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您的当前位置: 感恩在线>>人生感悟>>一条蓝裤子

一条蓝裤子

发布:感恩 分类:人生感悟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一条蓝裤子

 
  作者/姚天进
 
  说起来,那还得从1975年的深秋说起。当时,作为知识青年的我,下乡到吉林省德惠县米沙子公社五家子大队西南沟小队插队落户,没想到我在那个地方,一待就是5个年头儿。第一天到集体户时,我从解放大卡车上背着行李卷跳下来时,屯里人都问:"你这小子,是送你哥还是送你姐呀?慢着点,别摔着。"可见当时我长得多么瘦小羸弱了。
 
  看我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为了照顾我,善良的老队长给我安排了一个看场院的轻巧活儿。那时正是秋收大忙季节,一部分粮食陆续集中在生产队的场院,需要安排人在夜里看守。夜里值一宿,白天回户睡觉,参加秋收割地的同学可都羡慕我呢!
 
  当时,看场院的小屋,队里人都叫更房子,其简陋程度,绝对是现在人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用泥巴和着稻草拧成草辫垒起四墙,用秸秆合着黄泥做的房顶,门上挂着一幅草帘子,地上铺着一些谷草当床铺了。因为场院堆着生产队170多口人一年辛苦的收成,是绝对不允许生火的。
 
  老队长告诉我说:"小姚啊,现在天一天比一天凉了,晚上也上冻了。你呀,最好找些稻草,或把行李卷搬更房子里来……"为什么要找稻草呢?因为啊,老队长说稻草发暖,更房子里铺的谷草发凉,铺上一层稻草能暖和不少。可是,我下乡插队落户的这个生产队全都是旱田,哪来的稻草啊!就是有几户人家有稻草,我哪好意思张口去要或借呢。听人说,那时候稻草在我下乡那一带得两三角钱一捆呢。有好心的社员告诉我:向南走十几里,过了雾开河,那边朝鲜族队有便宜稻草。可是,那可是十几里地啊!况且,我也舍不得花那钱去那么远买稻草。当然,还有一种方案,就是把我的被褥拿到更房子里。可我实在是舍不得。那行李是我妈和我二姨起早贪黑用手工一点点絮的,一行行绗的。那更房子是社员白天休息的地方,谁都可以去。我那崭新的行李搬到那里岂不糟蹋了?既然稻草找不到买不着,被褥还舍不得拿,那咋办?只有硬挺呗。咱不是年轻么,怕啥!毛主席不是教导我们说:"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吗!于是,在那年的初冬季节,我只好穿着单薄的衣衫,拿着生产队发的手电筒,拎着一根木棒,在场院的更房子里度过漫漫长夜。
 
  头几天,还勉强能扛住。可是,气温一天比一天低,越来越冷了。天上也开始飘小雪了,地上也开始冻冰了。随着进场的粮食越来越多,白天场院有人打场,甚至挑灯夜战到半夜。前半夜还好,社员男男女女人多,我也随大家干点活,不觉得冷,可下半夜人去场空,真的很难熬啊!实在冻得受不了了,就在场院上一圈圈地走。走累了,就进更房子偎在谷草、豆秆铺成的铺上歇着。再说政治队长去县上办事了,说过两天回来,就能再增加一个人看场院。到时,两人倒班,也就好了。那时我年轻,才十七八岁,觉大呀,在铺上偎一会,就睡过去了。被冻醒了,就蹦跳一会儿,能暖和一阵子。心里想着,过几天回长春去取棉衣服回来就好了。
 
  老队长表扬我"守铺儿""挺勇敢".可几天后,我的腰背就疼,回集体户热炕上蒙头大睡一觉就又好了。可过了两天,腿又疼上了。没办法,我只好请假回家看看病,连带取过冬的棉衣服。可是,回长春的家后,腿还是疼。去红旗街的省人民医院进行了检查化验,结果吓了我一跳:风湿病。医生的眼神里充满了同情,一边开药一边说:"下乡才这么几天,就得这病。这孩子,还这么年轻呢,唉!"
 
  集体户暂时回不去了,在家治病吧。托集体户同学给请了假,在家一待就是半个多月,病似乎好了。有一天母亲说:"建设广场那挖管线沟抢进度,给现钱,一天好几块呢。"当时,我家一共9口人。虽然大姐已成家了,但我大哥考上了"中央五七艺术大学"表演系(中央戏剧学院"文革"时期的名称),每月必保给他寄20元钱。我爸当时的月工资是84元,加粮煤补贴4元,一共88元。加上抚养老人,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听了妈的话,我就想在家待着也是待着,还真不如出去干点活挣点钱呢。当时三弟上初中,每天上半天学。于是,我们哥俩一商量,就决定去挖沟挣钱。
 
  在那个年代,每天能挣到几块钱,对于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而言,诱惑力是不小的。我和三弟利用每日半天的时间,不停地挖土方,直到晚上看不见了才收工,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家走。累是很累,但心中是充满喜悦和快乐的:我们能挣钱了!干活时,腿还是隐隐作痛,累时就拄着锹站着歇一会儿。三弟怕我累着,总是抢着把我这段多挖点,那时他才刚刚15岁啊!
 
  经过几天的劳作,我们哥俩挣了二十七八块钱。我和三弟谁都没有乱花。我们只买过一次麻花、几块糖,比较奢侈的是三弟买了一支不到3元钱的抽水钢笔。三弟是语文课代表,有一次作文竟打了100分。当作家的爸爸看过后,自言自语地说:"三儿子作文能打100分,我看主要是字写得好吧。作文还有100分的?"三弟做事一向认真,写字更是认真得不得了,买一管好钢笔是理所当然的了。
 
  余下的钱,我俩如数交给了妈妈。一向精打细算的妈妈这回很大度:"你俩挖土方挣的钱不容易。你哥俩看看自己喜欢啥就买点啥。但别乱花啊。剩下的钱给你爷、你爸买一瓶瓶装酒,给你奶和小弟买一包炉果。"按照妈妈说的,买完后,再剩余下来的钱,三弟和我在大马路一家劳保商店挑了一条劳动保护棉裤,比较结实耐用。又买了一条石蓝色的裤子,可以套在外边。穿上这里外三新的棉裤,我整个人都暖了,从里暖到外。我三弟,小小的年纪,挥汗如雨挣点钱都给他二哥买了新裤子了。这手足之情,我今生今世如何能忘得了呢!
 
  暖暖的棉裤和新外裤都穿上了,身体也逐渐好了,该回集体户了。
 
  我坐火车回到米沙子公社,下车还有十七八里地要"跋涉"呢。走到公社粮库门口时,正好碰上我们生产队李二老板子,他赶着送粮的大马车卸完粮正要往回走呢。我一看,这下可太好了。坐上大马车,虽然有些冷,但不用走两个多小时的土路了。说话间,大马车就到了我们屯子。我说要下车,李二老板子赶紧一搂缰绳,马车没停稳,着急下车的我,使劲一跳跳下马车。就听"刺啦"的一声,新的石蓝色外裤被车后边板上一颗凸出来的钉子刮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三角口。当时,心疼得我眼泪都快下来了。
 
  新裤子刚穿上就刮了口子,这可咋办呢?集体户大姐给想个好办法:用胶布在里边粘上先对付着,回城再找个好裁缝师傅把它细密地缝上。
 
  时光荏苒,转瞬几十年过去了。可那年那条蓝裤子,却总是萦绕在我脑海里,始终难以忘记……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ganenrensheng/3828.html
分享到:

  本文标题:一条蓝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