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榆钱正当时

原创 感恩人生  2019-05-14 09:33:01  阅读 1 次
欢迎加入本站网友QQ群:91017152,一起交流!

  贺英

  天又任性地凉了起来。

  蜷缩在窗下和母亲并排望着外面。母亲说:“楼下树上榆钱正好。”是啊,一簇一簇鲜绿的堆积在枝头,像极了碧玉的珍珠,在风中随意地摆动,泛起的微光有时能晃到你的眼。

  “我小时候吃过吧!”我佯装着问母亲,丝丝缕缕的榆钱甜味已泛在舌尖。

  母亲并没有接我的话。“你看低的那几枝上已经没有了榆钱了。”顺着母亲的指点,我看见那棵茂盛的榆树下几乎与人一般高的枝条上现出了几分光秃。

  “几个同龄老太太做榆钱饭了。”

  “榆钱饭”是小时候就听奶奶讲过的“故事”。那个年代物资匮乏,入春三四月青黄不接,包括奶奶在内的七八个孩子由于挨饿面黄肌瘦,当榆钱刚长出形,大人们就抢着一树一树的捋下来,在凉水下冲洗干净,焯水下饭。见鲜的榆钱还没尽情享受过春天的滋养,便成了桌上餐。接济着柳芽儿,杨树芽儿,总算能等到田野里的野菜相继冒芽儿,大自然给了当时人们最好的馈赠。

  “想吃吗?”母亲说赶明儿咱也做。我摇了摇头。

  “当年你哥哥哭闹着不吃窝头,可你们哪知道我们吃的窝头尽掺着榆钱。”母亲总爱讲起这一段,随后跟着的是一声叹息。许多记忆尤如翻出的一道道旧伤,当时的痛感还在。

  我翻了一遍又一遍的记忆,却找不出母亲说的过往。当榆钱在枝条摆弄着圆嘟嘟的身体,中间的颗粒鼓胀的饱满时,小伙伴们把书包随便往树下一扔,手脚灵敏的孩子蹭蹭就爬上了树。树下的我看着他们把鲜嫩的榆钱捋一大把,双手捧往嘴巴里送,跟着直吞口水。仰着头的姿势换来了同情,树上的小伙伴用尽力气折下一枝,“施舍”了树下的我们。迫不及待的张口,一大把榆钱满口嚼下去,甘甜清新的味道顿时在嘴巴里炸开,唇齿间满是春天的味道。

  这味道随着春的更迭,已然淡了许多。母亲早打算好了,等我到家了就把榆钱切碎拌在玉米面里,捏成窝头的形状,蒸着吃。她说:“人啊,大鱼大肉吃多了,也该忆忆苦日子,生在福中的时候要懂得惜福。”母亲总是又想起了那凄凉的童年,比五岁的自己小两岁的妹妹不幸夭折,年年榆钱正旺,她总会念叨“姊妹两人一个娘,一个圆来一个长,一个死在春三月,一个等到秋风凉……”

  窗下一树榆钱正当时,忽然站在母亲身边的我看着这位大字不识一个,却勇于孑然一身闯内蒙的身影有些感伤,轻轻的勾起她的手臂,她回身看了我一眼。

  “想吃了?”

  “嗯”我忙不迭的点头应答。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sanwensuibi/15289.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NEXT:已经是最新一篇了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