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您的当前位置: 感恩>>伤感文章 

最近更新

致Yang
  致Yang  作者/魏民  作者简介:魏民,1999 年毕业于黑龙江省人民警察学院,同年分配到鸡西市公安局,现在鸡西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情报信息大队工作。有散文收入多种散文集。心属于你的,我借来寄托,却变成我的心魔。你属于谁的,我刚好经过,却带来潮起潮落……  烟雨红尘中,总有起风的清晨,总有绚烂的黄昏,总有流星的夜晚,总有落寞的吻痕。一生之中,也许会有许多人走过你的记忆,只是有些记忆,如绚烂的烟花,稍纵即逝,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而属于刻骨铭心的那一个,也许,...
绿归未至百年
  绿归未至百年  文/绿猫  我看着你走远的背影眼泪“啪啪”往下掉,从包里摸索出手机给你发短信,意气用事:“不合就散,谁的青春都经不起彼此为难。”然后火速关了机。回家后倒头就睡。梦见你站在马路对面,跟我摆摆手,你说你要走了,我焦急地拦住你,我说你等等我,你脸上含着一抹苦笑,你说我就要走远了你已经追不上我了。然后我就醒了,眼泪打湿了枕巾。  梦境真实的触感让我忽然很惶恐,我不想失去你。我抹了一把眼泪,扭亮了台灯,开了机,然后你的电话就冲了进来。我...
带着你的影子去流浪
  带着你的影子去流浪作者/ 苏淮安1跟往常一样,沈小水登机前收到的最后一条短信总是横树发来的,内容简洁老套——一路平安。但这短信,是沈小水的定心符,有了它,旅途才算圆满。飞机即将降落前,沈小水凝视这座城市的夜景,长江与汉江的交汇在漆黑中竟然依稀可见。她已离开它732个日夜,她已不曾见到横树732个日夜。两年的时间,她几乎不曾安定,从东飞到西,从北走到南。朋友对外人提到沈小水会说,那女孩几乎任何时候都可以背上背包上路,没有任何顾忌,没有任何放不下。只有即墨知道不是这样子...
月光很亮,毕竟冰凉
  月光很亮,毕竟冰凉作者/水无心1明兰第一次见到吕明泽时,他正奋力用一个破纸箱为小白撑起一个小窝。小白是条流浪狗,明兰没想到,除了她,还会有人在意一条流浪狗。那是个深秋的黄昏,明兰趁老公李诚出门的空当,偷偷跑去给小白喂食。明兰把中午留下的鸡肉放在小白的食盆里就转身离开。走的时候,小白依依不舍地跟着她走到楼道门口,玻璃球似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她。明兰蹲下身摸了摸小白的头,虽然不舍,可还是狠着心将它关在楼门外。她忘不了李诚阴阳怪气的语气:“你还真是博爱呀,还有工夫替一只野狗操心。你...
再见西城,再见
  再见西城,再见    作者/忘川    2011年10月20日,西城男孩在官网发布解散声明。至此,这个成立了十四年之久的爱尔兰乐队与世人告别。    我得知这个消息时,已是两个月之后的某天晚上。宿舍里没有空调,12月砭人肌骨的风打在那扇永远也关不牢的窗子上,“噗噗”作响。手机屏幕离我的眼睛不超过五厘米,屏幕灯光暗下后,我将它按亮,再暗下又再次按亮——我就这样看着那则消息,没有说话。    我最想分享此时心情的那个人,不在身边。    关于这个...
旧时的梦与天堂
  旧时的梦与天堂    作者/江南雨暖    多多,我喜欢这个调皮的小男孩儿。    艾费多,我同样喜欢这个善良睿智的老头儿。    我喜欢思考影片的名字,却参不透这部影片为什么要叫“天堂电影院”,难道仅仅是因为影片中出现过一家叫“天堂电影院”的小电影院?思来想去,我觉得所有看过的电影里,数这部电影的名字最意味深长。    调皮慧黠的多多对电影非常痴迷。老放映师艾赞多是多多亦师亦友的领路人,他带着懵懂的多多走过艰难的时光,指引他光明的方向。  ...
爱与亲情不能两全
  爱与亲情不能两全    文/小 疼    抵达广州的站台,唐可收到了沈泽的信息:对不起,爱与亲情终不能两全。    在哥哥唐轩的婚礼上,唐可第一次见到沈泽。    沈泽是新娘沈薇的堂弟,眉眼和沈薇倒有几分相像,透出一股子清秀和明朗。只是男孩子个头要高出许多,唐可目测,沈泽应该有180厘米的样子。    整场婚礼,沈泽极好地完成了“保护”堂姐的任务,没有容那帮喝到微醺的年轻人胡闹。适当关口,唐可也及时帮了沈泽一把,将嫂子护在身后,毕竟,如今沈薇已和唐可成为一家,之前,...
献给雅安。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珍惜!
  珍惜  ——谨以此文祭奠那些在汶川地震中遇难的同胞们  当时间一日日的从眼前流过,日历又翻到5月12日的时候,我想到的是一位满目沧桑的老者,面对着河中永不停息的流水轻叹:“逝者如斯。”  是啊,逝者如斯,不惟孔子,几千年后的朱自清,也发出了匆匆之叹,时间来的快去的也快,在我们吃饭间,思考间,聊天间,睡觉间,一点点儿的就离我们而去,等我们终于察觉到他们的踪迹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和太多的美好擦肩而过了。“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rdquo...
心情日志:原来,思念也是一种病
  心情日志:原来,思念也是一种病  原来,思念也是一种病,让人欲罢不能。难以遏制的思念,波涛汹涌铺面袭来。黑夜袭来,深入灵魂,于是,夜的黑黑暗了灵魂,孤寂了这灵魂,让他飘飘然无所归依。  自以为是的我,依然还在跳跳然,却不知早已被这思念中的黑剥离、侵蚀了灵魂,等到想要找到灵魂时,却发现他早已随那思念而去,消逝去了过往的年华。于是,剩下一具空壳,游荡在这纷华繁绕的世上,看人来人往,形只影单。  思念,是一种病。  滴答滴答,小雨淅沥。似委屈,似无奈,似艰辛、似不舍、似不得不舍。  冬去春来。历...
把青春的忧伤唱成歌
  把青春的忧伤唱成歌  作者/杜智萍  我们都是十六七岁的花季女生,对喜欢的男生会心动,这份情感很美,但我更愿意只把这份情愫放在心里。或许石磊也懂吧,但他懂与不懂其实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快乐着自己的快乐,把青春的忧伤唱成歌。青春那么美好,我们怎可辜负?  一  在龙高遇见石磊,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是我小学时的同学,还是同桌,他能考上这所市里最好的高中,真把我震到了。  班上的女生都在背地里评选“班草”,石磊以绝对的优势高票当选。短短一星期的军训,石磊就成了众女生聊天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