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要斗争,更要幸福

发布:感恩 分类:亲情文章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要斗争,更要幸福

作者/花妖

1

生日的那天,她大包大揽主动表示要带我逛街买衣服当礼物,可真当我看中了一件小外套的时候,她却开始百般挑剔,说就这么点布料,却这么贵,显然不合算。我毫不留情揭穿了她的那点小九九:“你到底是嫌布料少,还是嫌贵?”

店老板在旁边打圆场,说看不中谈不拢都不要紧,再看看别的。哎,你们两个真像姐妹两个呢。

我嗤之以鼻,她却马上神采飞扬起来,不好意思地含羞带喜:“真的?”店老板嘿嘿地笑,说真的,吵起来没大没小的,根本不像母女倒像姐妹。

跟她吵的这一架,其实早在意料之中,我从来不会奢望有跟她心平气和相处24小时的那么一天。有好多年了,我和她一直都是吵吵闹闹,她说我叛逆期来得早,去得迟。我毫不客气反唇相讥:“是你的更年期来得早,去的时候还遥遥无期。”

其实我们两个也不是从一开始就这样的,现在想起来,两个人的针尖对麦芒似乎始自蔡天扬成为富翁的时候。我抱怨她当初是利用了我的年幼无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大打了亲情牌,从而把我的抚养权争到手,然后就成功地让我输在了起跑线上。当初要是让我归蔡天扬抚养,现在就是富二代了。再加上我的天然属性,就是货真价实的白富美了,而不是现在的女屌丝。

她哼了一声,说合该你就是屌丝命。他之所以能够发展到今天,只是越是无产阶级越革命而已,要是拖着你这么个油瓶子,估计他现在依然是个工薪阶层,你也依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屌丝。

2

蔡天扬和她离婚后,对我只拥有每周一个晚上的探视权。每当星期五下午,蔡天扬都会按时出现在学校门口,等着接我去欢度周末,这也是每周我最快乐的一天。好吃好喝好玩不说,至少,每周也就这一天的晚上,我才有机会彻底摆脱她的唠叨。

跟蔡天扬会了面,他照例会问我三个问题:想去哪吃?想吃什么?想玩什么?

最终的结果就是他带我去一家豪华餐厅,山珍海味,吃到撑。然后我就坐在游乐场边上,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疯狂玩乐,生怕稍微一晃荡就把嗓子眼里的好东西漾出来。我说蔡天扬你怎么这么没有想象力?你表达父爱的方式,难道只剩下吃了?蔡天扬眨巴着眼晴:“那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说出来听听。”我指点他:“比如说,笔记本。”

蔡天扬就这点好,执行力良好,笔记本手到擒来,还是苹果的。可是笔记本在手里还没玩熟,就被她给偷偷地转卖了,说是怕影响我学习。为此蔡天扬专程来找她吵架,说你没有权利卖掉我给女儿买的礼物。她很不屑地不跟蔡天扬恋战:“闺女都是我的,何况她手里的笔记本。”

我一直怀疑当初她争取我的监护权,就是因为贪小便宜。当时房产证和女儿的监护权是捆绑销售的,谁得到了我就得到了全部,谁失去了我谁就得净身出户。从小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蘸着唾沫点钞票的情景,后来单位发工资都是打到卡上,她还闷闷不乐了一阵子,觉得钱一旦变成数字,就失去了点钱的质感,是对钱的亵渎。

上初中后我给她读《欧也妮·葛朗台》。她也曾经冰雪聪明过,自然听得出我的弦外之音,赶过来捶我,说像你这样的刻薄孩子,也就我这样的慈祥妈妈才肯要你。

我不服气,说像你这样的吝啬鬼,任哪个男人都不要你。

3

虽然这句话说得有点伤人,不过她似乎并不怎么在乎。因为这样的话,姥姥好像曾经也说过。听姥姥说起过,当初她坚持要我,受到了全家人强烈且一致的反对,老舅代表全家发言,说一个离婚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即使是个女孩,下半辈子也不好过了,要找对象也只能往四十以上数了。不如,顺水推舟给蔡天扬。

然而,她不为所动,坚持去抢我的监护权,并且最终成功了。但是一切都不幸被老舅给预言对了,她虽胜犹败,蔡天扬虽败犹荣,先是给人打工,然后自己开店,我上高中的时候,他已经一副富商派头了,还找了个真正跟我可以姐妹相称的小媳妇。而她,一直“独善其身”至今。

按照她的规划,我应该一直在家门口上小学、初中、高中,然后上大学。再然后,就是在家门口找个工作,找个对象,然后结婚,说这样安心。但让她始料未及的是,高考一结束,我就悄悄填报了外地的大学,远在天边。

木已成舟了,她虽然唠叨个不停,可也没有办法,只好暗自感叹“女儿大了不中留,就当我没生这么个女儿好了”。不过话虽这么说,除了一年中寒暑假我回家,她还总会把年假分成两段专程来看我,一边大包小包地分吃的,便宜了宿舍里的那帮饿鬼,一边床上床下搜脏衣服,给我干净的脏的全都洗一遍,还一边埋怨:“谁让你离家这么远的,攒点钱都捐献给铁道部了。”

这就叫人穷志短了。我上大学以后,人家蔡天扬来看我比她勤多了,花的钱也比她多得多,可从不抱怨。

终于有一次,在离家千里迢迢的遥远南方,他们两个狭路相逢了,相遇在我的宿舍。那天晚上蔡天扬请客,她也作陪,饭后我一手一个,三个人并成一列一起在校园里散步。多少年没有这样的场景了,他们两个显然都有点手足无措,虽然很是幸福,可我也有点伤感,说如果你们当初不离婚,我们一家三口经常这样该多好。

“别瞎说了。”她说,“世界上的事,不可能倒着推,当初不离婚,他可能不会当老板,你可能不会到这里来上大学,我……可能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左手是父右手是母,可是他们两个现在明显不般配,相比较而言,她要苍老许多。我心里恻然,嘴上却依然不依不饶:“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你当初要是不离婚,现在至少不是单身。”

4

她回我的宿舍等着跟我同睡,我送蔡天扬去宾馆,他却破天荒冲我发了火,说你怎么折腾我都行,但是绝对不该刺激她。

虽然有点后悔自己毒舌,可在蔡天扬面前我从来都没有服软过,本能地就反唇相讥,是你们离婚,先刺激的我。蔡天扬黯然,说我对不起你们……但是,你不可以这样说她。

蔡天扬说,她之所以一直独身,并非没有能力摆脱单身,而是当初离婚,为了把你争到手她主动给自己附加了条件,不再婚。后来我说那条约定可以无效,可是她坚持先把女儿抚养成人再说,这才蹉跎至今。其实我知道,她是全心全意为你好,之所以坚持要你是生怕你落到继母手里受虐待,之所以一直不肯再婚,是生怕继父对你不好。

我依然有点耿耿于怀:“要是跟着你……”蔡天扬打断我:“当时我不确定自己能够成功,但她能够确定她能一直对你好。所以只有我知道,把女儿留在妈妈的身边,才是最负责任的表现。就算我求求你了,不要再吵了,对她好一点。你大了,她也老了。”

对着蔡天扬,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和男朋友回到生于斯长于斯的城市工作,然后结婚。婚礼上,蔡天扬负担了全部费用,但是到了二拜高堂的时候却借故离开了,只留下她一个人上台,接受新人的拜谢。

手里拿着话筒,她有点伤感,又是哭又是笑,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连累得我也跟着眼泪哗哗的,急得跟妆一个劲儿地给我递面巾纸:“妆花了,妆花了!”

回到家里我埋怨她:“老同志啊,今天你可失态啦,这不是存心搅局吗?怎么了,就是看这个闺女不顺眼,存心添乱是不是?”没想到这一次她破天荒没有跟我斗嘴,而是微微叹了口气:“想想就伤心呢,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说辛辛苦苦养了这么多年,一下子以后就是人家的人了,自己想见一面都要提前电话预约。”

我哼了一声,说你想得美,自己推得一干二净,可是我们两个要买房子,还缺钱呢。要不这样吧,你把蔡天扬帮着咱们买的那套房子卖了吧,一半归你养老,一半给我买房,好歹里面至少也该有我一半的股份对不对?再说了,反正以后你就一个人了,住单位分的宿舍,就是再胖上30斤,估计也能够住得开。

她果然把那套房子卖了,钱都打到了我的账户上。可是带她来看我新买的房子时,她的脸色还是微微有点变了:“你个臭丫头到底还有没有良心?为了你们住这么大的房子,让老妈回去住宿舍?”

我嗤之以鼻:“房子面积不够大,怎么能给你留出一个最朝阳的大间来,好让你给我招个老头回来,好让你给我做饭洗衣打扫卫生看护孩子,好让你天天和我吵吵闹闹战斗到老?”

这一次她没有跟我吵,只是哭得稀里哗啦。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qinqingwenzhang/3562.html
分享到:

上一篇:留住温暖时间
下一篇:绝不老去
  本文标题:要斗争,更要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