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守着,那个生命,守住,那份亲情

发布:感恩 分类:亲情文章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守着,那个生命,守住,那份亲情

  第一次在这样的深夜用手机来写日志。

  此刻,父亲就躺在我身边那块临时搭的床板上。他的皮紧包着骨头,每一条筋脉清晰可见,我不知道它们在诠释着这个生命还有多久?

  昨天凌晨五点,我在县城的家中,被一个梦惊醒。窗外下着雨,伴着呼呼的风,我无法再入眠。

  我梦到老家了。当我气喘吁吁地跑上老家所在的那座山岭,家不见了,房子,人,那个菜园,那几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树,都不见了,任凭我在那里哭呀喊呀找呀……

  早在几个月之前,母亲给我打电话,说她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赶集归来却找不着家,原来家在的地方只留下一片空空的新地……

  母亲说,看来今年我或你父亲有人要走了……

  当时我喝住母亲:你瞎说什么!

  因为我向来不信梦,还因为那时我们刚送走小陆的父亲,他患了食道癌,尽管一发现时已经赶去区医院进行食道切除手术了,可最终他还是让病魔给带走了。

  所以对于母亲的话,还有她做的梦,我不相信,不想也不敢相信。

  然而让我措手不及的是,就在两个月之后,父亲,确切地说是继父,因为记事之中,第一位被我叫父亲的人在我六岁时就被病魔带走了。继父因为身体不适,随我到县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居然也是食道癌,而且是晚期!

  我不知道如今我的这个梦意味着什么,我心里满满的是担忧。

  下午,我没去上班,留了一张假条就回老家了。

  从发现到现在还不足四个月,可继父已经两个月无法进食了。

  刚发现时,我告诉继父只是食道发炎,吃吃药打打针就好,他似信非疑。那时正值家里谷子扬花,继父整天在田里转,看哪水少了放一点,哪有杂草了扯一下。母亲说,因为一天天进食困难,晚上父亲时常一个人在那里低咕着:我现在还整天看护着这两块田,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吃得上……

  如今谷子收了,继父真的连一颗也没能吃得上。原本和我一样高体重比我还重的他,躺在我身边如一芥草,一不留神就可能会飞走了。

  在给他擦汗擦口水时我不敢正视他的脸,我不忍看到那绝望的眼,我需要不停的动作才能抵得住我随时要汹涌而出的绝望,才能保持我一如既住坚强而漠然的表情。

  我知道,我不能沉重,我太沉重了小妹会哭,她还小,她需要一个坚强的大哥。我太沉重了母亲会承受不起,当她两个男人都以近似相同的方式离他而去的时候,她需要一个人帮顶着,哪怕一点点。

  所以,所以我只能一种表情,一种浅浅的忧虑,只能是浅浅的。

  继父一直在呻吟着,呼吸断断续续,我不知道他能否挺到天亮,或者挺到天亮了他又能挺过明天?守着这个生命,眼睁睁地看着它,一如捧在手里的水,一点一点地流走,—点一点地干涸,而自己却什么也不能做。

  母亲告诉我,前两天继父就快挺不住了,他交代说,家里的谷子应该够安排他的后事了,别搞太浪费,家里有三头猪,虽然小,杀两头就行,留一头过年了你和孩子们杀了吃,我不在了,你就别呆这房子了,去和孩子们造家吧……

  断断续续写到这里时已是凌晨的四点,手机电量不足了。

  突然想起一首诗:

  前天,放学回家,锅里有一碗油酱饭。

  昨天,放学回家,锅里没有一碗油酱饭。

  今天,放学回家,我自己做了一碗油酱饭放在母亲的坟前。

  ……

  我转过头,泪如雨下。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qinqingwenzhang/349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