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

原创 感恩人生  2019-07-22 08:38:26  阅读 23 次

  文/郁惠玲(福建)

  每每谈到此话题,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总会微微颤动。从小到大,撞了太多南墙,亦各种悔不当初。每次撞到头破血流之时,感叹人生若只如初见之际,父母总会在原地等着我。面带浅浅的微笑,没有责骂,没有训斥,只有温暖的臂膀和无言的守候。一直都想聊聊父母,奈何找不到合适的契机,没有突发的灵感,一拖再拖。就在今天,当我惯例打开微信运动,看到父亲一如往常地点赞我的运动步数时,眼泪像止不住的泉水,大滴大滴地滚落下来。出于追根溯源的心态,往前翻了很久的记录,发现他每日点赞打卡率达到了95%。我相信,只要仍使用微信,父亲永远都会以这种方式关心女儿的点滴行踪,证明他独特的“存在感”。

  说起父母,一时语塞,不知先从何说起。不是说不出内容,而是想说的实在太多。父母很普通,普通到就像我永远成不了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拿着普通的工资,过着普通的生活,没什么大追求,家人身体安康便是最大的理想。作为家里的老大们,父母好像从小就是隐忍的软柿子,不会出风头,大事又积极担着。母亲虽然五十有余,可一点也看不出老态,反而心态年轻向上,前段时间还发了在家倒立和跳操的视频。我常说是父亲太宠她,什么事都不需要操心。是啊,不管恋爱还是婚姻,一方轻松,另一方注定是操心命。母亲虽然嘴上不说,常戏称当年是可怜父亲才嫁给他。我知道,她一定觉得嫁对人了。虽然没有大富大贵的生活,可父亲真的是个好人。在现在这种物欲横流的浮躁年代,“好人”和“靠谱”不知从何时起变得难能可贵。从前的日色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一直想感谢父母,但要真真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还真是说不出口。记得小时候,作为戏精女孩,看琼瑶剧走火入迷时总爱照镜子。把自己假想为苦情的女主角,面对挚爱的狠心转身,面对家庭的意外事故,设想该如何还原剧情里的梨花带水。我真的是个烂演员,每次酝酿半天,眼泪总迟迟掉不下来。说来奇怪,只要一想到父母,眼泪仿佛便成了断了线的珠子,怎么也停不下来。当真有导演在场,也得哭到浑身疲软,眼圈红肿方肯罢休。

  非要深究父母的爱,所能列举之事仅有几例,但足以记一辈子。自记事起,父亲做过的工作就数不胜数。各行各业,均有涉足。父母当年的时代,还盛行军工厂。父亲当年因为单位地址的变动,便从以大别山为驻地的机械厂搬到目前的城市。后来单位倒闭,下岗后他便尝试各种职业,自考了大专文凭。说到文凭这事,真是父亲终生的遗憾。初高中向来都是班级佼佼者,奈何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连考两年也未能如愿进入大学校门。这是他一辈子都过不去的坎,而我只想为他圆这个遗憾。现在的家庭聚会,谁要再揪起往事不放,把父亲说成就该抱恨终身的“千古罪人”,我可第一个拍桌子不愿意。在我心里,父亲的“双商”从未下线,时刻在线。

  高中时,母亲因为身体的原因从岗位辞职,加之恰逢三年关键期,我又极其晕公交。父亲当即决定让母亲专职照顾我,花钱让我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还在学校附近步行五分钟的小区租了房子。那个时候回家就有热饭吃,早上也不用赶大早。剩下的难道不是应该拼命学习吗?可我太不懂事了,没有一心扑到学习上,反而纠结各种无效的琐事。当年高中打死学不会的高效学习,现在反而慢慢掌握了。意识初萌芽,学会了攀比,学会了索取。那个时候的自己简直是个可恶的幼稚鬼,对世界懵懵懂懂,陶醉于肤浅的钦羡中。殊不知上帝早已为这一切标好了价格。从未想过父亲养家的压力,房租、学费和补课费都亟待支付,却仍嗷嗷责怪给的不够。现在想起来真想扇自己一巴掌。一直没敢和父母说,高考没考好,不是没发挥好,是我真的没有非常努力。你说我后悔吗?答案是肯定的,恨自己不够努力,虚度光阴。恨自己后知后觉,方才体味父母的不易。时间太瘦,指缝太宽。

  正值本命年,突然幡然醒悟,好像佛家般的大彻大悟。踏入大学后,挣脱家庭的束缚,像只脱缰的野马,任意奔驰。父母从未亏待我,总是以各种理由提供不菲的换季购衣补助。仅存的印象中,他们从未拒绝过我的要求,也不会拒绝我。第一年大学报道,父亲陪我从离家600+公里风尘仆仆地赶火车。面对新鲜的城市,和我一样满怀憧憬。爱社交的他初到学校,就引着我结识兼职销售电话卡的学姐,千叮咛万嘱咐地让我她多照顾我。现在想起甚是可笑,这场景与朱自清《背影》的一幕简直如出一辙。

  父亲就是这样,很容易结识陌生人,很容易掏心掏肺,不以恶意忖度他人。而我,与他简直如出一辙。报道落实完毕,在宿舍帮我铺好床铺,打点行李,和室友逐一交谈后,便说了句:“那我走了”。我这个蠢货,还真回了句,你走吧。时隔三年,恰逢爷爷奶奶专程看望我,途经食堂门口那片紫藤萝长廊。他随口一说,才吐露出当年离开前,在长椅上休息了半晌。我真的很蠢,蠢到连身边人的一举一动都能洞察如明镜,对父母却如此残忍漠视。之后用奖学金为父亲换了手机,还郑重其事地写了张卡片。大意是:爸爸,不懂事的女儿长大了。这件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不知道他当时看完什么感受,我只确定,我回报他们零星半点的付出,或一丝一毫的成长和转变都足以让他们吹一辈子的牛。

  毕业后笃定要考研,父母只说全力支持,我明白他们替我承担了不小的压力。这是个攀比的时代。谁家孩子毕业了,谁家孩子签工作了,总能通过各种婆婆妈妈的嘴里传出。我的不确定,他们替我担着,而我,只需要为自己博一回。对于现在的归宿,父亲一直告诫我。你所拥有的是很多人为之羡慕的。重要的两年要好好把握住,不是为任何人,而是为自己,因为我陪不了你一辈子。从爷爷口中得知,父亲前段时间住了10天的院。一直不敢打过去询问具体病因。我怕在屏幕那头泣不成声,我怕他担心这会影响我的生活节奏。事实上,当我知道的那天,心里就像被刀挖了一下那么痛。

  父母老了,他们宽厚的臂膀远不能背起我们。早已长大成人的自己,却还尚未磨练出应对纷繁世界的三头六臂。或许出入社会后,还要被社会打磨,转头抹抹眼泪。可长大的标志是:只能默默哭,要从自身找原因,不能像怨妇般抱怨,跌一跤不许跌第二跤,保持终生学习的态度,对生活时刻充满热忱。

  我的爸爸,这位普通的父亲,教会我的道理数不胜数。多想和大家分享,奈何无法一一赘述,只好列举二三。和别人相处,不要怕吃亏,吃亏是福;天没塌下来,没必要去要死要活。就算天塌下来,还有我给你扛着;学的时候好好学,玩的时候好好玩;做你喜欢的事,人就活一辈子别委屈自己;没有人能感同身受,最终还得自己想开;在职场上,主动点,要有眼力见;做任何事,踏实靠谱是永远的核心价值力;趁着年轻,多去旅游,多去享受;指望攒钱,不如想着怎么去赚钱;爱情会有的,面包都会有的;过了这个村别怕没下家,生活就是充满未知;女孩子别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画个妆出门。父亲真的是我一辈子的老师。

  想竭力回忆和父母的点滴,可记忆消退如潮,难以控制。最终亦只可记得一些细微深入的细节,它们如白垩纪时流落在地球上的植物,亦是一种遗落。我不敢想象父母无法陪伴走完人生旅程的事实。《山河故人》里说,每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人总是要分开的。但我很确信,父母余生都不会丢下我,直至生命的尽头。回首处,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在灯火阑珊处看到等候的人,而父母一定是那个时刻伫立的人。

  年岁增长,父母和我们之间就像隔了一道墙或一扇门。我能感知他们的陪伴和守候,可我也明白那堵墙和那扇门是无形的阻隔。时刻告诫我,分别在所难免。也许是怕自己过于难过,父母也愿意与你隔着墙或门。默默叹息和戚戚泪流都被挡在后面。你看不见,他们也不愿让你看到。想见你时,宁愿顶着风雨,跨过山河,但走的时候一定是悄无声息的,只留下熟悉淡淡的温柔和滚烫炙热的暖意。悲欢离合乃轮回之道,能做一世父女和母女,我已满足。

  谁能躲得过呢?我就像在父母怀里睡去的孩子,梦中繁花缤纷。醒来便会闹情绪,会反抗,但绝无第三人去无条件宠溺你。慢慢学会了戴面具,不哭不闹。因为没有人会耐着性子对我百般的好了。在父母身边,像卸下重壳的刺猬,心甘情愿丢弃棱角和锋利。拥抱亲人的时候,多希望时间就此停下。成长让人窒息,但已没办法后退。父母,是我终生的软肋,更是我面对残酷人生的铠甲。人生最大的缺憾莫过于,拥有时不知珍惜,回首时爱已成灰。

  趁现在时光正好,趁现在彼此未老。您的情与义,都已深入心底,长大后,我便成了您。带着父母炙热的叮咛,在成人的世界里厮杀,丝毫不惧怕。大不了回家,您说的。之前在便签里写道:如果可以,还是希望能遇到一个把我看透,愿意了解我,更愿意为之坚持的人。我现在明白即使遇不到也没关系,父母就是坚守一生的情人。多么庆幸,在当年这场双向的选择中,我们都选中了彼此。往后余生,让我陪着你们,踏过春夏秋冬。人生的帷幕刚刚拉开,希望你们当我永远的VIP。

分页:【1】 【2】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dao/24436.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