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青春的忧伤唱成歌

原创 感恩人生  2013-02-18 19:21:18  阅读 105 次

  把青春的忧伤唱成歌

  作者/杜智萍

  我们都是十六七岁的花季女生,对喜欢的男生会心动,这份情感很美,但我更愿意只把这份情愫放在心里。或许石磊也懂吧,但他懂与不懂其实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快乐着自己的快乐,把青春的忧伤唱成歌。青春那么美好,我们怎可辜负?

  一

  在龙高遇见石磊,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是我小学时的同学,还是同桌,他能考上这所市里最好的高中,真把我震到了。

  班上的女生都在背地里评选“班草”,石磊以绝对的优势高票当选。短短一星期的军训,石磊就成了众女生聊天时的主要话题。

  小学时我和石磊同桌,初中三年没见,对他竟然就像从来不曾相识,他和我记忆中的样子完全不同了。那时,我们是“死对头”,我还曾咬牙切齿地对他说:“烂石头,这辈子,我再也不要遇见你了。”“彼此,彼此,谁爱遇见谁,烂番茄。”他一点也不示弱。年少的他从没把我这个大班长放在眼里,我叫方洁,他却一直叫我“烂番茄”。

  不得不惊叹时光的力量,三年,可以把一个其貌不扬的臭小子变成一个风度翩翩的帅小伙,还温文有礼,成绩优秀。

  二

  很多女生都喜欢围在石磊周围,故意找他说话,我心里失落落的。班上没有人知道我和石磊的过往,那些年少时陈旧的记忆只存活在我的脑海中了。

  石磊真的很优秀,上高中后的第一次各科小测,很多同学因为不适应,成绩不好,我也是,数学还不及格。唯有石磊有三个单科的满分,总成绩在年级名列前茅。看到分数的瞬间,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怎么会这样呢?因为数学的拉分,我的名次只排在中间。高手如林的龙高,我再也找不到过去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那天放学,我没有和大家一起离开教室。看着自己至今以来第一张不及格的数学卷子,心里很难过。怎么就不及格了?石磊什么时候走过来,我没觉察到。

  “方洁!”他轻唤了一声。

  我抬起头看他,见他明亮的眼睛真诚地望着我。我自嘲说:“糗大了,居然不及格。很可笑吧?”我是想让气氛轻松些,但说出话后,还是禁不住感伤。很丢人,特别是在石磊面前考得那么差。

  “没事,刚开始不适应,下次就不会了。”他说。

  我苦笑说:“不如你了。你真让我惊讶,士别三年,刮目相看了。”我其实很想再叫他一声“烂石头”,但叫不出来。

  石磊害羞地低头,一会后才说:“我们都长大了,只是有些东西并不曾改变。”这是石磊第一次在我面前害羞,以前,他根本不知何为“害羞”。那些年少时光,回想起来很温暖,但他不再是当年那个顽皮的需要我管的烂石头了,他再也不会和我作对。

  回家的路上,石磊一直微笑着看我。在他微笑的注视下,我浑身不自在。我们并排走,就像小时候一样。但那时,都是我一路教导他。

  在路口分手时,石磊说:“方洁,加油哟!”我看着他走远的身影,心里有了一丝莫名的感觉。

  三

  我的同桌张颖是个活泼女生,她对石磊的好感从来很公开。

  我挺羡慕张颖的大胆,但又嫉恨她献殷勤的对象是石磊。每次听她得意洋洋地讲起她和石磊怎么样时,我就怒气暗生。

  见我对石磊的事漠不关心,张颖好奇地问我:“方洁,你难道对石磊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我没那么花痴。”我说得很违心。我有了自己的秘密和忧伤。

  每天看着班里班外的女生较劲似地讨好石磊,我这个局外人就像在看一场戏。看着时常眉头紧蹙的石磊,我能感受到他内心的煎熬。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虽然他依旧温文有礼,但他的话却越来越少。

  石磊的成绩一直占据年级前几名,但我无论如何努力,再也无法重现过去的辉煌。(伤感文章  www.ganen360.cn)虽然我的数学已经考及格了,但我还是不开心。我渐渐的开始迷茫,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有一天,张颖和外班一个也喜欢石磊的女生打架了,据亲眼目睹的同学说,两个女生互相扯住对方的头发扭打成一团。张颖的脸还被对方的指甲划伤了。不用我问,张颖主动说起,她心里藏不住事。我看着她脸上的伤痕,有点心疼她。

  “没事,过几天就好了。”她反倒安慰起我。

  “打架总是不对的,特别是为一个男生打架,还不被大家笑话?”我问她。

  “当时哪考虑那么多。不管啦!我能为他做任何事,他会感动吧?”张颖问。

  我笑了笑,没再说话,心里却在想:石磊会感动于两个女生为他大打出手吗?

  石磊更沉默了,他现在一下课就走出教室,不再理睬女生的搭话,他也不跟张颖说话,不再把她的殷勤当回事。这可把张颖气坏了,她逮住我就痛斥石磊的冷漠。我不吭声,唯有静默。

  “奇怪,你和那石磊倒挺像的,整天闷声不哼。你是不是也喜欢他?”张颖胡乱猜测。我的脸倏地涨红,心里慌乱,争辩道:“谁喜欢他呀?”“你看,你看,你脸红了!”张颖一阵嘻笑。

  四

  我没想到石磊会在放学路上等我。那天放学时,天下着小雨。他撑一把伞站在校门前不远处的树下。

  我顶着书包在雨中急匆匆地跑出校门时,他喊了我。当时张颖和我一起跑出来。听见叫声,我下意识地瞟了张颖一眼,但我还是跑向了石磊。那一刻,我说不清自己什么心情,有些慌乱,有些甜蜜。跑到他跟前,石磊把雨伞挡在了我头顶。我羞涩地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看张颖,她在细雨中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我叫她,她没应,还越跑越快。

  我低下头,不知说什么好。

  “在学习上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我看你现在学得有点吃力。”石磊问我。

  “嗯!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低声回答,心慌而又窃喜。

  石磊很高了,整整高出我一个头,站在他面前我有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简单的几句话后,我们陷入沉默。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开口说:“张颖可能生气了,你刚才怎么没叫她一起过来避雨?”“我是在等你,又不是等她。”石磊说。“可是,她能为你跟其他女生打架。”我唐突的冒出一句。“你觉得那样的行为好吗?”石磊反问我。

  “我喜欢跟你在一起。”石磊接着说。我吃惊的望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内心里却是欣喜若狂。

  “方洁,我喜欢你小学时的样子,你那时多凶呀,天天骂我,现在整个人都变了。”

  “烂石头,我还是我,没变。”我笑骂一句。很自然的一句话脱口而出,石磊看着我,愣住了。我也一下愣在那里。

  有几秒钟的空气凝固,然后我们同时笑开了。似乎在一瞬间里,我们打破了一种莫名横亘在我们中间的隔阂。

  细雨霏霏,无声无息。

  我和石磊愉快地交谈。说过去,谈未来,一路欢声笑语。那个时候,我有点恼怒自己原来的矜持,单纯的友谊有单纯的快乐,这种快乐源于心底,我终于发现了它的美妙。

  和石磊恢复邦交后,我快乐起来了,学习上也重新找回最初的自信。

  石磊一直鼓励我,他把他的学习笔记借给我,并且传授了他的学习方法。想想以前对他的恶劣态度,我就汗颜。虽然那时,我也是为他好,但我的态度和方法实在欠妥。

  总会回想起过往的点滴,有时想着,自己会莫名的笑出声来,心里一片温润。

  五

  张颖恨上我了,她骂我“扮猪吃老虎”。我不敢争辩。

  “你们交往多久了?我在你面前像个白痴。”张颖咬牙切齿地质问我。

  “我们没交往。”在她质问半天后,我心慌慌地解释,可张颖怒气正旺,根本听不进去,还扬言要和我绝交。看她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气势,我也来气了。“石磊是你的吗?凭什么你可以喜欢,我就不可以?再说了,我们还是老同学,老同桌,几重关系呀?他放学等我一次难道就犯法啦?”我叽哩呱啦对着张颖一阵吼,彻底把她镇住了。

  石磊就在教室,我和张颖的争执他听得一清二楚。他没过来劝,其实我也不希望他劝,对张颖这种霸道女生,得用霸道方式解决,忍让根本不是办法。

  那几天,张颖一看见我就把头低下,脸上挂着难为情,爱说爱笑的她沉默了。看见她这样,我心软,主动向她示好。我后来对张颖说:“我承认我对石磊有好感,他的改变震到我了,但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交往。”张颖看着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我们都是十六七岁的花季女生,对喜欢的男生会心动,这份情感很美,但我更愿意只把这份情愫放在心里。

  或许石磊也懂吧,但他懂与不懂其实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快乐着自己的快乐,把青春的忧伤唱成歌。

  青春那么美好,我们怎可辜负?

分页:【1】 【2】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shangganwenzhang/3424.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