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依旧选择相信

原创 感恩人生  2019-06-12 10:16:31  阅读 10 次
欢迎加入本站网友QQ群:91017152,一起交流!

  新闻161班 王菲  文传院花山文学社

  假期坐飞机回家,当我推着行李箱从出口处出来时,我没有见到前来接我的父亲,便坐在出口旁的椅子那等候。行李箱子放在我脚边,买的土特产放在我旁边的椅子上,我坐着玩手机等父亲来接我。

  “姐姐?”一个稚嫩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听到声音的我便从手机中抬起头,发现一个偏瘦略高的男孩站在我面前,大概8,9年纪的模样,嘴角周围沾满了红红的酱汁,应该是刚刚吃过东西没有擦嘴巴,模样甚是可爱。“姐姐,你好!”他甜甜的跟我打招呼,看了看便坐在我放特产的那张椅子上。我回其一个微笑,说“你好!”可看到他一直盯着我的特产看时,我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嘴角处,我想起了在昆明火车站发生的事。

  那是去年国庆去云南旅游时,在昆明火车站发生的事。

  从自动取票处出来,走到了一个很大的走廊,走廊里柱子的角落都堆放着三三两两的行李,还有两三个人团坐在旁边。我想,这应是等人休息的地方。因不熟悉火车站,朋友去找检票口了,而我则背着一个包,手里提着两袋零食站着走廊的角落里等他。

  我观察着周围的人,发现大部分人都是三五成群的,应是结伴而来。突然,一个小男孩闯进了我的视线。他皮肤暗沉,是云南特有的肤色。他看上去很瘦,像是营养不良,所以显得他穿的衣服很宽大。他走到一位妇女面前,我以为小男孩是那位妇女的孩子。可是小男孩的话却我倍感意外。

  “阿姨,可以给我一块钱吗?”就在我惊讶中,我看见那位妇女冷漠的摇了摇头。小男孩仿佛感到很沮丧,低着头走了。在我以为小男孩放弃要一块钱的想法时,我看到他走到一位中年男性面前说“叔叔,可以给我一块钱吗?”只见那位中年男性看了小男孩一眼,就无情的转过头去不再理会小男孩。我在想,小男孩是和父母走丢了吗?可是他为什么要拿一块钱呢?就在我沉思时,我看到小男孩朝我走来,他来到我面前,对我说“姐姐,可以给我一块钱吗?”我沉思了一下,看着小男孩期待的眼神,我笑了笑,说“可以。”说着我便从背包里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块钱给了那个小男孩。让我惊讶的是,小男孩在接过钱后笑着对我说了声“谢谢!”我愣一下,笑着对他说“不用。”也许他只是单纯的想要一块钱搭车。

  等我朋友回来我们便到距检票口前不远的地方休息,只因我觉得时间还早,不想太早进候车厅。我们聊着这次旅行的所见所感,甚是快意。

  不知不觉就到了正午,朋友怕我饿,就去旁边的店买点东西给我填肚子。朋友走后不久,一位皮肤是健康小麦色,身材微胖,手里还拿着个印有德克士字样但空无一物的纸桶的男孩走到我面前对我说“姐姐,可以给我一块钱吗?”我看着这个小男孩,他比上一个小男孩略高,应是9,10岁左右,他的脸腮沾了泥,有点脏。我看着他,犹豫了一下,说“抱歉,姐姐没有一块钱。”

  我以为那个小男孩会走开,可他却指着我手上的饮料说“那姐姐,你把这瓶水给我吧。”语气里完全没有一点商量的意思。我不禁有点恼,说“不可以,这瓶水姐姐喝过了。不能给你。”出乎我意外的是那小男孩居然在我拒绝将饮料给他后跪了下来,把那个桶放在前面,头抵着桶不说话。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看了看周围,发现周围的人都看向我这边,顿时觉得有点难堪。

  我蹲下来,从袋子里拿包海苔柔声的对他说“姐姐给你零食可以吗?”在我以为小男孩会同意时他却抬起头看了看我手里的海苔,摇了摇头,说“不要!”

  在我不知所措时,朋友回来了,看到这情景,一边问我怎么回事,一边将买给我的德克士鸡块放到我手里。在我接过朋友给我买的食物后我感觉有一道炙热的目光盯着我手里的食物看,我看过去,发现那个小男孩以热切的眼神看着我手里的食物,目光比刚刚看着我手里的饮料还要热烈。我简单的向朋友讲诉了一下情况,朋友听后微微弯下身子温柔的对男孩说“姐姐的饮料喝过了,不能给你,拿海苔给你好不好?”小男孩摇了摇头,指着我手里的德克士鸡块说说“不给我饮料,我就要那个。”说完便低下头去俨然一副你不给我,我就不起的样子。

  这要求太过分了,在我正要发怒时。“嗨!”却听到一声喝响,我抬起头便看到不远处一位穿着黑色的外套,卡其色的牛仔裤,手里拿着一个黑色旅行包的叔叔看向我们这边,只见他朝我摇了摇头便走了。

  我看着那个叔叔的走的方向,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那个小男孩,更加确定了我心中的想法。我再次看了一眼那个小男孩就转过头去,不再看他。我估计再过一会他看到我不理他,应该就起身离开了吧。

  我吃着朋友给我买的鸡块,用余光看着那个男孩,他依旧跪在那里,手分别放在纸质桶的两侧,低着头,一副我欺负他的可怜模样。最后我终究无法做到视若无睹,便将手里的鸡块举到小男孩的面前说“诺,给你。起来吧!”

  小男孩接过鸡块后站了起来,向我鞠了个躬,说“谢谢,姐姐。”便愉悦的走开了。

  小男孩走后,我心里是百感交集,我很不想将鸡块给他,可他却用如此极端的方式逼我妥协。

  我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男孩,我板着脸严肃地对那个男孩说“别坐姐姐这!。”他仿佛没听见我说的话,只是朝我笑了笑。

  “别坐那里!”我加大了音量。

  他像听懂似的站了起来,可他的脸上却一直挂着笑容,让人他怀疑是否听懂了我说的话。这时一位稍年轻的妇女走过来,嘴巴张开,好像在说着什么。我看到男孩对那妇女笑了笑,就挽着妇女的手走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这时我才发现那位妇女手上拿着块白板,应该是来接人的。那么刚刚应该是在叫男孩的名字。我心里涌起了不安,为自己的恶意揣测而感到愧疚,为自己如此不友善的对待一个小孩而感到愧疚。这愧疚直到父亲来接我时而进一步升华。

  我站起来准备提起装特产的袋子,却发现袋子旁有一个白色的塑料袋,袋子里装着一块烤翅。我记得我放特产之前是没有的。难道,我转头望着男孩和妇女走的那个方向,内心被愧疚感给充斥着,久久无法散去。

  “对不起!”我对着男孩和妇女走的那个方向用自己才能听的声音动了动嘴唇。

  我想男孩应该是吃不下了,丢掉怕被母亲责骂,便想借我手处理这块鸡翅。而我却做什么?以自己的经历去以偏概全,对他恶言相向,而他却一直对我以笑相待。男孩的笑脸浮现我的脑海里,那嘴角边的红红酱汁格外显眼。

  也许我们曾被欺骗过,受过伤,留过泪,但无论如何都不应对这世界失去信任。生活美好的,但美好的东西总是伴随着邪恶。所以,哪怕这世界善恶参半,愿你依旧微笑下去,仍然选择相信生活的美好。

  文/新闻161班 王菲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sanwensuibi/19427.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