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美文:漫话老伴

发布:感恩 分类:人生感悟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美文:漫话老伴
口唐异常
其实,我是很爱我老伴的。但很难对她说出一个“爱”字。因为她小的时候,老爸就教育她们不要“啰吧腔”,他最讨厌的是“哕吧腔”。所以,她的兄弟姐妹都是直来直去,不会说奉承话。我们刚结婚时,不了解她这个脾气,向她说过“爱——”,话音未落,她就回应道:“恶心”。从此我就很为难向她表白了。
她是个很精明强悍的女人,我原来过单身生活时,把百十来本书一长排放在床上靠墙的一线,因为我习惯躺在床上看书,这样十分方便。有时洗换衣服也没有及时收拾好,就乱七八糟地放在床上。她看到了我的房间,说简直一个“狗窝”。她三下五除二,很快就改变了这一切,并且给我订了很多规矩:书不能放在床上,脏衣服要及时洗涤,被褥要经常晾晒等等。朋友来了都说,现在这样就像一个“家”了。
我们是在国家经济处在比较困难的时候结婚的,一切日用品及副食品供应都非常紧张,我打单身时,经常是处于半饥饿状态。她来后,生活就逐渐有所好转,因为她生存能力很强,办法也多。比如,在我们生活的地方,有很多桑树,结有很多桑葚,她便把它采摘下来,做成桑汁饮料,很可口,又补充了营养。
她还是个养鸡能手,鸡养得最多的时候达四五十只,每天的鸡蛋可收一篮子。每天下班后,就忙着切苜蓿拌米糠喂鸡,不喂粮食,成本很低,营养价值却很高,可以说这是她的一大创造吧。有一年,别人家的鸡得鸡瘟都死光了,有人把瘟死的鸡丢进我们家的鸡窝,我们家的鸡仍安然无恙。因为她预先向兽医站学习了养鸡技术,及时给鸡打了预防针。由于她的经营,我们家的生活提前进入了温饱型,我的身体也健康多了,有充沛的精力投入到我的事业之中。
一次,我患了牙病,疼得难以进食,她把肉和菜切碎,拌在稀饭里,我吃得很香,便说:“谢谢!”她说:“虚伪,别自作多情。你以为是专给你这样做的吧,我没那么好的心肠,是我自己想改变一下吃法。”
尽管生活改善了,但我们之间的矛盾不断出现。她最看不惯我的就是一坐下来就拿本书,她说:“这是借看书偷懒,看那么多书有什么用?”
我说:“你要我做什么呢?”
她说:“我要你裁一条裤子,你能做吗?”
我说:“能。”其实我一点把握也没有,(感恩在线 www.ganen360.cn)只不过是赌一口气。于是我借来一本《服装裁剪法》,依葫芦画瓢,量了一下她的身材,根据她的臀部不太突出的特点,先用旧报纸画出了一个图样,给裁缝师傅看了,师傅说可以,便按此图样裁了一条正反两面可穿的裤子。后来她说,这是她最合身的一条裤子。于是她说:“你为什么不学裁缝,当这没名堂的记者干什么?”大家听了都感到惊讶,因为在一般人的JL目中,记者是无冕之王,大家都很羡慕的职业,而在她眼里,当记者竞不如做裁缝。
我的朋友,舞文弄墨的很多,她很看不起这些人。唯独对程万里还可以,他是在新疆排行在前几名的作家,但她对他的好感不是因为他的作品,而是因为程万里有一手木工活,他给我们家打造过一个简易厨柜。她最看不起的是王蒙,因为王蒙来过我家,她说:“他老是看着天花板,半天才说一句话,像个痴呆人。”有时,我做家务没有做好,她便说:“简直像王蒙一样痴呆。”我暗自高兴,如果我真的能和著名的作家学者王蒙并列,那是我家的祖坟开拆了。可惜,我与他相差太远了,简直是望尘莫及。
她常说:“看书要看有用的书,如《怎样养鸡》、《怎样修理电器》等等,小说是最没有用的了。尤其是《红楼梦》,我上过当,看了一些,上下两大本,全是吃吃喝喝,乌七八糟,贾宝玉是个品德极坏的人,整天和女人鬼混;林黛玉是最没有用处的人,屁大的事情就哭哭啼啼。我十岁死娘,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我要是和林黛玉一样,不仅我活不成,恐怕弟弟妹妹也会死光。刘姥姥是个没有志气的人,一把年纪还来到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贾家,见了不过二十岁的凤姐,便问姑奶奶安,还拜了几拜。真是丢人显眼。”
2007年11月17日,《湘图讲坛》请我去主讲《论语》。她说:“中央电视台有那么几个吃了饭没事干的人,吹吹牛皮就够浪费别人的时间了,你去凑什么热闹。孔子死了二千多年了,还不得安宁,还要让你们说来说去?”
很多问题,她都有与众不同的看法,比如她说:“我从来不相信男女之间有什么感情,而只有骚情。”一次,几个姑娘在一起谈起找对象的事,说某某男生什么都好,就是没有感情。她插话说:“那才好哩,两口子在一起过日子,感情有什么用,感情多的人,今天见了这个有感情,明天见了那个有感情,那不烦死人啦!”
她对男女之间相处的要求是十分严格的,我们的儿子有了小孩,准备带回来给爷爷奶奶看看。她便预先告诉我一个规矩:“他们来了以后,你不能直接从儿媳手里接过孩子,必须要儿媳把孩子给儿子或我,你再从儿子或我的手里接过孩子。这是礼节,懂吗?”她还交待:“在人多的地方,眼睛不能看着女人,要庄重一些。”我说:“假如前面有很多女人呢?”“闭上眼睛就是,这么简单的办法都不会吗?”“是的,这很容易做到。”
一次,我们一块上公交车,我的前面有八九个女学生,于是我闭上了眼睛。一会儿,一个女生说:“唐老师,我可以向您提一个问题吗?”“可以,说吧。”“您为什么老闭着眼睛呢?”“我怕强光刺激。”“现在是阴天,光不强呀?”老伴接着说:“车箱里人多,空气不好,少说话。”还是她解了围,使我不至于太尴尬。但我觉得有点不自由一样,回家后便把这个意思向他说了,她说:“你衣食无忧,要自由想干什么呢?”我一时语塞,真的说不清要自由干什么!?
她出现在一些有规模的场面能落落大方,毫无胆怯之感。却又不愿意显山露水,有时一人在家时弹电子琴自娱自乐。前几年初冬的一天,_位作家约了下午上班时来家里采访,她便提前上街“买菜”去了,一直挨到傍晚才回。这位作家好像与她对着干一样,一定要等到与女主人交谈几句才肯离去,因为给他约稿的栏目是文化人的家庭生活。当她开门见到他们还在家里时,感到有点意外,我也有点担心会对他们不恭。还好,这位作家几句笑话就把大家逗乐了,他说,如果没有听到您的美妙琴声就离去,将会是一种遗憾。于是,老伴就弹了几个曲子,最后一曲是《送别》,这个小插曲就成了这篇访问记既活跃又真实、自然的结尾。
我们结婚快半个世纪了,人们会问:你们是怎么相识的呢?
很简单,就像秀才中举一样。我们相识时,她父亲问我有什么爱好?我说:“爱好文学。”他说:“可以当场写一首诗吗?”我说:“可以。”我就当场用毛笔写了一首近作,咏宇宙飞船:胸怀赤子心,月夜数星辰,星辰数不尽,叹宇不可寻;忽报塔斯讯,恍然如梦惊;宇宙出奇迹,银河飞船行;船乘东方客,少校加加林;邀游九霄外,勘探日月星。
她父亲说:“好,是个角色,字也写得漂亮。”问老伴,老伴看了我写的字,龙飞凤舞,又看了看我的身材,挺胸直背,说不像个窝囊人。父亲也问我印象如何,我见她明眸皓齿,像个聪明人。他们说,不知道脾气性格如何。我说,其他都是可以改造的。
将近半个世纪了,我们大概都在想改造对方。但事实证明,谁也改造不了谁!
我有个朋友是出版社的总编,对我很了解。他说,你们两个都是好人,一个是现实主义,一个是理想主义,都走极端。你们的矛盾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主要是观念差异太大了。不过也好,生活上的事,你可以省心,你就专心做你想做的事好了。其他的你就装糊涂,这就是“和而不同”。
(摘自《散文百家》2010年第9期)
看了本篇文章的网友还看了以下精彩文章:
[最恩爱的夫妻/吃醋的女人有点甜/那个叫你老婆的人] [爱情文章:纸上的旋转] [感恩爱情]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ganenrensheng/360.html
分享到:

  本文标题:美文:漫话老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