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肯我借天下人

原创 感恩人生  2019-08-17 14:24:04  阅读 8 次

  原创: 筱铀

  上个世纪90年代,北大中文系有位教授,可能以前在借钱问题上吃过一些亏,故每次有人跟她借钱之后都宣称不指望人家归还;但在读书人里头,信守“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的人还是多数,因而,她借出的钱多都能如数收回。一旦有人还钱,这位女教授则喜形于色,载歌载舞,请同事和学生上馆子啜一顿。那架势好像得了一笔意外之财,没有不庆祝的道理。了解她这个特性的朋友,如果想让她请客吃饭,就找个理由向她借钱,然后还她,这样,她就请客。

  显然,这位教授潜意识中把借她钱并归还的人当成了布施者。

  回顾自己这方面的经历,当人开口借钱时,确实颇犹豫一会儿;借出后也确曾有破财后的难过。而钱款失而复得的心情,我虽没有这位北大教授那种极端体验,但那种如六月里喝了雪水似的感觉,大概是没有什么语病的。

  上大学前我一贫如洗,常年身无分文。每年除夕夜父亲发给一二角压岁钱,放在身上,快感阵阵,却时时悲哀于这几角钱最终要离我而去;因为新年一过,须将之主动交还父亲,父亲美其名曰:得收回去,替我交书学费。中考时我曾与一笔巨款——一张二元纸币——有过几天亲密接触。因为得去异地赶考,离家三天,父亲给我两元钱,说以备其间可能的应急。在考试那三天里,我只花销了其中的两角钱——吃了一碗米线,剩下的一块八角钱,考试完一回到家就如数还给了父亲。

  住校,身上是不需要钱的,因为每周末返校,都得带足一周吃的大米和咸菜。当时的社会,完全不像现在这个世道,学校动不动让学生缴这个费那个款……

  我之所以拉拉扯扯说上面这么多,我是想说:没钱的日子能活出另一种踏实,不必处心积虑地拒绝别人,以保住自己省吃俭用好不容易积蓄下来的那点儿钱款;人家开口向你借钱,你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没钱。反过来说,如果你身上确实有钱,人家向你借,你却不借,这时候你要么不得不说谎,说没钱;你要么横着脸说,不借;或者编个理由:因为……所以借不了。

  但无论哪种情况,都比身无分文那种拒绝来得痛快,直截。无产者有无产者的好处——光卵一条藤,别人向我借,没有;借不借别人的,那是我的自由。

  上大学之后,情况有了变化。钱,问题不大,因为家里每月仅给十来块钱,即便有人向我借,你也很难出借。但学校每月发给饭票三十六斤,菜票十九块八——这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可是数额不错的一笔钱。有的同学到了月底,不够吃,就向人借。吃得不够的人,每到月底总是固定的那几位,所以大家都瘟神似的躲着他们。开饭的时候,都尽可能不在他们面前晃悠,免得有人突然开口:我没饭票了,你借我一斤!或者:我没菜票了,你借我两块!

  如果碰到心肠硬的同学——或者人家真的自己也不够,这倒好办,就拒绝道:不借;或者说:没有。怕就怕碰上我这种面皮极薄的人,借吧,自己就支撑不到月底了;不借,又拉不下这个脸。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借出,甚至给予。

  但此后的代价,自己节衣缩食,本来定好的每天一斤粮食,只好减为八两;本来计划的每天五角菜金,只好压缩为三角。最受不了的折磨是心,有些人言而无信,本来说好新饷发下后还债,结果他忘记了,或者压根儿就故意不还。他在那里沾着口水,一张一张地清点生活委员刚递到他手上的一沓崭新饭菜票,你目不转睛地看着,期待对方此时能够想起,有个债主此时正站在他旁边等着,然而他熟视无睹了。这时真想说一声:你欠我饭票!话到嘴边却收回去了。心里真是又急又气又恨。

  如果打定注意不希望人家还钱,这倒了却一桩心事。比如,多年前,有个亲戚短期内两次特意来京,向我借一笔当时在我看来数目相当可观的钱,我考虑到此借相当于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便想了想说,没有;塞给他三千元,又说,你拿着,不用还。

  可自己手头不宽裕的日子居多,我也做不到乐善好施或者视钱财如粪土,所以,每一次,钱不得不从手里借后,难免肉痛,然后是绵绵无绝期的惦记:怎么还不还呢?难道忘了吗?而借钱的人,却不一定会惦记着还给你。

  在这个无赖成群的国度里,钱一旦借出,借者与被借的主动与被动关系就倒过来了,原来是他追着你的屁股求你,现在是你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作揖求饶。

  在这个言而无信的社会里,在等待人家还钱的日子里,被借者因为对借钱者可能赖账的担心所造成的无形的精神折磨和精神损失,往往远远超过借出的钱款数额本身。借钱是可怕的事。

  许多年前,有位朋友急于要出国,突然找到我借三千块给他买机票。他说,他已经向别人借过,包括他的老师,但都未能借到。我想,去自由世界多么令我羡慕,君子当成人之美。于是,我在存款很吃紧的情况下,毅然如数借给那一笔路费。然后,朋友远赴英伦,杳无音讯。我想,假如他在不回来了,我就不指望这笔钱回我口袋了。一年过去,忽听人说,他早回国了,我吃了一惊:回来这么久不联系我,可见,他要么是没钱还债,要么是不想还我;还有一个可能,是根本就忘记了这码事。

  我曾想一个电话打过去讨债,但面皮太薄,话了嘴边,嘴里却像被塞了一把盐,实在张不开来。人家不还我,我不敢去讨,却三天两头惦记这件,这就让自己感到苦痛,同时感叹自己的虚伪到家。

  我在这样的痛苦中又过了两年,却三天两头想起自己那笔一直在外漂泊迟迟未能回笼的可怜的银子。我想啊想,想啊想,终于找到一个不错的借口,去试探那三千块钱回家可能性。给朋友打电话,说想请他在他所在的图书馆替我借两本书。朋友痛快地答应了,说可以帮助,并约定两人见面取书的时间

  我自己心里清楚,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我的银子。但他在电话里居然只字不提及借钱之事。我怀着沉重的心情见面了。他请我吃饭,饭间谈了许多,他却始终不提及还钱。我的心更沉重地往下坠,几乎就要坠到地板上了。我捂着胸口,艰难地站起来与朋友告别。就在我以为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之时,朋友忽然从书包里掏出一个信封,塞给我,说,这是我上次借你的三千块钱,这些年因为没有机会见面,所以迟迟没有还你,谢谢。

  面对这笔从天而降的横财,我不禁愣住了。接着,一股强烈的幸福感击中了我。你……你……真是……这么……我语无伦次了。我的朋友,你真是好人啊!我想。事后回忆,当时我的眼里可能泪光闪闪,至少是溢彩流光。

  《哈姆雷特》中波洛涅斯对儿子雷欧提斯反复叮咛:不要向人借钱,也不要借钱给人。又有人化用曹操一句话说:宁可我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借我。不向人借钱有人可能做到,但坚持不借钱给别人,在这个商品经济社会里难矣。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sanwensuibi/27428.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