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孤独

原创 感恩人生  2019-03-15 10:17:03  阅读 8 次
本站网友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原创: 横笛牧马

  我想要被看见、被包容、被接纳,想要获得那种爱人赞赏的眼神所能带来的感觉。同时,我又感到自己被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让我没有安全感,特别是在那些独处会令人感到尴尬或不对劲的场合。

  ——奥利维娅·莱恩 《孤独的城市》

  斯卡布罗集市

  Sarah Brightman - 测听风云 K2HD

  浅谈孤独

  洛泽河畔春意盎然,昨夜的绵绵细雨给春天新上了一层嫩嫩的黄绿,远处的山巅还笼在纱帐般的薄雾里,河畔的柳枝奋力的冒着新芽,欢快的新燕在河面和柳树间来回穿插,地面湿漉漉的,草坪上还挂满晶莹的水珠,所见之处生机勃勃。

  而孤独的心却一片萧条肃穆。

  挺拔的胡杨没有枝叶,矮小的土丘没有绿意,干热的四周没有气流,蔚蓝的天深不见底……

  说起孤独,自负的人说“孤独是可耻的”,生活中他们极力逃避自己的孤单,殊不知想逃避孤独时候的心才是最孤独的。

  自卑的人说“你的孤独,虽败犹荣”,而他们却不知道孤独给他带来了什么荣,对这类人而言,孤独是被动的,一旦有机会不那么孤独,就唯恐避之不及。

  我常常感到孤独,这种孤独感是刻在灵魂里的。有时想到时间如流水,不知道有什么是永恒;有时看到无垠的星空宇宙,不知道何处是尽头;甚至想到地球都是那么独一无二不可复制,而人类却一遍遍向太空发送信息没有回应,都替人类感到孤独。

  柏拉图《会饮篇》中有个神话,说以前人有四只手四只脚,因为得罪了宙斯,神把人劈成了两半,就是现在的男人和女人;所以人都是不完整的,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找另一半自己,却找不到,因为被劈开的人太多了,有时候以为找到了,其实并不是,有时候甚至怀疑永远都找不到。

  “我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这是人类最早最早对于对孤独感的询问。

  在贝克特的戏剧《等待戈多》中,两个流浪汉在荒原上等待一个叫戈多的人(戈多:Godot,救世主),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要等,也不知道戈多是谁,等待中两人找话、争吵、打架、上吊,晚上有人来送信说“戈多今天不来了,明天准来”,第二天又是和昨天又是一模一样的一天,人就这样日复一日,生命在等待中度过了。

  《等待戈多》象征着我们被推进这个世界里,但不知为了什么。人不可能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但又不能不想,我们既然来了,就要有所企盼。在等待的一天中就奔波忙碌,希望在这一天结束前揭开生存的秘密,人在等待过程中要为自己的等待寻找理由,没理由也要制造理由,这就是生存的含义。只有意识到人生是没有答案的,这样一来人才可能会更自由。

  我见过最孤独的人,就是小王子了。他住在只有一个人的孤独星球上,有时甚至一天看了44次日落,没有比这更孤独的了。

  蒋勋说,孤独和寂寞不一样,寂寞会发慌,孤独则是饱满的,是庄子说的“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要这么说,还真没几个人配孤独。

  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的松子是不配孤独的,爱是她的氧气,一旦缺乏,寂寞就会如黑洞一般能吞噬她的一切,让她绝望和窒息,所以她宁愿活得苟延残喘也不要孤独。

  我把孤独想得庸俗了。

  蒋勋的《孤独六讲》赋予了孤独独特的意义和反思,以哲学家、美学家、人类学的角度,以历史和上帝的视角,把孤独分为了情欲孤独、语言孤独、革命孤独、暴力孤独、思维孤独、伦理孤独六种。这是人类整体的孤独。

  情欲历来是受压抑的,即便在现代的西方,这是情欲孤独的一个原因。

  儒家文化把人束缚在伦理的关系网中,不允许个体的存在,不允许存在隐私,一方面我们不允许别人孤独,另一方面我们害怕孤独,所以迫切把别人从孤独里拉出来,接受公众检视,把别人的隐私拿来公开讨论。群体文化无法容忍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很多人戴面具加入大群体中追求安全感和社会认同,而往往伦理常常是被颠覆的,这是伦理孤独。

  语言一开始是为了表达思想,但现在人们的对话越来越没有意义,有时只是想打破一种孤独感或者冷漠,语言模式化后,语言和思想分离,就只剩下声音,而这些声音无法在生命中产生任何意义。每个人都在发声,却没有人听,这是语言孤独。

  每个时代的革命者都是那个时代的叛逆者,他们创造出一个乌托邦国度,这是他们在现世里无法完成的梦想,他们用血与泪与时代抗争,这是革命者的孤独。革命者在革命成功后,会陷入“产后抑郁症”一般的更大的空虚、非理性抑郁中,并在掌声和喧嚣中把孤独终结为更庸俗的、务实的东西。而革命的失败者保留了孤独的了诗意和悲壮,如荆轲、屈原、项羽之流,这是革命孤独。

  人性里的原始的野蛮和暴力从来不会消失,只会隐藏和转化。改革需要暴力,改革成功需要消灭暴力;战争需要暴力,需要把暴力合理化,胜利又谴责暴力;暴力常常以爱之名、以正义之名,暴力成为艺术的美学。这是暴力孤独。

  思维需要颠覆,需要质疑和对抗。哲学的起点是怀疑,怀疑本事是在和传统的、大众的观点对立,对立产生思辨,当社会只有一种声音不可能产生思辨,而往往是那与99.9%的观点相违背的极端意见和看法在推动思维发展,所以颠覆是孤独的,思维在孤独中产生和升华。这是思维孤独。社会要有从群体里走出去的孤独者,孤独者才能发出不一样的声音,孤独是思考的开始。

  他说:或许美学的本质就是孤独。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sanwensuibi/8627.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