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抹掉时代的记忆

原创 感恩人生  2019-03-13 10:14:14  阅读 30 次
欢迎加入本站网友QQ群:91017152,一起交流!

  文:刘同福

  朋友“白开水”在网上发了一个小视频,那像一幅动态的图画---起伏的山岭,满眼黄灿灿的油菜花,一列绿皮小火车穿行在花海之间,小火车吐着白白的烟雾,似乎在欢快地鸣叫......。小视频很短,只有这幅美丽的图画快速掠过。朋友介绍说,这是嘉阳小火车,在四川省乐山市犍为县。嘉阳小火车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产物,也是世界上唯一还在运营的客运窄轨蒸汽小火车。蒸汽小火车的老祖宗是英国发明家詹姆斯·瓦特。嘉阳小火车1958年出生在中国石家庄蒸汽机车车辆厂,次年7月12日落户四川省犍为县芭蕉沟,一时成为轰动全省的新闻。它的轨距仅76cm,被称为“寸轨”,只有普通列车轨距的一半左右,是世界上唯一仅存的寸轨客运蒸汽小火车,被形象地称之为“原生态的工业革命活景观”、“活着的18世纪工业革命博物馆”。没有去过这个地方,没有看过这个“活景观”和“博物馆”,但是那小火车吞云吐雾,欢快驶行的画面,却勾起了我沉睡的记忆。

  我的东北家乡也有过这样的小火车,那是在林海雪原中穿行的小火车。五六十年代,正是东北林区生产木材的高峰期,小火车是把木材从大山里运出来的主要工具。林业工人喊着号子,把棵棵原木抬上小火车,火车在冰雪世界里呜呜的开出,那整车整车的优质木材就去了祖国建设最需要的地方。

  除了运材,也有绿皮小火车,那是林区里的客运列车。每天固定的时刻,从大山里开出,再向大山里开去,那是林区与外面的世界联系的绿色纽带。山里的珍奇山货,外面的日常用品,都是在这样的小火车上运来运去。小火车承载了那个年代人们的愁苦与欢乐,是一份时代的记忆。可后来,随着木材生产日渐减少,还有其他交通运输工具的发展,林区的小火车就停驶了,慢慢的火车轨道也都不见了。有时回到家乡与同学战友聊起来,觉得小火车还是应该再恢复起来。

  一个年代的记忆,无论是对过来人,还是对年轻的一代都有特殊的精神价值。它会让我们知道我们的起点,也会让我们珍重今天的发展,寻到未来的站点。不光这些,小火车作为旅游设施也独具魅力。试想,在白山黑水之间,坐在那年代久远的蒸汽小火车上,听着咣咣当当的声响,看着如诗如画的山林美景,惬意地拍照,兴致勃勃地发着朋友圈,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这些年,我们在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中破坏了许多具有历史见证意义的东西,那些特殊的符号,具有鲜明个性,有些是无法复制的,毁掉了就再也见不到了。譬如现在城市立体化,乡村城镇化,多少年以后,走进城市你分不清是在广州还是在上海,因为一样风格的建筑,一样的街区一样的超市,一样的地铁一样的机场车站,你会很迷茫;走进乡村,再也找不到那极具个性的农家小院,住进楼房的村民,少了亲邻的隔院呼喊,少了随处可闻的鸡鸣犬吠,少了斜阳里的袅袅炊烟,少了那些独享的乐趣,岂不遗憾!

  真的不该抹掉时代的记忆。

  刘同福,微名:北风轻轻吹。山大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原任山东陆军预备役高炮师政委。酷爱摄影,纵情笔墨,以相机捕捉精彩瞬间,以诗文讴歌辉煌成就。现为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青岛市摄影家协会会员、青岛旅游摄影协会理事、青岛图片库签约摄影师。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sanwensuibi/8446.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