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缺与圆满

原创 感恩人生  2019-03-16 10:53:03  阅读 7 次
本站网友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不要被禁止,除非你自己觉得有必要;不要被匡扶,除非你已身心残疾。

  在你的有生之年里,你要骄傲地坐在马桶上,看着窗外的繁花开落写随笔;要在上床和下床之间,在大地发出无我呻吟时写小说;要流连在四季的林间小道上,穿着布衣写散文;一个人走在磷火四起的坟地荒野里,听着野狗的嚎叫,将孤独围戴在脖颈上写诗歌。

  文 | 方芳

  人们都以为,城里是乡村的远方。他们向往美好、时尚,没有尘土打在衣物上的洁净,花花绿绿的各种满足,与便捷。他们中有相当大一部分人,为了这浮于表象的种种,带着满身心的污秽,互相妨碍,如同癞皮狗一样,靠着欺骗与穷凶极恶,才能好好活着。只有那从村里到过城里,并彻底认识了城市之后的人,才会知道,这样的远方,远不如脚下的一抔土。土地,至少还能繁衍、生长出生命的种子和脉流来;而城市,正好是忘了自己的源头的,那个不幸的发源地。由这种不幸养育的人群,正在日渐丧失为人最基本的血性与活力,一辈辈、一代代,恰如日暮之后被黄鼠狼闯进来问好的弱鸡。更可悲的是,或洋洋自得,或绵软无力,他们还将此视为礼教与文化。我们日渐看着这种不幸本身,正四处流溢,满地污染,入侵乡野清流,而束手无策。

  痛心疾首又能怎样?人们仍旧在歌颂——城里的文明,城里一切将人越洗越脏的水。你侧耳倾听,就会清晰地听到,池塘里呱呱夜鸣的青蛙都在说:有关人类的一切,本来都只是一场又一场的骗局。你不要悲观。一切该来的,迟早会来;看不见的,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你眼前。

  因为理解,所以慈悲。走着走着,我戒绝了年少时的盛气。我生活得像一团暮气,而我的精神,始终充满着炽烈的光焰。这两种形态,毫不违和。它们互相滋养,唯有这凡尘的一切,带来干扰。

  我可以不喜欢城市,但毕竟,乡村不是我唯一的选择。我完全可以自我克服一些困顿,在繁闹喧嚣的城市,自建一片独属于自己的乡村。在这片乡村中,我和生养过我的一切共存:我的祖辈,我的居所,我的亲人们,我爱过的悬崖峭壁,我为之爱慕过的乡村森林、五彩四季。

  我可以不喜欢人类,厌恶人类,像站在地狱面前一样,目睹人类无可描述的丑陋而不自知的面孔,但,我必须热爱生命,这和我一样,在这片大地上,无可阻逆地活着的生命:人,和非人。唯有生命最是宝贵,所以,我天性使然,加后天选择——我从不苛求,而是原谅到底,原谅一切人。

  原谅一切人,这意味着,我要本着人类的血肉之躯,去向神明靠拢,而且,绝不能原谅自己——我做什么,都有可能受到来自外界的质疑,受到自己完美主义的苛责。

  可这有什么关系呢?

  无论他人是否我的地狱,我慰勉自己,绝不能成为他人的地狱。我们赖以存活的这个人间,已经不够美好至此,何苦要牺牲更多?

  一切原本都是笑谈。唯残缺,与残缺所致的苦痛永存;唯精神上的圆满,是疗愈它们的药。我们在此间,变得更强大,而温柔。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sanwensuibi/8770.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