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无疆

原创 感恩人生  2019-01-14 08:58:43  阅读 90 次
欢迎加入本站网友QQ群:91017152,一起交流!

  钱新胜

  “如果将父亲喻作靠山、顶梁柱,那么母亲就是家庭的保护伞了,天下子女都是背靠着父亲这座大山、倚仗在母亲这支保护伞下健康成长的……”这说法我比较赞同,它与民间流传很久的“老鹰抓小鸡”游戏有着异曲同工的寓意:父母天生就会庇护自己的子女,“护犊子”是天下父母的天性,待到子女长大成人以后,尽己所能回馈父母养育之恩也是天下子女该尽的义务了。然而在我等兄弟姊妹都长成了大树,自以为可以庇荫父母的时候,母亲却在经历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病痛之后走了,留给我们的只有那慈祥的面容和美好的记忆……

  母亲是在与突发的病魔抗争了三个多月后才撒手人寰的。母亲的离世其实是有很多的不舍和无奈,因为她一生抵抗过许多莫名的疾病,是生命力非常强的一个人;可是,强大生命的背后有时不堪某种病魔的一击,如同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在母亲离开我们的这些日子里,我常被一些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的记忆所撼动,这些记忆如果浓缩成两个字,那便是“母爱”!

  有一首颂扬母爱的诗歌是这样写的:出世时母爱是祈祷,长大时母爱是操劳,犯错时母爱是唠叨,失败时母爱是忠告;饿了母爱是灶,病了母爱是药,冷了母爱是袄,倦了母爱是巢……这首诗将母爱表达的淋漓尽致,让我们无时无刻都在感受无疆的母爱,尤其让我们感知在成长过程中,母爱所赋予我们的是无止境的。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到离家比较远的一所中学读高中,那时的农村道路远没有现在“村村通”之后这样的便捷,想搭乘客运班车也没有现在的方便,何况当时从居住所在地到学校唯一的乡村公路大部分线路已被正在修建的铁路占用,道路上驰骋的工程车取代了客运班车,那时候山区学生们每个星期往返学校的几十公里路程基本靠两条腿来完成。事实上,我高中学习阶段最大的收获是锤炼了我的脚力,而且还在居所与学校两地相邻的大山里寻到了一条今天被馿友们称之为“古道”的步行近道。尽管现如今馿友们走在这条古道上可以游山玩水、兴致盎然,可当年我们走在上面一点都不好玩,甚至感觉遥远和荒凉。那年的端午节,读高一年级的我本该节后的下午就要返校,但因为是首次到离家几十里地远的地方上学,所以在家多赖一个晚上感觉都是莫大的享受,几个同学约好第二天清晨起早抄近道赶路赴校。次日天刚蒙蒙亮,母亲虽已比我早起床并且点燃了灶堂给我准备早饭,(那时候的乡村土柴灶与今日的燃气、液化气灶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尽管母亲以最快的速度烧好了早饭但我显然是来不及吃了,在同学的催促下我背起头天晚上就准备好的一罐咸菜就匆匆忙忙赶路了。走出了七、八里路并且翻过了一座山,忽然身后的山谷里隐隐约约传来有人呼唤的声音,仔细一听,好像是母亲在喊我的乳名,驻足等了一伙儿,果然是母亲喘着粗气追了上来,手里提着用毛巾裹着的十几枚还热乎着的煮鸡蛋和香粽子……那之后一个星期,我上课的精力老是集中不起来,心里翻来覆去都是大清早母亲一路狂追出的那七、八里山路以及返回去七、八里山路然后还要到铁路建设工地上去做零工的情景……在我读书的那个年月,虽然物质生活条件已有很大的改善,但是一个家庭同时供四、五个子女上学,其家庭的经济压力在今天看来还是难以想象,那时候只有父亲一人有微博的工资收入,母亲为了减轻家庭经济负担,在照顾好子女们的日常起居还要到一些建筑工地上做些小工来贴补家用。在我年少时的印象中,母亲一天到晚总是忙忙碌碌的,忙完了家里忙外面,忙好了一日三餐还要到处拓荒种菜。那时我们虽然住在乡下但不是农业户口,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分耕地,让我自豪的是我们家自力更生开垦出来的菜地竟然不比附近农户人家的自留地少,每年我们家除了菜地种菜还喂养了一些家禽、畜猪之类,一年四季自给自足倒也其乐融融。每到年终我们最兴奋的便是杀年猪,那时的猪完完全全是自家种植富余的瓜果蔬菜养大的,比今天一些地方冠名所谓的“户家鸡”“户家猪”还要原生态。杀了年猪,菜的油水足,母亲烧给我们带到学校吃的小菜罐,于是常常被其他同学悄悄光顾,已至于一个星期没过完一半菜罐就告罄。现在想来那时候常被同学偷吃的不仅是油水足的小菜,更是倾注了浓浓母爱中的操劳与牵挂。

  母亲为养育我们五个子女长大成人可以说是操劳了一生,她的操劳如同悬挂在我们头上的保护伞,尽管人到暮年她依然想继续发挥好保护伞的作用,用自己有限的能量庇护家族后羿们繁衍生息。但事实上有些事情是很难如人所愿的……我常想,人的生命其实非常有限,然而将有限的生命放大出无限的能量来,那便是母爱,因为只有母爱的力量才是人世间最伟大的力量,这力量能支撑起社会前行的步伐。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muai/4084.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