨慎了起来,“连那个资源都要动用吗”

  一道冷冷的视线射过去,“我说的是,所有。”

  睡得迷迷蒙蒙,梦中,她好像听到了苏凉默那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嗯,手指动了这么说,苏醒的迹象暂时先别”声音断断续续,凉小意听不清楚,眼皮很重,就像是儿时被“鬼压床”一样的感觉,她努力地想要挣脱身上沉重的枷锁。

  在一番的挣扎之下,发出一声“啊”的尖叫声,整个人半个身子从床上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一只宽厚的手掌抚上她的头没事,额头上都是冷汗。做恶梦不怕,我在你身边。”

  凉小意怔怔地看着面前男人的一脸担忧她,修长的睫毛眨了眨,一只眼睛缓缓流下一行清泪,另一只眼睛,却仿佛在笑,温暖满足的笑。

  这一幕,看得男人一阵窒息,胸闷的疼痛不已。什么都顾不上了,一个大力的拥抱,紧紧箍住她的身体。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她,伸出手去,勇敢而坚决地拥住了他,紧紧的,不愿放手的,那是她的决心

  最近不知为何,凉小意的心里越来越不安。趁着苏凉默去公司,她约了大胖去逛街。但是大胖后来打来电话,她临时有事,来不了了。

  凉小意抬头看了看面前的购物商场闪亮烫金的招牌,抬脚走了进去。

  回想27岁的生涯里,她仿佛没有一刻像一个平常女人一般逛街购物。今日的她,仿佛变了一个人,商场里的每一个商柜,都是她停留驻足的焦点。

  光顾过每一个品牌,化妆品柜台、品牌服装店、女士包包、名牌鞋子,但凡是女士专柜,她都要光顾一遍,苏凉默给的黑金信用卡副卡,刷了又刷,到底花去了多少钱,她自己也不清楚。

  俨然变成了购物狂人,就连商场里,也专门派来两个人副手给她提包。不知不觉,她经过一个珠宝柜台的时候,停住了脚步。

  透明的展示柜里,灯光的照耀下,那枚钻戒,好耀眼,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不知不觉,她走向那枚盛放钻戒的柜台。

  柜台小姐眼睛一亮,露出专业的笑容:“您好,小姐,有什么是我可以帮您的”柜台小姐心想,这就是今天商场里的购物达人,看她不缺钱的样子,今天这单生意肯定做成,说不定只做今天这一单的生意,这个月她的任务量就做满了。

  凉小意的眼睛,静静地盯着那枚钻戒,柜台小姐十分有眼力劲,一眼就看懂了凉小意的眼神,微笑地说道:“小姐,您是喜欢这一枚戒指吗您也眼光真好,这枚戒指是我们品牌的最新款,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

  “那我给您拿出来试戴看看”说着,柜台小姐就从展示柜里拿出钻戒,替凉小意戴上。

  真的很漂亮,但是

  “这个,还给你。我不喜欢。”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那枚钻戒,就仿佛是一颗烫手的山芋,凉小意急匆匆摘下戒指,塞给了不明所以的柜台小姐,随后仿佛身后有鬼追一样,转身迅速逃离,柜台小姐愕然地看着前面那道一阵风一样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身影:“什么人啊明明喜欢的要死,装的跟什么似的。切”

  英伦医院超级vip病房区的一间别墅里,苏凉默正在和一个白大褂的医生说话,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他拿起看了一下,随即挑挑眉凉小意那女人终于有点儿身为女人的自觉了。

  收起手机,苏凉默继续询问:“目前看来,有多少的机会苏醒”

  时间相隔不到五分钟,手机再一次震动,正在说话的男人再次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看到同一张信用卡副卡的刷卡记录,也没多在意,就放进了口袋里。

  但是,接下去的半个小时里,信用卡副卡刷卡的信息一个接一个传到他的手机上,渐渐的,苏凉默的眉头拧了起来,眼底闪过丝丝狐疑。

  第一百零二章 再次诬陷

  这张信用卡的副卡额度一百万,是他留给凉小意的零花钱,凉小意就是一天把卡刷爆,他也不在乎。但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个女人并不是花钱如流水,挥霍大手大脚的女人。

  有些不正常顿时,心中起了疑惑。

  “你先等等。”苏凉默看了一眼白大褂,就走出这间病房,拨出了一个电话。

  “怎么回事”男人冰凉的声音,透过话筒,传进了电话对面的人的耳朵里,他甚至都没有提及任何一件事,一开口就是问“怎么回事”。电话那头的人立即体悟到大boss的意思。

  大boss问的肯定是夫人的事情,他们几个有一日突然被boss派遣来负责跟踪保护夫人的安全。但只是远远跟在夫人后面,若是夫人进入哪个建筑物里,他们就等在外面。

  比如之前夫人和沈君华小姐去了陆氏娱乐的摄影棚,他们没有许可证进不去,就负责看守在摄影棚外,只要一旦发现夫人的异常,向boss汇报夫人的去向就可以了。

  他们只负责跟踪夫人的去向,至于夫人平时做什么,见了谁,说了什么,这些并不在他们工作范围内。

  一个人连忙汇报:“夫人在购物。”

  苏凉默眯了眯眼,“一个人”

  “是的,boss。”

  “她今天看起来有没有异常的地方”男人问道。

  “boss,夫人今天看起来十分开心,从刚才一直在购物。”

  闻言,苏凉默眉心微微松开,既然心情不错,应该没什么事女人嘛,天生喜欢购物。

  “对了,boss,几天前,夫人和沈君华小姐去游乐园游玩,中途被沈明远医生拉去了英伦医院的超级vip别墅区的病房”

  “嗯”苏凉默心里“咯噔”一下,散漫的眼神顿时精光一闪,鹰隼一般盯着前方,冷然地喝问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之前怎么不汇报”

  “对不起,boss。夫人当时过了没多久就独子出来了,我们不能靠近,也不知道在别墅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几个键夫人毫发无伤,也就只当做一件小事。”

  “事情重不重要,大和小,是由我判断,不是你们谁给你们的决定来替我做决定的自己去找云瞳受罚。”男人的声音透着凉薄的淡漠。这个惩罚也许就是“死亡”。

  挂断电话,男人俊美的容颜上面无表情,阴骘的眼神,让人看得心惊胆战。

  凉小意来过别墅了,见过晴暖了她到底要做什么

  “去把沈明远叫来。”薄唇微微开启,冷然的声音缓缓道。

  “是。”

  不多时,沈明远被人“请”进了一间书房。

  书房幽幽暗暗,昏暗不明,灰黑色的窗帘被拉开了一半,一个男人背对着大门,面朝着窗外,窗外树枝疏影横斜,他一只手插在西装裤袋里,另一只手上举着红酒杯。

  沈明远被人带到了书房门口,后头一人毫不客气地一推,沈明远措不及防,被推的一个踉跄,差一连踉跄带摔,最终结结实实面朝地面,“噗通”一声,摔倒在男人的脚下。

  “沈明远,你胆子不小。”

  沈明远耳边传来一声阴骘的声音,他下意识地一抬头,入眼的就是男人欣长的背影,正站在窗前。

  就算是看不见这个男人的正脸,沈明远依然立即猜出这人是谁“苏,苏总,我,我不知道苏总在说什么”

  至此,苏凉默才缓缓转过身,“啪嗒”“啪嗒”,这一声声的脚步声,像是敲击在沈明远的心脏上,骇得他下意识向后缩了缩。

  男人居高临下,睥睨着地上低入尘埃的沈明远,就像是看一只可怜虫。

  骨节分明,指节修长的手指轻轻玩弄着手指间的红酒杯,猩红色的液体在透明的容器里滚动,看起来优雅而危险。

  沈明远脸色发白,“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苏总在说什么”

  忽然,沈明远觉得头顶一凉,接着,就听到了恶魔的声音。

  苏凉默修长的手指一倾斜,红酒杯倾斜间,猩红的液体顺着沈明远的发,流了他一身,男人凉薄的声音透着一丝冷意:“在我面前,千万不要耍小聪明。”

  “我”

  “说,或者悄无声息的消失。”男人薄唇微撇,没有第三个选择。

  “对不起,苏总,我说,我说,”沈明远着实被吓坏了,面前这个帝王一般的男人,实在太可怕了,尽管没有动用武力,却动辄要人性命

  “我说,我说,苏总,求您原谅我。”

  看着脚下沈明远狗一样双手攀附在他的裤腿上,恳求他,苏凉默蹙了蹙眉,厌恶地一脚踹开沈明远:“快说我没耐性。”

  “是是是那一天,我在游乐场遇到凉医生,我气不过她把晴暖害的这么惨,她自己却在游乐场玩的那么开心。所以我想要拉着凉医生,我想要她亲眼看一看,被她害得这么惨的晴暖,她欠晴暖一个道歉,所以我就将她带到了晴暖的别墅病房。后来我怕把事情闹大,所以就放了凉医生回去。”沈明远埋着头,他选择隐瞒了一些对他和对温晴暖不利的事情。

  “砰”一只闪亮的皮鞋,狠狠踩在沈明远的胸口,苏凉默眼底闪着惊蛰,冷然道:“你没说实话。”

  “不我,我说实话了,是真的我发誓,我刚才所说的话,字字都是实话。”对,确实他所说字字都是实话,但是却隐瞒了对他和对温晴暖极其不利的事情。要说,沈明远对温晴暖也算是真爱了。

  苏凉默的皮鞋踩在沈明远的胸口,狠狠撵了撵,眼底的精芒说明他根本不信沈明远说的话,至少,不全信:“找死”

  沈明远心中“咯噔”一下,连忙求饶:“苏总,我说的都是真的啊字字都是肺腑之言,我若有一句假话,叫我不得好死”

  沈明远慌乱地求饶,满面苍白,但是为了温晴暖,那些话,他不能说他,晴暖可以不喜欢他,他也可以不用得到晴暖,但是晴暖的幸福,由他守护。他只要能够看到晴暖幸福,就够了。

  尤其晴暖现在已经有了苏醒的可能

  沈明远眼中闪过一抹坚决和残忍绝不能让凉小意破坏了晴暖的幸福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回复书号1407 或 书名,即可阅读全本完整版!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383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