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主人

原创 感恩人生  2019-04-10 09:41:39  阅读 1 次
本站网友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文/陈晓君

  我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小柴犬,那时我还不太懂我是如何普通,只是朦胧间听见男人女人在争论:

  “你在哪儿弄回这么一条土狗?这么丑。”女人嫌弃的声音响起。

  “我同事家的狗下了一窝,我看挺好玩的。你看,你看,虎头虎脑的多招人稀罕。我都抱回来了,咱养着吧。”男人讨好地说到。

  “不行,太丑,太土,太普通了。牵着它出去溜,丢不起人,赶紧扔了。”女人不悦的声音传来。

  “也是哈,是有点土”。男人妥协地说道。

  就这样,因为我的品种太普通,不能给主人争面子。就在那一天,我被女人丢到一个狭小而又臭气熏天的空间里。我使劲地叫,就是没人理我。眼前漆黑一片,我又冷又饿又害怕,伤心得要死,可嗓子已经发不出声音。我想那个给过我吃喝的男人,恨那个丢掉我的女人。

  就在我绝望时,眼前一亮,一双大手把我托起来。

  迷蒙间,我看到那个男人,就是我的主人,我哽咽了,他来救我回家了。

  不对?这是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不,应该说是老了的男人。他把我抱到一个干净温暖的屋子里,还给我洗了个暖暖的热水澡。他一边给我洗澡,一边说:“怎么就给扔了呢?多亏我撞见,捡回你一条小命,要是挨到天亮,你就得冻死,唉!得了,以后就咱爷俩一起过吧。”我虽然听不全懂,但我知道,这个老人现在就是我的主人了。是他救了我一命,是他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我下决心,一辈子都跟他在一起,保护他。

  我刚吃饱,想要躺在主人给我准备的垫子上美美地睡一觉,突然传来敲门声。我大声提醒主人,主人从厨房跑出来,一边用围裙擦着手,我赶紧跟在主人身后竖起耳朵警惕着,我要保护主人。

  门开了。咦?怎么是他?

  我的前主人就站在门外,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他是来接我的吗?他没有遗弃我,我就知道。我激动了,使劲地摇着尾巴扑上去。

  痛。我顺着地板滚着,我的头咣的一声磕到玻璃茶几上,晕眩间听到稀里哗啦东西掉到地板上的声音。我的心好痛,要比头还痛上一百倍。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你踢它干什么?你可以不喜欢它,但你怎么能伤害它。”随着声音的临近,我被一双手拖了起来,是我现在的主人,我记得这双手,它温暖而有力。我的心踏实了。

  另一个声音道:“这狗都扔了的,你怎么捡回来了?”

  “什么?你扔掉的?好歹是条命,要不是我撞见,它肯定冻死了。”这个声音愤怒地说道。

  “爸,不上档次的柴犬,你也别养了。”

  “放屁,啥品种难道不是一条命?救一条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作孽吧你。这小东西多懂事,怎么下得了手,你们怎么能这么狠?。”主人一边骂他一边用什么东西温柔地擦着我的头。

  我流泪了,不是因为头疼,是因为主人的话,我知道,我不会再被扔掉了。

  日子似乎过的很快,我经常打滚疯闹的绿地上,小草黄了又绿,绿了又黄。我也不知道是多久,反正我长大了。主人给我换了两次窝,垫子一次比一次大。毛茸茸,软乎乎的,我好喜欢。我常常跳起来捧住主人的脸就舔,这是我最喜欢干的一件事。我好喜欢我的主人,他也喜欢我。他吃什么东西都会分给我一些,还教会我很多本事。我会在主人后背痒痒的时候,给他叼来那个带着齿子的长长的东西,主人拿着它挠痒痒。我还会在主人要带我出门时给他找来鞋子。这也是我最愿意做的事情之一,每次穿鞋子,就意味着主人要带我出去玩。我最喜欢玩了,尤其是喜欢小区里的一只叫花花的小母狗。花花长得老漂亮了,白白的毛发,高贵得像一个公主。小区里有很多和我一样喜欢她的狗。哼!我才不管呢,等我以后就找她做媳妇。

  主人的家里很少有客人,大多数时间都是我和主人一起生活。偶尔,前主人会来,但丢弃我的那个女人一直没来过。主人似乎很喜欢他的儿子,每次他来,主人都会乐得嘴都合不上,还给他买好多好多好吃的。我还是有点害怕他,躲得远远的。他也没再踢我,只是常常用嫌弃的眼神看我。其实,我也不喜欢他,常常眯起眼睛装作看不见他。但还是盼望他来,他来了主人就高兴,我还能跟着捡点好吃的。可他并不常来。我想不明白,主人这么喜欢他,为什么他不总来呢?

  主人经常拿着一个本子一样的东西。那里面夹着好多他儿子的照片,主人总是在灯下看起没完,还傻呵呵地笑。我不喜欢他儿子,可是主人喜欢,我也就不讨厌他吧,只是害怕更多些。

  我们的日子本来可以这么好好地过下去,可灾难还是来了。

  一天,主人洗澡,只听“咣当”一声,接着是一声惨叫。我吓坏了,赶紧跑过去叫主人,可是,我怎么叫他都不给我开门。我好容易把那扇门弄开,只见主人躺在地上,胳膊的骨头都摔得露出来了,淌了好多血。我害怕极了,我使劲地叫,使劲地用嘴巴拱他,可他就是不理我,就是不起来。

  我哭了,我好害怕。就这样一天又一天过去了,我吃不到东西,饿得发昏。主人的身上发出一股难闻的怪味,我实在没力气站起来,就使劲爬,爬到主人身边,把嘴巴放到主人的耳朵边上,我知道,主人最喜欢我这样。可主人还是不动。我伸出干涩的舌头舔他的脸,我忽然特别想咬一口他的肉,吃了他的肉,我就不饿了。可这时,我看到主人在朝我笑,那双温暖有力的大手就在我的头顶抚摸着我。我的心一痛,不,我怎么忍心吃主人的肉?不,饿死也不能这么办。

  恍惚间我好像明白了,主人可能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我不能让主人一个人孤单地走,我得陪着他,我必须陪着他。前面有光照过来,我看见了,我看见了,主人就站在那里,就站在那里,我拼命地跑,我要陪他。

  主人见到我的一霎那,我看见他哭了,嘴里还不停地喊着:“虎子,我的虎子,你怎么来了?你怎么来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让你受罪了。我的虎子。”我扑到主人的怀里,用干涩的舌头舔着他的脸和手,我流着泪告诉他,我好想他,我好饿,我好渴。

  我想让主人带着我去找东西吃。可是主人就是不走,他一直回头望着一个方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我看到了主人的身体还躺在卫生间里,而我的身体就躺在他的边上。

  我安静下来,我知道,主人伤心,我能做的只有好好安慰他。

  不知道又过了几天,只是卫生间忽亮忽暗地闪了十几次。这一天,门终于被打开,主人的儿子来了。他看到我们的身体后就瘫倒了。我听见他在哭,我看见主人也在哭。然后,他打电话,不一会儿,那个丢掉我的女人头一回出现在这个家里,她用手捂着鼻子和嘴巴,远远地望着我们的身体,嘴里含混不清地骂:活着恶心人,死了更恶心!主人的儿子瞪了她一眼,说:行了。这房子、存折还有丧葬费,保险公司还有钱……要是天天死人,我还发了!女人就不再吭声,也打电话。不大工夫,两个戴着白帽子白口罩的男人进来了,他们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一些长长短短的笔,还有小盒子,他们在主人的脸上画着画,画完以后,一帮人来把我们的身体抬走了。

  主人牵着我,走过小区草坪。远方灰蒙的一片,不知道有什么,可我们朝前走。那一刻我快活极了,我不再害怕看到主人的儿子……主人,我一定想尽法子讨你喜欢,决不惹你生一点点气。你再也不会孤独,主人。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sanwensuibi/11524.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