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您的当前位置: 感恩在线>>散文随笔>>梦话

梦话

发布:感恩 分类:散文随笔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梦话

  沈云枝

  大干世界,无奇不有。前天晚上我很是哭笑不得地做了一个梦,恰好朋友来电话,我便绘声绘色说给她听:

  不知怎么回事我竟然与公司的老总打了起来,又仿佛是彼此为着切磋交流功夫进行“文打”式的较量,总而言之是我们俩不可思议地打了起来,而地点竟然是村口的那条小路上。老总自恃高大强壮,动作威猛凌厉,拳脚呼呼生风,向我全身上下雨点般密不透风地袭来。我则不知从哪里学来一身凌波微步的本领,充分施展“以柔克刚”的绝活,如一条泥鳅——不,如一阵风“忽悠”在他的周围,躲闪腾挪,飘忽不定,让老总拳拳扑空,累得气喘吁吁。如此过招了三五十回合,这场毫无来由的“大战”以我的彻底胜利、老总的彻底服输而告终。头儿百思不得其解,问我何以他具拔山扛鼎之力却自始至终在生来文弱的我身上捞不到半点便宜,不明不白地就输了?我很有风度、很“海纳百川”地与他近身演示讲解了一番,让他清楚每一回过招、每一个细节的关键“节点”,让他看清每一次明明我已将成为他的手中活鳖时是如何神鬼莫测地倏然“开溜”……最后他老哥终于眼界大开输得口服心服。

  我把这个故事在电话里讲完了,朋友忍俊不禁大笑不止。其实像这样的事情现实中哪能发生啊!但在梦里能,梦里比这更离奇荒谬更匪夷所思的事儿可以装满几大箩筐。梦是一个无所不能的魔术师,无需魔棒就可以导演出非“人间”的千奇百怪的一幕幕荒诞剧来,与其相比,所有科幻小说、穿越剧情、恐怖影视之类的都是小猫猫!我们可以在梦中猛揍宿敌,在梦中大快朵颐,在梦中腾云驾雾,在梦中幽会情人,在梦中洞房花烛,在梦中万劫不倒;在梦中,生性柔弱的能够勇斗一窝歹徒而无惧色,奇丑无比的可以获得倾国绝色的生死爱恋,一贫如洗的可以住上高楼华屋安享美味佳肴,一向唯唯诺诺的“套中人”也能拍着胸脯扯直喉咙对领导大声说“不”,再看着“人家”惊诧得一愣一愣的大大出口鸟气!如此说来,梦中世界才是真正美好的“自由王国”与“玫瑰花园”啊,她能够帮助芸芸众生实现烦劳尘俗中所有不能、或根本无法实现的“梦”想,至幻想。

  是的,梦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最简单直接最省成本有效的实现载体。既然“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么,白天里把你的那些冲天抱负或“小人之心”想它个一千一万遍,想它个眼眶黑陷额头冒烟,则夜深人静时,一枕黑甜的太虚幻景里将会迎来“美梦成真”的无上美妙!南柯一梦有什么不好,毕竟短短一晌间娇妻环拥美食餍足,位极人臣享尽荣华,刚好妙合“过把瘾就死”的现代人及时行乐的享乐哲学。不是说“不求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吗?曾经拥有了那样一个香脆可口、妙登极乐的美梦,你还奢求什么?!更何况,你的狮子大开口的心理欲求还有希望出现在下一个梦里,再接再厉地推向另一个连皮毛都无法预测的全新境界,你能不对活着怀抱着无限美好的憧憬么?难道人生——不,“梦生”——还不值得你的倾力想像和痴心渴盼么?

  曾有一位歌星激情昂扬声音洪亮地高唱“我的未来不是梦”,这句含义模糊的宣言一时间惹得许多不明底里的少男少女们跟着哼唱。我的看法则稍稍不同,我希望我的未来——会是梦,当然最好是美梦。但是平心而论,孬梦秽梦恶梦也可能会心不想而“事”成的,那么我可以换另一种方式去消享它:就在恶梦醒来的那一刻,尽管我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但是摸摸湿湿的额头,拧下还疼的腮肉,庆幸自己“死里逃生”而兴奋得浑身颤抖——刚才可是结结实实地挨了那个青面獠牙家伙当面一鬼头大刀啊!大难不死,我不敢祈有后福,颈上这颗脑袋还好好竖在那里已属万幸,我还能在阳光下衣食住行蜗角蝇头酸甜苦辣地过日子,还可以继续渴盼明晚枕头上温馨美好些的“一帘幽梦”,甚至可以在梦中向那个算计我一刀的家伙复仇——君子报仇,一晚不迟,好小子,我们下回梦中见!这并非痴人说梦,一位朋友向我说起他曾梦过一个有完整情节的故事,是连续两个晚上分“上、下集”梦完的——而且,是彩色的!想想这多带劲啊,既省电省时省精力,又能够舒服香甜地安睡,这难道不是人生免本万利的一大快事么!

  那个乐天知命的流浪汉庄生在某天醒来后碰到一个难题:他弄不清楚是蝴蝶梦见自己,还是自己梦到蝴蝶?这个问题把他搞得十分苦恼,于是他一生都“走在半梦半醒之间”,在梦与现实的间隙里过着亦真亦幻的日子,说了许多半人半鬼的梦呓。奇怪的是,这样的一些梦话千年以后还一直有人愿意听,并且越来越多的人成了铁杆子“听友”,许多人还为此深深着迷,说它是中国几千年来卷帙浩繁的典籍中最恣肆汪洋、最瑰丽动听的话。这足以证明梦道不孤,无论是英雄还是狗熊都有可能所见略同的:原来对梦里风光梦中境界的向往是古今同一呀!其实,那些人类文明星空中永远闪烁的璀璨光芒,没有多少不是“做梦”的产物,比如“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比如“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比如“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之类——要么是梦境,要么是梦话。

  如果想吃天鹅肉的蛤蟆能被理直气壮地指责为“梦想”,则两千多年前那位发迹前的枭雄面对着高头大马的皇家威仪,牛气冲天的一句“彼可取而代之”就没有理由被津津乐道。总是以成败论英雄,未免过于狭隘和功利化,倘若癞蛤蟆先生经过锲而不舍的努力终于如愿以偿地吃上天鹅肉,我们是否也会指鹿为马地誉它为青蛙王子呢?事实上,无论是想当元帅的士兵,还是希望成为老板的打工仔,以及上古时那位逐日的夸父,填海的精卫,还有传说中未知其有的拔着自己的头发就想飞出地球的那位超级“梦想”高手,让我们激发起更多的应是欣赏和钦佩,而不是一味地泼冷水。事实上,人类目前科技文明发展成果大多是“梦想”的产物,现代人的许多生活方式在古人看来不折不扣是一个梦,比如一碧汪洋的海底竟然能掘出道道来通车,比如蓝天上能穿过白云很“酷”很悠闲地飞翔,比如暌隔千里的情人捂着巴掌大的一块玩意儿即可绵绵不尽地晤对倾诉,比如小小一方屏幕竞具有“纳须弥于芥子”的魔力,轻按鼠标无论天涯海角稍稍算回事儿的东西便可“点”之即来一饱眼福。看来“地球村”一词并非哪个人心血来潮的想象,而是随着她椭圆、优美、和谐的转动不断让我们感受到,触摸到。但是,这一切在古人那里,难道不是——一个梦么?

  人类理性的力量和智慧的光芒,就像传说中那只永不疲倦飞翔着的荆棘鸟,一边把柔弱的心窝紧抵玫瑰的花刺,一边不住地歌唱着星月的光辉和未来的希望。细细想来,我们实在不能轻易嘲笑别人暂时无法实现的心愿日“做梦”,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无数个枕上的片时春梦,将会凝聚成一枝神奇的画笔,涂抹出秋收田野上灿烂的金黄,不断构筑起人类辉煌灿烂的理想大厦。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sanwensuibi/3583.html
分享到:

上一篇:温暖
下一篇:嫁个很傻很天真的男人
  本文标题:梦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