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您的当前位置: 感恩在线>>亲情文章>>父亲的眼泪

父亲的眼泪

发布:感恩 分类:亲情文章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父亲的眼泪

  陈巧莉

  从小,父亲在我的眼里,坚强得如同一座压不倒的大山。在我十九岁前,我从没看见父亲掉过一滴眼泪。可有一天,父亲还是落泪了。因为那一天,奶奶走了。

  三岁就失去了父亲的我的父亲跟着奶奶吃了很多苦,他穿过草鞋,咽过谷糠,儿时的他用尝尽“饥寒交迫”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可穷困并没有让幼小的他变得古怪或消沉,看着每到用餐时间却还在“厚着脸皮”向左邻右舍借点米汤下锅的母亲,他心疼极了,为改变现状,小小的他开始想着各种力所能及的办法。五岁,他帮村里的大婶照看孩子;六岁,他从早到晚帮别人摘地里的红署;七岁,他学着大人挥着刀偷偷去村大队的山上砍柴火,然后边走边打听,步行十几二十里将两捆柴火挑到一个叫白溪口的集市上去卖。而这期间不管换回了什么,父亲总将它第一时间交给他的母亲。

  七岁半的时候,父亲上学了,他高高兴兴地背着奶奶用捡来的破布条缝起的一个粗布包。父亲很聪明,极其好学,长相又好,不到三两天便得到了老师的喜爱。老师心疼父亲缺吃少穿,总是将父亲留下来在她那里吃点啥,可父亲吃得很少,但凡能带的,他就会省下来将它揣在手心里,等到放学,他便一路奔跑着将它带回去给奶奶,奶奶再将仅有的一点东西细细地分给她的其他三个孩子。

  日子就在这样的状况下一天天过去了,奶奶让父亲半顺半挨地读到了小学四年级。那一天晚上,奶奶坐在窄窄的四脚凳上,她把父亲叫到身边,说:“春啊,你已经读到了四年级,该知足了,明天就让你弟弟去读吧!”听完奶奶的话,父亲点点头,他没有哭,他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小叔比我的父亲小三岁,爷爷去逝时,小叔还只是不到四个月大的小婴儿。

  父亲不再去上学了,老师三番五次找到家里,她想劝奶奶同意让我的父亲继续上学,学费由她来支付,甚至她极愿意收养我的父亲,她说她喜欢父亲这样聪明伶俐、懂事上进的孩子。可奶奶死活不同意,奶奶说,家穷,再穷不卖孩子。而那时,我的父亲在她眼里已经能干除读书以外的很多事。经过三番五次后,老师终于没再为我父亲的事登进这个穷困破败的家。

  从那以后,父亲便跟着奶奶和村里的大人们一起在地里干农活,抢公分,换粮票。而裹过小脚的奶奶在地里干不了多少活,父亲就拼了命去干。夏天的夜里,有月光,照得田地里一片亮堂堂,父亲便跨着自己编的竹篮子去刚收割完稻子的地里捡稻穗。有时也在小河里捞一碗小鱼回来。可奶奶不喜欢父亲捞鱼,因为家里买不起盐。清水炖起的鱼没下盐,破屋子里便飘浮着满满的鱼腥味,半天也散不去。

  渐渐地,父亲长大参了军。在部队,他废寝忘食地学习,以增长自己的知识。多年后,从部队转业回来的他进入县交管局工作,可奶奶却非要父亲回家养蚕干农活,认为这样挣钱多。一向把孝放在首位的父亲不得不顺从奶奶的意思。于是,父亲又回家当了农民,种瓜、养猪、喂蚕、包鱼塘,样样都不落下。直到那一年因为运送猪仔,我的母亲从拖拉机上摔下来脑部受伤不能再干重体力活,而我也要到县城上中学了,父亲才带着母亲住进了县城。在我们租住的那间不到二十平米的老屋里,没有厨房,没有厕所,奶奶却是往返来住的常客,为此,我时常听见邻居们有意无意间的笑话。可父母亲从不觉得那有什么,他们说,我们住到城里来,奶奶就孤单多了,只要奶奶乐意,她想在这里住多久就住多久……

  奶奶是在八十九岁那年的冬天走的。奶奶走的那天,空中飘着大雪,操场上、树上、屋顶,到处都被白雪覆盖得特别明亮,这样,奶奶的那间屋里就显得特别特别暗。而那之前,为了照料病中的奶奶,我的父母亲扔下了重金包揽的整片山上成熟的桔子,带着钢丝床回村住进奶奶的屋子已经有一个半月。可奶奶的岁数大了,他们细心的照料也没能将她留住。奶奶是在我父亲的怀里闭上眼睛的,那时,她用还有一点余力的左手从上到下摸着我父亲的衣扣,摸到第三个时,她的手就落下了。就这样,父亲成了奶奶真正的送终人。我在给奶奶换衣裤时,还看见父亲眼里不停落下的泪。

  如今,多少年过去了,生活在县城的我们早已从当初租住的老屋里搬住进了自己造的五层高的楼房,可父亲仍会在想起奶奶的时候悄悄落泪。他说,如果现在你们的奶奶还活着多好。从那时起,我便记下了,人内心的那份孝心,不一定是感天动地的伟大事迹,它恰恰是荡漾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qinqingwenzhang/3739.html
分享到:

  本文标题:父亲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