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邻居

原创 感恩人生  2019-01-26 09:29:08  阅读 17 次
本站网友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徐瑾琪

  我喜欢花,也自然喜欢爱种花的人。想来悉尼真的很适合我。一年四季都有各色的花开放,不用担心冬天看到的只有荒凉。从小在中国的北方长大,我印象中的冬天都是灰蒙蒙的。终于,现在的我,再也不用担心冬天的单调了。四处我都可以看见花的踪影。

  每次路过一个邻居的门口,我一定忍不住停下来,看着他家的院子,看看他漂亮的花园。我从来不曾和主人交谈,也许我们不需要交谈。 他家的院子的花一年四季都是开的最旺盛的。小小的花园被打理的井井有条,每个季节都有花盛开,红色的低矮的院墙,藏不住满园的绚烂。

  每天早上去上班赶火车,路上总会碰见这个邻。他同时是一个“拾荒”老头 。他捡塑料瓶子和玻璃瓶子。他仔细的从一家家黄色的垃圾桶里挑拣出来矿泉水瓶子,酒瓶子,装在手里的塑料袋里。他总是穿一件蓝色的毛衣,一年四季似乎都不变,夏天热了,也是一件蓝色的带格子短袖。破破的,但是他的笑容一直都很灿烂。总是远远的和我打招呼。自从我在市中心上班,每天早上赶火车。几乎在同一个地方总能和我的拾荒邻居碰面。我们互相问候,“早上好”,然后一个大大的笑容。有时候,他会把他手里的装了几个瓶子的袋子高高的举起来,使劲的晃晃,用来和我打招呼。有天早上,我出发晚了,他已经穿过了马路,在马路的另一边了,依然远远的和我挥手打招呼。这就是我的邻居,一个种花,“拾荒”的老头。

  也许在一个地方久了,仍然不知道邻居的名字,也许从来不和邻居交谈。但是,可以清楚的知道,谁谁住在几号,几号。一条街道因此也变得很熟悉了,因为每个房子的主人的脸似乎都可以想像。眼睛里看到的不只是房子,看到的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我还有一位邻居,让我印象深刻。她,大约四十岁左右。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穿着一件很鲜艳的不同寻常的粉色的衣服,头顶上带着一个巨大的耳机。在小路上碰见,她很大的笑容冲散了我那天的疲惫。我们打过招呼后,各自前行。她的笑容却让我觉得很特别,因为有一丝孩子般的单纯。过了几天,我远远的看见她从对面走来,她推着一个婴儿的车,很快乐的走路,似乎一直在给车里的婴儿说着什么。当我走了近了她的时候,却发现她车上推的小孩子是个塑料娃娃。此刻的我顿时明白了,她为什么会有欢快的神情,会有那么单纯的眼神。后来我经常见到她,她都是欢快的。偶尔会看见她有时候她就躺在路边的草坪上晒太阳,看见了我打个招呼,她继续晒太阳,听她的大耳机,我继续走路。有时候她带着“娃娃”,有时候她没有带,就她自己。但是,她一直是快乐的。有一次,路过的人看到她躺在路边,以为她病了,关切的询问她,她也不作答,只是安静的坐着。

  她的家就在隔壁的房子里,她只是喜欢在路上呆着而已。时间久了。附近的人都知道了她,看见她的时候,打个招呼,也就各自前行了,不再去打扰她的世界。

  我是喜欢我的这两位邻居的。我喜欢她简单的笑容,孩子般的纯净,和她简单的世界,尽管她的世界是虚幻的,她的孩子也是虚幻的,但是她没有妨碍到任何人,任何人也不必去打扰她的世界。我是喜欢拾荒老人的。他认真的打理自己的花园,认真的拾荒。提着个袋子,一条街一条街,一个垃圾桶一个垃圾桶的去捡瓶子。他在他的世界里很安然。我也是一样,在我的世界里很安然。

  徐瑾琪  大洋传媒原创作者。旅澳华文作家,来自西安,现居悉尼。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sanwensuibi/4757.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