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您的当前位置: 感恩在线>>孝道文化>>当至孝之称

当至孝之称

发布:感恩 分类:孝道文化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当至孝之称
  
  ——论朱镜宙的孝道
  
  潘猛补
  
  “百善孝为先,孝乃德之本”, 对于中国人来说,孝其实是一种信仰,是价值观里一个非常重要甚至是核心的组成部分。 行孝是报答,是感恩,是回馈。孝具有的榜样作用、表率作用和引领作用。朱镜宙(铎民)是将孝真正落实到自己的生命中,一生无不体现着敬亲养老的高尚品质,无不流传着感人至深的孝道佳话。他是孝文化的守护、传承、践行和弘扬者,誉有至孝之称。现仅就其修纂家谱和建筑咏莪堂为中心,对朱镜宙的孝道作一论述,以此来纪念这位乡先贤。
  
  一、修纂谱牒,传承祖德宗功
  
  在中国曾经是每个姓氏都有自己的祖庙,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族谱,宗族对族人的济困更是功德无量。人们在祖庙、宗祠里祭拜祖先,在做出成就时就会想到光宗耀祖,回报宗族。据朱镜宙回忆其“警校一年半学费,都由朱氏各宗祠分担。”“祖德宗功之厚,令我深深地感念不忘,所以于修筑水利完成之后,就想替祖宗做些我力所能做之事。”“回家以后,拼着支离的老命,将我朱氏谱牒,从头整理一过,重行付印。”(朱镜宙《梦痕记》)又据朱镜宙于1948年重九节所撰《义阳朱氏联谱序》云:“民国三十五年夏,余弃官归自西蜀,倡修瑶川谱牒,闻花坦廊下族人大喜,曰:‘二族之联,斯其时已。’乃推聘耕、哲光二君就余商。余曰:‘此吾瑶川父老之素志也,倘荷祖宗在天眷顾之灵,从此散而复聚,不其盛且美欤!’”他对修谱情有独钟,不仅修纂《瑶川朱氏宗谱》,还主修温州地区的《义阳朱氏联谱》。
  
  朱镜宙“对于谱牒的概念,与一般人的看法,略有不同。”“将谱牒的领域,稍事扩充,成为一种具体而微的乡土志。如世系、户口(包括统计)、迁徙(包括异姓迁出入)、乡校(包括就学儿童与失学儿童的统计)、沿革、形胜、水利、物产、古迹、祠庙、人物、著作、慈善、祭享、社团、风俗(包括各种娱乐)等等,都收入谱牒之内。”(朱镜宙《梦痕记》)故其修纂的《瑶川朱氏宗谱》和《义阳朱氏联谱》都具有较高的文献价值。它不仅记载着朱氏家族的来源、迁徙轨迹,还包罗了该家族生息、繁衍、婚姻、文化等历史全过程;不仅具有区分家族成员血缘关系亲疏远近和归宗认祖的作用,还特别强调祖德宗功及其孝道精神传承与弘扬的教化功能。
  
  朱镜宙所修的《瑶川朱氏宗谱》,请史学家朱希祖作序,朱希祖在《瑶川朱氏宗谱序》中云:“故一族而传世千祀,子孙众多,谱牒连绵称为巨族者,必其族之善人多,贤能辈出,缵其先绪,故能硕大繁昌,久而弥光也。《孟子》曰:‘鸡鸣而起,孳孳为善者,舜之徒也;鸡鸣而起,孳孳为利者,跖之徒也。’又曰:‘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夫独善之难能可贵不亚于兼善,且惟能独善乃能兼善,盖不以利囿其志其身也。”“乐清朱君铎民,先师余杭章先生之婿也,尝为甘肃省财政厅长,已能利济一方;又尝建宗祠、修宗谱、立祭田,以供粢盛,斥其余烬,以奖励其族学子。此皆铎民为善之端充其志,岂可限量哉!”对朱镜宙的善行天下予以高度的评价。
  
  朱镜宙认为“中国伦理,自尧、舜、禹、汤、文、武、周公,至孔子而集其大成。孔子之学,重在孝行;《孝经》所说,尤为彰明较著。他如《论语》,说孝的地方也很多。如:‘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弟子入则孝,出则弟。”“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礼》云:‘夫孝,天之经,地之义,民之行也。’吾国数千年来,其重视孝道如是!”(朱镜宙《梦痕记》)由此可以看出,他认识到,孝道是人世间一种高尚的美好的情感,它的本质是亲情回报,它的作用是完善人的品格,提升人的思想境界。这种思想是十分可贵的。
  
  对于一个宗族来说,在道德教育上最具体易行的便是孔子倡导的孝道教育。宗谱中的家训和族规是传统孝道传播、发展的重要载体和有效途径。朱氏祖训的第一条为“凡我盟居官居家,为臣尽忠,为子尽孝。”朱镜宙把孝道精神视为一切道德规范的根本,认为孝道是美德之首、立身之本、齐家之宝、治国之道,要求做到“上思不坠祖宗忠孝门户,下思不丧故家名节”.
  
  其引“《诗经?大雅?生民》孔《疏》云:‘祖者,始也,己所从始也。自父之父以上皆得称焉。’中国文化,为什么会这样重视孝道,可于‘己所从始’一语,得到确切的答复。盖无祖,则无我;我今此身,皆从祖来;祖德宗功,安得而不报。”祖宗已逝,不能复生,欲报祖德,“作神主,安于神龛,岁时奉祀,以示不敢忘本。正如《论语》‘慎终追远’的意思。皆寓尊祖之意。”为此他还捐置祭田,“乘这次修谱之便,捐大宗田二十亩,约明每年三月三日上坟,同至我父母墓前告祭一次。因我父为大宗而破家,我母因大宗而几丧生命,以此报答,亦我族子孙应尽之责。又捐秉众十亩,植块众五亩,作为祭田。另捐虹桥居士林附设之孤儿院二十亩,充为永久基金。”(朱镜宙《梦痕记》) 还为乡村寡妇开办集中居养场所“恤嫠院”,并请岳父章太炎亲题院名,以此来回报祖宗和社会。
  
  朱镜宙将孝的内涵扩大,不仅局限于孝敬父母,而且尊敬祖宗;不仅为本家本族尽小孝,还要为国家民族尽大孝。这种把“小孝”的感情升华对社会对祖国对民族的爱,以及立身行道,为父母争光、为国家争光的境界,推祟的是一种感恩和博爱的思想,以充实“善事父母”的时代内涵;弘扬宗族孝道教育中的博爱情怀,把爱父母的感情升华到爱他人、爱祖国、爱社会以及爱自然万物,让孝与爱心同行,充分反映了其孝道精神的与时俱进。
  
  二、筑咏莪堂,报答父母之恩
  
  《诗经?蓼莪》是悼念父母恩德,抒发失去父母的孤苦和未能终养父母遗憾的千古孝思绝作,被章太炎化为朱镜宙的堂名。据朱镜宙《咏莪堂说》云:“中华民国十八年秋,就故居金山之麓,筑室数楹,越月而工落,问名于先外舅章余杭先生,题‘咏莪堂’三字以赠。”“昔王裒门人,废《蓼莪》而不读,今章先生以咏莪名若堂。”王裒是西晋人,其父被司马昭冤杀,王裒隐居教授学生,筑庐于其父墓侧,早晚跪拜,攀柏痛哭,涕泪着树,树为之枯。其母畏雷,每遇打雷,王裒辄至母墓说:“裒在此,母勿惊。”王裒每读《蓼莪》诗,辄三复流涕,以致门人受业废《蓼莪》之篇。王裒有至孝之称,朱镜宙心向往之。1940年,朱镜宙撰《咏莪堂记》云:“先外舅余杭章君为吾母铭墓之明年,镜宙将有事于家庙,请于君,君曰:‘孝莫大于尊亲。生,以事之;死,以葬之、祭之;礼也。’爰取《小雅?蓼莪》之义,题曰‘咏莪堂’。国步多艰,荏苒十余稔而堂始成,盖上距吾母之殁三十有三年,吾父殁亦二十七年矣。”《咏莪堂记》详细记述其父母言行和生离死别之情景,并痛心疾呼:“镜宙不孝,生无以为养,病无以为汤药,殁无以为衣衾棺椁之奉,念昊天罔极之恩,诵风木鸡豚之句,中心忉怛悲何可云。”表达了子欲养而亲不在,人生最大的悲哀,一种很心酸的感觉,一种锥心刺骨的遗憾。呼吁人们要趁着父母还在,好好尽一尽做子女的孝心。不要让我这样的遗憾和心痛,在你身上出现。传播让世间多一点爱的正能量!
  
  他把对父母之孝扩展,激励子孙继承其志,其云:“堂就我父旧业改筑,不忍毁手泽也。置田百亩,市屋千栋,山如千陇,为我两房世世贫寒优秀子孙升学借贷之资,将以励后贤光前修也。春秋祭事享于斯行之,欢丧庆吊于斯集之,所以追先德父母,敦昭穆也。其规制详别篇,愿我子孙其世守罔替。”(朱镜宙《咏莪堂记》)章太炎大弟子汪东亦为其孝化天下的义行所感动,于1946年5月也有《雁荡朱氏咏莪堂后记》盛赞之。其云:“仲尼为曾子述天子以至庶民之孝,且曰:‘吾志在《春秋》,行在《孝经》。’盖孝之为德,无所不包。忠恕仁义之属,虽百名皆孝之枝叶也。乐清朱镜宙铎民善事其父母,生而尽养,既殁而哀怆,永慕数十年如一日。”“雁荡者,乐清之镇也。其景幽秀而峭深,望之缭如,即之旷如,盖癯仙之所栖宅,而志隐逸者之所向往。铎民先人耽其胜,欲居之,贫不获,遂于是铎民追思其言,躬入山,选基筑室,继咏莪堂以成,复袭其名名之。”“观《咏莪堂记》,稔其始末,然后叹铎民出处设施皆志于亲,常若惧纤豪为亲累,则发肤之伤,且有所戒,况其大者乎?呜呼,今之人反是,物寄瓶中之说腾于口类,忘鞠育之恩,习披猖之行。夫遗其亲者,何有于乡党、国家、种族、兆庶。是故汩没廉耻以为常,恢忍残刻以为好,举世滔滔往而不返,寝至人类可以熄灭,则非孝一念为之阶也。铎民倜尔行其所事,其一堂之成不足论,顾闻其风,必有化之者。《诗》云:‘孝子不匮,永锡尔类。’其所以挽人心,救世变,功在隐微,岂可量邪?”
  
  朱镜宙不仅请章太炎赐名“咏莪堂”并题写堂名,还广邀于右任、黄群、陈衍、沈尹默、范振绪、马衡等海内挚友和文人墨客为咏莪堂题咏,来宣扬其提倡的孝道。在近百首诗词中,这些名人无不都对朱镜宙的孝心赞美有加,如朱希祖《题铎民〈咏莪堂记〉》:“千秋雁荡月,百代《蓼莪》诗。堂构能俱永,名声岂浪垂。王裒黄卷泪,束皙白华辞。锡类传嘉则,瓶罍愿不亏。”赵熙《题铎民榷使咏莪堂》:“雁荡山头天半青,文如哀玉响泠泠。身因使事留巴国,肠断亲年述鲤庭。薄海烽烟殊未靖,《蓼莪》篇什不堪听。春风祭扫花如罽,梦想苍崖刻《孝经》。朱侯裕国住边防,雁荡峰头菊有霜。《礼书》向修丧服传,《孝经》应刻咏莪堂。白云亲含营陈迹,黄叶秋风揽八荒。满地干戈无乐土,峨眉山月是家乡。”从中可见朱镜宙孝思动人,堪称至孝。
  
  虽然朱镜宙他认为自己与古人王裒相差甚远,“王裒三复《蓼莪》而流涕,余则十复而自若。由是言之,裒贤于余远矣!今子以裒期余,则吾岂敢?”“何当至孝之称哉?”(朱镜宙《咏莪堂说》)其实朱镜宙誉有至孝之称,是当之无愧,这在朱有发《朱镜宙的母子情深》(《温州日报·风土》2013年1月31日)一文中多有阐述。正如朱镜宙《梦痕记》所云:“迄今六十余年,每想到母亲临终几句话,使我泪如泉涌,悲恸不能自胜!”年少的记忆是至深的,慈母的爱护永远令人刻骨铭心。朱镜宙为自己在父母有生之年没有尽到儿女的义务和责任,一生自责不已。“提到母亲的弃养,真使我万分伤心!”(朱镜宙《梦痕记》)自疚不尽,自责自己的无能,没有保护好父母,这事给他心灵烙下无尽的创伤。
  
  朱镜宙言行中表露出对父母的切切怀念之情也打动了岳父章太炎。章太炎在朱母墓志文中记述朱镜宙:“时时念母,欲刻铭未果,每念辄头痛,夜即梦见如平生,觉痛转甚,至口戾目眣,医工所不能治,欲书其事,即又痛刻骨且不成寐,如是半岁。”朱镜宙对父母的用心和诚意,也引得与其同样经历,相同感受,孝道一脉相承的南怀瑾的共鸣,故题写“朱铎民兄忠孝两全”,来概括朱镜宙的人品,表彰朱镜宙的“孝思”.朱镜宙的孝思能传给人们,让人们永远没有未能尽孝的遗憾。《义阳朱氏联谱》有朱镜宙的《六十初度自咏》二十首,其中云:“祭墓锥牛信枉然,鸡豚愧未及亲前。饥余破釜寒无布,苦我双亲廿八年。衣锦争夸是个儿,儿来无术报亲知。人间纵有丰碑在,天上难酬罔极思。”表达正是这种思想。朱镜宙认为“桑梓之谊,祖宗之德,是无法报尽的。世乱如麻,我头已白,余生有限,报答无时。”“儒家重视孝道,言父母之恩,昊天罔极!非人子所能报答其万一。佛家也有同样的主张。佛说父母恩难报经云:”世尊告诸比丘:父母于子,有大增益:乳哺长养,随时将育,四大得成。右肩负父,左肩负母,经历千年,更便利背上;然无有怨心于父母。此子犹不足报父母恩。“(朱镜宙《梦痕记》)可见孝道也是其佛学观的重要内容,值得我们进一步研究。
  
  人的孝行感天动地,感人至深。将忠亲之孝扩大到孝化天下,在家为孝子,在国为忠臣,这应该是我们现在和未来每一个中国人的价值追求,应该在我们的血液里流淌和传承延续。在乐清,宋有王十朋其父井钓鲫鱼,孝感苍天;明有侯一元为父伏阙鸣冤,孝感朝廷;近有朱镜宙的孝行天下,更是历史对乐清最好馈赠。我们要认真汲取朱镜宙的孝道思想精华和道德精髓,深入挖掘和阐发朱镜宙的孝道的时代价值,打造乐清孝文化的金名片,使其发扬光大,使其更持续地折射出中华传统美德的绚丽光芒。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dao/3777.html
分享到:

  本文标题:当至孝之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