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您的当前位置: 感恩在线>>亲情文章>>过年

过年

发布:感恩 分类:亲情文章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过年

  朱亚圣

  转眼间,新春佳节就要来临了,日子如白驹过隙,过得好快啊。看着街头匆匆忙忙的脚步,每个人大包小包地拎着,心情似乎都愈发舒畅,自己就在心头默念着,冬至刚过,春的气息就近了,真的要过年了。人不管年龄大小,都会怀旧,都会回忆。同样,过年也让我想起了以前的生活片段,勾起了早些时的难忘记忆。

  尽管我是70后,乡下的日子已不再那么难熬了,但杀大猪过大年,却还是保留的一个传统节目。我的父母都是勤劳的乡下人,老屋边的芭乐树下盖起了一个猪舍,养着几头猪,那时的猪都是养到快一年了,特别是临近春节才屠宰的。天还没亮,大约五六点钟,镇上的杀猪师傅就来了,大厝里电灯透亮,五六个大人忙着起火烧水。不一会儿,就响起了猪被挨刀时的嚎叫声,我和弟弟吓得一溜烟从床上跳起来,跑到小溪边,等到半小时后才敢回家。天全放亮了,母亲叫我们端着几盆猪血给邻居的大伯大婶们,大家笑纳后,就从米缸里舀出一碗米,让我们“随”回家。这头大猪是要拿到镇上去卖的,换钱回来过年用。当然,春节前后,我们是猪肉、猪肝、猪血、猪肠子吃个痛快,一饱平时没有的口福。

  老家地处闽粤两省交界,不沿国道不靠海,小时候对海产特别陌生,很难吃到,记忆最深的是本地鱼塘自产的鱼了。在乡下,每个村庄都会有几口池塘,放养着草鱼、大头鲢鱼、鲫鱼等,品种少得可怜。快过年了,一二十个大人就穿着捕鱼专用的橡胶做的连体衣,手里拿着大网跳进冰冷的塘水中进行围捕,慢慢走到池塘中心时,很多大鱼纷纷从网里跳了起来,场面十分壮观。池塘一角,池水正在同步的泄了出来,等到最后,大鱼基本抓完了,水也排得差不多,露出了塘泥,这时,就有很多小鱼小虾、泥鳅、泥蚌暴露目标,让我们这些小孩子捡个够,满心欢喜带回家。那些新鲜的大鱼,每尾都有七八斤重,大的甚至十多斤,迅速出现在镇里的菜市场。记得有一年,我骑着脚踏车载母亲去买一尾鱼回家过年,那草鱼足足有七八斤,为除夕之夜添色不少。

  母亲在茶厂工作,虽然有工资,但不高。不管怎样,快过年了,她都会带我和弟弟两人到村庄里唯一一家开在路边的裁缝店里做新衣。母亲先是从镇百货大楼买回布料,然后让这位裁缝大哥给我们量体裁衣,一做就是“一整身”的,即裤子和上衣。那时用于孩子的布料大多是蓝色的,选择余地小。裁缝是个勤快的外村人,没日没夜加班,他做得一手好衣裳的功夫最终赢得隔壁一位女孩的芳心,三四年后就结为夫妻。在等候取新衣的日子里,我们两兄弟是既开心又难熬,盼了四五天,终于盼来新衣裳。正月初一,我们俩如约加入了穿新衣的人流中,别提多神气啊。

  岁月如梭,很多上个月或上周的事情,有时转眼就忘了,但小时候过年的情景历历在目,久久难忘,特别是过年前夕关于杀猪、买鱼、添衣的细节,更是牢记在心,仿佛发生在昨天,发生在梦境里。毕竟,这里面渗透着父母的爱,邻里的情,以及浓浓的乡村风俗风貌,就像你的影子,不管你走到哪里,它就在你的身边。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qinqingwenzhang/3585.html
分享到:

  本文标题: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