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为莫言的低姿态叫好

发布:感恩 分类:人生感悟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为莫言的低姿态叫好

  张晓辉

  在前不久北京现代文学馆举行的第二届中国·澳大利亚文学论坛上,莫言语出雷人,雷倒了一批看不惯他如此做派的人。莫言是怎样的做派,或者说他一直保持的是怎样的姿态才雷倒了一批人呢?以我观之,或者说是通过媒体爆料所知一一毕竟我无法与莫言面对面接触、交流,要说有接触、交流,那也是通过看他的文学作品,从中窥探出他的内心世界,他的所思所想所为。莫言一直保持的是低姿态,也就是低调,很低调,这实在让某些人大惑不解,。认为像他这样一位在国内外叫得响、又刚刚获得诺奖的作家不应该如此这般,应该站出来振臂高呼,慷慨激昂。可是说实话,莫言讨厌这样。

  他说: “我不愿意来这个活动……今后大家最好不要邀请我,多么光彩的事我都不参加。第一不要邀请我,第二不要到我老家去,大家各干各的,我用我的新作回报你。”莫言这么说,不是耍大牌,不是觉得自己得了诺奖就无视别人,不是这样的。莫言深知作家的真正使命是写出优秀的作品来回报厚爱他的人民,而不是得了什么大奖后就在功劳薄上睡大觉,更不是时时处处喧哗鼓噪,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似的。另外,在他看来,一天到晚开这会那会,搞这活动那活动,对写作其实是没有什么益处的,相反,害处多多。明白这一点,你就不会对他说的话感到莫名惊诧了。

  “获奖之后,亲戚朋友找工作打官司的都来找我,还有素不相识的人登门找我借钱,想买房子治病。也有人希望我发言,借此改变社会弊端。如果我帮了你的儿女,不就是挤掉别人儿女的机会;我如果处处发声,处处摆出诺奖得主的嘴脸,我自己也会害臊。写作也是发声,文章改变不了的现实,说话就能改变?”莫言这番话说得很实在,也可谓肺腑之言,可有的人就是不明白,不明白他语言背后的良苦用心,反而误解了他,说他缺乏应有的社会担当。对于这点,他解释道:

  “获得诺奖后该不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在法理上我没改变自己的公民身份,我的奖金不是从纳税人那里来的,我也没有这样的义务。我讨厌拉帮结伙、党同伐异,我喜欢独往独来,才能冷眼旁观、才能洞察世态人情。大千世界人各有志。每个人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地位抬举太高是对作家的伤害。我没有政治家的兴趣和能力,只想安静写点东西,我也会悄悄做一些好事。”看看,莫言说的,有哪些不对,或者说有值得商榷的吗?我倒觉得,他这样说,才兑现的是真正的莫言,实实在在的莫言,不装腔作势的莫言,如果他虚以委蛇,拿腔捏调,不是发表宏论,就是干脆把自己装扮成耶稣式的人物,那样的话还有谁愿意买账呢?就算有,恐怕也都是一群伪君子——哗众取宠、华而不实之徒。正是莫言的大实话,才让我们觉得,真正的莫言就应该是这样的。如果认为莫言得了诺奖后就应该时时处处站出来说话,为大众做一个榜样,用自己的奖金参与布施、救助,那么我觉得这实在是强人所难矣。莫言是人不是神,他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而不是看谁的脸色,谁叫做什么就做什么,试问:有谁愿意接受这样呢?

  而莫言这么说,这么做,实在是他太了解自己了,他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什么才是他擅长的领域,才能让他的才能得到最大限度地发挥,也才能让他获得最大的快乐。所以他希望赶紧回到书桌旁,继续构筑他的梦想——文字的梦想,这些梦想的实现,就是他为人类贡献出的精神食粮,有谁说我们不需要这些精神食粮呢?做自己最擅长的,做出了成绩就是最好的回报或者叫贡献。明白了这点,我们还会苛求或责难莫言吗?

  莫言是一位作家,了不起的作家,但我觉得他更像一个农民,一年四季在自己的田地里耕耘,只顾耕耘,不想问太多的收获。因为,快乐在耕耘中,收获也在耕耘中,没有耕耘,谈何收获,又谈何快乐。已有的成绩不算什么,更大的成绩还在等待作家去创造,去实现。

  莫言的低姿态,我钦佩,我赞赏。你呢?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ganenrensheng/3579.html
分享到:

  本文标题:为莫言的低姿态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