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感恩与怀念一一献给教师节

发布:感恩 分类:感恩老师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感恩与怀念一一献给教师节

  文/谢彩英

  题记

  有些人,有些事,一别就成永远!

  这几年,和初中同学聚会,不少同学提议,要去寻找阔别三十余年、我们初中一、二年级时的班主任、语文老师陈跃归。

  陈跃归老师是当年的上海下放知青,在我们初中毕业那年,他调离了我们的母校——瑞金叶坪中学,到浙江的一所学校任教,从此黄鹤一去无音信。

  早在N年前,看湖南卫视《真情》栏目,见记者们天南地北地帮助委托人找寻失散多年的亲人朋友,感动之余,我也曾萌生过一种冲动: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们也去找到陈老师!不为什么,只为一段难以释怀的师生情谊,一份灵魂深处的眷恋与思念。

  叶坪中学是一所乡级重点中学,恢复高考以来,高考成绩一直名列全县前茅,考取名校的学生不少。1979年,我们以重点小学毕业生的身份,被学校录取为首届初中班学生。

  相对于土生土长、孤陋寡闻的乡下孩子来说,来自大上海的陈跃归老师就是一个传奇,他的一切都是那么与众不同,那么的超然出众。陈老师年近三十依然单身,身材颀长清瘦,一米八多的个儿,白净的面容,女人一样小巧精致的五官,使他显得鹤立鸡群、潇洒俊逸、玉树临风。

  他的身影每天课余都要活跃在学校篮球场,身高的优势,让他成为教师队伍中的灌蓝高手;一口的吴侬软语,常常喜欢夹杂一点半生不熟的瑞金土话,逗得学生哈哈大笑,课堂里谐趣横生。

  陈老师的普通话不是特别标准,印象中,他一直把"参"读成"穿",将"lan"、"lai"相混淆,但这从来不影响同学们对他的喜欢和热爱;他从不板起脸来教训学生,每当课堂秩序有点喧闹失控的时候,他就停下来不说话,用目光环视教室,大家立马就噤若寒蝉。

  每当周末,他喜欢留下调皮捣蛋的、不及时完成作业的、背不出课文的学生补课,可最终,那伙人却和他成了好朋友;每当寒暑假,陈老师回到上海,再回学校的时候,他从上海带回来一些纸张质地很好、又厚又光滑的大作文本,奖励给成绩好的学生,让这些学生喜不自禁,充满了自豪感。

  而我,却因为另一个老师的缘由,与陈老师有过更多的近距离接触,所以有了更深厚的不解之缘。

  在我们读初中的那三年,陈老师一直与我们村的谢焕文老师同处一个套间,里间是陈老师的办公室兼卧室,外间是谢老师的办公室。谢老师是高中化学老师,两位老师所承担的教学任务可谓风马牛不相及,可缘份就是这么奇妙!由于与谢老师同村,他对我关爱有加,我去找他请教问题没有拘束,这样一来,才有更多的机会接近陈老师,让他走进我的生活,住进我的心灵。

  陈老师的办公室除了与外间谢老师的一样,有一张床和一张办公桌外,还有一个小书橱,书橱的边上,贴了一张画着一条吐信的蛇一一龙飞凤舞中含着"陈跃归"三个字的生肖名字画一一后来,凭着这张画,我才渐渐肯定地知道了陈老师的真实年龄。

  就在不经意间,我走进了陈老师的办公室,成了那里的常客。我当时,已经不仅仅限于找陈老师释疑答惑,而是更要向他借书看了,一本接一本,一发不可收!

  不论是《儿童文学》《民间文学》等小读物,还是《收获》《萌芽》《小说选刊》等文学刊物,或者是《隋唐演义》《西游记》之类的大部头,只要有书,我都要向他借来看。无论课堂还是在宿舍,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不舍昼夜,我总是一副手不释卷、埋头苦读的形象,常常通宵达旦沉迷在书中的世界。虽然那时候,我寄宿在学校,吃住条件很差,生活异常艰苦,但我被陈老师引进了一个璀璨夺目、异彩纷呈的斑斓世界,就象伊甸园中的夏娃,突然睁开了蒙昧的双眼,看见了自己的粗陋和浅薄。

  这一本一本的书,一篇一篇的小说,一个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常常令我哭哭笑笑,如痴似狂,并且孕育了我心中无限的快乐和梦想。我就象一只卧在桑叶上的蚕,贪婪地吞食着一本又一本的书,一部又一部的作品。走进了书的世界,就象阿里巴巴念着"芝麻开门"的咒语,走进了宝藏丰富的秘密山洞,只恨自己一时装不下许多。

  曾经,经谢老师引路,陈老师也曾前来我家作过家访,与我父母有过见面和交流。谢老师和父亲一起开怀畅饮,那场面,给父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父母也常在我的面前念叨起陈跃归老师。尤其是父亲,似乎和陈老师有过更深的交情,父亲曾托老师给他捎过一块钻石牌手表,而父亲则帮陈老师做过橱柜的拉手之类的小物件。

  我后来读了大学,选择了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梦想即发轫于陈老师的引领和影响,有关他的过往的点点滴滴,汇集成我生命中的蜜汁和永远的暖!

  .

  (谢彩英,赣州瑞金人,江西大学中文系毕业,现赣州市章贡区文化馆支部书记,赣州路开文化文友)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ganenlaoshi/381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