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你的纵容你的爱

发布:感恩 分类:人生感悟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你的纵容你的爱
  
  文/美丫
  
  午后,收到新书的样书,同事于姐邀我去她家中坐坐,“带本新书,签上名字,和小贝聊聊”,于姐说。
  
  小贝是于姐的女儿,“已经升了高中,还是一股子玩心,一点不用功”,这是于姐平日里挂在嘴边的话。
  
  见过小贝几次,是个俊美的少女,却有几分顽劣的气质,学习成绩平平。
  
  这样的状况令于姐越来越着急,尝试各种教育方式,希望能将这顽皮的女孩变成一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虫。
  
  可我能同小贝聊什么呢?但是不好推脱,下了班,只好同去。
  
  放了学的小贝果然没有如于姐所期望的那样去温习功课,她窝在沙发里,捧一本旅行杂志读得津津有味。见家中来了客人,小贝礼貌俏皮地打个招呼,然后,继续在她的小世界神游。
  
  看来,这才是她的兴趣所在吧。
  
  于姐却夺下小贝的书,将我的新书递过去,对她说,看,阿姨又出了新书。你知道不?阿姨跟你那么大时,就已经发文章赚稿费了。
  
  果真?那少女果然对这个话题好奇,睁大眼睛看向我。
  
  这倒是事实,我诚实地告诉小贝,我发第一篇文章时读初中,比她现在小两岁。
  
  哦,阿姨是才女。少女并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见此,于姐教育女儿,所以你要好好读书,日后考个好大学,学个好专业,才会有好的前途,才会做阿姨这样的才女。
  
  我才明白,原来,于姐是拉我来做这个少女的榜样,让她看到一个真实的个案,幡然醒悟,之后奋发图强。
  
  然而,我却有些心虚,这些年,写了一些字出了几本书而已,不过是喜欢写字又小有天赋,除此之外,我不过是个胸无大志、慵懒贪玩、贪图快乐的女子。实在做不得旁人榜样。
  
  但于姐不管不顾,拿了我这个活生生的典型,对女儿做起了长篇大论的现场教育。 我插不上话,又自觉配不上那样的赞美,只得低下头去。过了片刻,忽然听到小贝询问,阿姨,你在哪所大学的中文系毕业?
  
  登时心跳如鼓,最怕听的还是听到了,但我知道,小贝不是要刻意挑衅和刁难我,她只是率真,在听了那么多的褒奖之后,本能认为这样一个“成功”的榜样,自然是“师出有名”。
  
  拾起头来看着她,又看看于姐,不知如何回答——我不曾进过任何一所正规大学,我向来就是成绩不好的那种学生,中学毕业后就去读了一所小城市的中专,并且学的专业还是和文学毫不沾边的企业管理。读书时,我也不曾用功,各项成绩凭借临阵磨枪勉强过关。
  
  我自知自己“劣迹斑斑”,所以,不敢开口。
  
  见我犹豫,于姐明白了几分,主动替我回应女儿,不管阿姨读的是哪所大学,在写作这条路上,阿姨都付出了辛勤的努力,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成功,这才是你值得学习的。
  
  女孩吐吐舌头。
  
  我兀自汗颜。
  
  第二天,我向于姐坦白,表示我的歉意。
  
  她不无惋惜,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想必当年是你父母太娇惯你,没有好好引导教育,不然,若当初你随便去哪所好的大学读几年中文,打下扎实的基础,想必今日,也成大家了……
  
  这样的口吻,让我想起采访过的一个做学问的前辈,也有过类似的惋惜,他觉得以我的智商,应该可以和任何一所名牌大学匹配,不想我是如此“无名无分”。他亦认定是当初家人没有严加管教、太过纵容我的缘故。
  
  我知道,他们的惋惜是为我好,而他们也都说得没错,我的“没出息”,正是父母太过纵容的结果。在我成长的记忆里,我的父母,的确不曾给过我太多主观的强硬的干涉,几乎从我年少时候,他们就给予了我选择的自由。
  
  我的成长,是自由的。自由,并且极尽轻松快乐。
  
  在我的家庭结构中,父亲是有着官职的政府职员,母亲是教师。但身为教师的母亲,在家中从来没有扮演过职业角色。她不过是言语清浅的贤妻良母,工作之余的所有时间,用来缝缝补补、洗洗涮涮、照顾一家人的饮食起居。她会在意我是否吃饱穿暖,却很少会过问我的作业是否做完、书包里的课外书是否和学习有关。
  
  父亲更如此,想来他的职业略为枯燥,在单位里大多时候是谨慎自律的状态,所以回到家里,完全放松下来,“煽动”着我嬉笑玩闹,纵容我的贪玩、懒惰、调皮、小任性。
  
  我小时,性格更似男孩子一些,很少跟父母要新衣,却贪婪男孩子玩的溜冰鞋、滑板和单车……父亲总是有求必应,不仅买给我,还会陪着我一起玩得不亦乐乎,周末的时候,在小区唯一稍稍平整的水泥地上,我们比赛滑旱冰,谁也不服谁,结果一起摔得鼻青脸肿。
  
  回到家,母亲丝毫责备也无,只管给我们擦药水、换衣服,并缝了两副护膝。
  
  我承认自小对学习兴趣不大,尤其对加减乘除的数学,总觉得那些问题过于怪异,不明白为什么要去学,小小的心里有厌烦。
  
  倒是对语文有颇多兴趣,或者说,对文字。入学前便学会了好多字,可以读简单的童话。读到小学三年级时,已经开始尝试去读那些缩减版的小说,《简·爱》、《雾都孤儿》、《黑骏马》……这些书籍,便是在那一年读完的。
  
  而那么多年,唯一吸引我的,也只有文字。不是书本上的那些,而是散布于书店、图书馆里各种各样的小说、散文、诗歌……所有美的故事和语言,只有它们让我着迷。
  
  在我的偏好之下,数理化几乎一窍不通,老师也会把同样做老师的母亲叫了过去谈话,希望我不偏科,每一门功课都和作文一样好。
  
  也不知母亲如何应答,但回到家里,并不责备我——想来那些年,也有很多人为此责备他们吧,因为他们对我的宽纵。或者在旁人眼里,他们就是不合格的父母。
  
  可是,他们却从来不曾为旁人的态度去改变。所以我也自由地纵容着自己的喜好,我对父亲形容,化学分子式让我觉得痛苦,看到它们,我就想哭。于是父亲这样说,那就不去想,合上书本,忘掉它们。
  
  记得有一次,上午上课的时候,我忽然过敏,身上起了一身的包包。请假回家去,父亲带我去医院打了一针,十几分钟后也就无恙了。下午两节课是化学,我不想去。问父亲,可不可以不去了,反正请了病假。
  
  他想了想,眨眨眼睛,那么,我们去大伯家?
  
  我雀跃,大伯家在城郊,骑车要一个小时的样子。彼时,是暮春,风和日丽的好时节,一路骑车到郊区,看尽这个时节的花红柳绿。中途,在一个杏花盛开的农家果园逗留了些许时候,记得那家果园的主人,养了一条黑色的狗狗,风中的杏花花瓣轻盈如雪,落了狗狗满身,极可爱的模样……
  
  那个在记忆里定格了多年的午后,一个纵容女儿“逃课”的父亲和他14岁的女儿所拥有的快乐,再也不曾被复制过。如同多年后,其实我也问过父亲类似的问题,那时候,为什么你和妈妈,不像别的家长那样管教和约束我,让我好好念书,考大学、有出息……
  
  那一次,他告诉我,在我出生的时候,生过一场病,当时境况很糟糕,医生都没有信心。但后来,我却奇迹般好了起来,不过小小婴孩,也着实受尽了各种医疗器械和药物的苦楚。从那时候起,他便和母亲商定,这一生,只要我快乐就好。
  
  快乐,是他们唯一想给予我的。他们想要的,就是一个快乐的女儿,而不是好的成绩、名牌大学和所谓的前途。因为对于我来说“成长只有一次,永不可被复制”,所以,他们的心意错不得。我的快乐,更加错不得。
  
  所以,我长成了这样的我,从来没、有得过满分、考过第一名、当过三好学生,没有读大学……我求学的道路,几乎是“不堪”的。但是我的成长,也始终伴随着我在所有的年龄段想要的快乐,阅读的快乐、玩耍的快乐、自由的快乐和写作的快乐……连写什么、写多少父母都不过问,也从不在意。他们从来不觉得如今的我是成功的,就像从来不认为曾经的我,是失败的。
  
  因为他们想要的,只是一个快乐的我,他们得偿所愿,心满意足。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不是有当初的缘由,也许,我的人生道路会有所不同。也许父母不会那样娇纵我的天性,而是和大多家长一样,严阵以待、一丝不苟地约束我的成长。那么现在的我,可能读了名牌大学,读到博士学位功成名就也说不定……但未见得,如此般快乐。
  
  多年后,和人生真正交过了手,我依然确定,那不是我想要的。
  
  所以,感谢生来的那场病患,但我知道,那只是个借口,其实我的父母,他们想要给予我的,压根就是这样的一场成长,就是那些不可复制的无上的快乐。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ganenrensheng/3532.html
分享到:

  本文标题:你的纵容你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