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

原创 感恩人生  2019-01-29 08:55:42  阅读 106 次

  文/贾正松

  作者简介

  贾正松,男,60后,大庆油田井下公司员工,业余时间喜爱读书、旅游、摄影等,有感而发,写些东西,自娱自乐。

  父亲是1960年9月从玉门油田来大庆参加石油会战的,那一年父亲34岁。

  60年我还没有出生,后来听父亲回忆那段会战史。59年8月份的一天父亲从队上回来跟妈说,东北那块发现大油田了,单位开动员会让报名他把名报上了,妈一听他报名了,当时就急眼了,这么大的事也不回来商量商量就自作主张……妈和爸为这报名的事呕着气。我是党员组织上有号召,我不报名谁报名。妈说过其实我也不是真拦他,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在玉门矿上都住习惯了,生活条件挺好的,母亲主要是针对他的大男子主义,杀杀父亲的威风。母亲是事事较真的人,父亲的性格有一些偏内向,不苟言笑,这边应付着妈的唠叨,那边想着东北是个啥状况,横下了一颗奔赴东北的心……

  出发的日子到了,1960年3月末的一天父亲和他的同事们打起行装,带着亲人的嘱托,义无反顾地登上了开往东北的火车。当时东北备战,跟前苏联因政治上产生极大分歧且发生激烈对抗,油田地标位置属于国家机密,在地图上是查不到的(有个邮寄地址是农垦十七场)。

  火车一路上几经辗转,下了火车上汽车一路颠簸,历经8天从千里之外的甘肃玉门油矿,把父亲他们一列车的找油人拉到了一个叫萨尔图的小站。父亲走出破旧的车厢,天是黑洞洞的,空中飘着雪花,他把单薄的衣服用绳子紧了紧,不知道几点了,也没有路灯,嘈杂的人群被带有手电筒的人分成一伙一伙乱哄哄的,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亮,冰天雪地,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啊走啊,一人多高干枯的芦草从父亲的脸颊划过,留下一道道伤痕。

  不知走了多久,人们被带到了驻地,手拿电筒的人照着一个齐腰高的棉被帘子,大声的喊把被帘子掀起来钻进去,人们一个跟着一个猫着腰进去了,进到室内昏暗中父亲看到,一根细细的蜡烛,站在墙壁凹槽处,忽明忽暗的亮着,人们也不敢大喘气,生怕把蜡烛吹灭了,环顾四周,亮晶晶的冰霜挂在用铁锹铲出的墙壁上,室内潮湿阴凉,父亲把从家里,母亲给洗得干净的行李打开,找了个别人都不愿意去的墙边炕上躺下,一夜也没有睡着,脑子里一幕幕得过着电影,巨大的落差在脑海边萦绕,久久不愿散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听到外面有人喊起床了,父亲一咕噜爬起来,站在地上晃了两晃,踉跄着从地下屋子爬了上来,天还不是太亮,问站在外面头上戴着一顶,毛很长的狗皮帽子的人,嘴里操着西北老家口音,像是领导模样的人说:“这是屋子吗?我看像狗窝”。那人哈哈大笑,用手指比划着父亲说的这狗窝,“狗娃子这你就不懂了,这叫“地窨子”会战工委的领导都住这屋子,这屋子地上一半,再向地下挖一半,冬暖夏凉可好了”,父亲说:“好什么好,里边又潮又湿,满屋子都结霜”。那人收住了笑脸说:“是啊,国家现在有困难,这里的生产、生活条件比不起老家差得太远了,但我相信只要我们坚持住,为国家打出高产井,将来一定能过上好日子”。起初父亲没在意,只是听着对方的声音耳熟,天放亮了些才发现,这不是在老家玉门油矿上的“喜子”吗?两个人都感到很意外,在这千里之外,意外见到了家乡的熟人,两人一下子抱到了一块,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掌。这个叫“喜子”的人就是后来在石油会战中做出突出成绩,红遍全国的“铁人王进喜”。父亲定下心来决定不走了,在这冰天雪地里会战打井找油吧!

  粮食短缺有时窝窝头都吃不上,好多人连冻带饿,高强度的工作,忍受不住煎熬当了“逃兵”。后来父亲被分到了井下注水大队作业四队当上了首任队长,注水大队就是今天赫赫有名的井下作业分公司的前身。一生坚守奋战在井下作业岗位带领着老四队,留下了一段永恒的回忆,这才有了后来……

  有一种一生一世不求回报的爱那就是母爱!母亲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1961年1月,母亲手上拉着四岁的大姐背上背着两岁的大哥,拖儿带女,从玉门油矿几经辗转,来到这一望无边荒凉的松原盆地,奉献了属于她们那代人的青春,开创了父亲、母亲们艰苦的创业史。

  1957年大姐出生。1959年大哥出生。1962年二哥出生。1964年我也哭着并不情愿地降生到了这片黑土地。1965年小妹出生。

  母亲,个子不高性格倔强。天生的好嗓子,高兴了就吼两嗓子秦腔。母亲幼小时裹过小脚,解放后就松开了。从我记事儿时,就总感觉母亲每天有干不完的活,在那个年代抚养5个孩子,生活的拮据可想而知,一切的困难对母亲来说都得坚强面对。母亲在玉门油矿是有正式工作的来到油田后,会战初期没有托儿所,为了照顾好儿女她把工作辞了;母亲对我们姊妹要求很严,我们兄妹谁要是在外面淘气、惹祸、做错了事,在母亲那里是不会轻松过关的;有了托儿所,我和妹妹上托儿所时,为了我俩能有个好身体,父亲坐火车跑到安达或是泰康“偷摸儿”买些高价鸡蛋给我俩带上吃,(那时没有市场随意买卖叫投机倒把,被发现了是要抓起来的)父亲、母亲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好东西都留给我们姊妹;记忆中母亲身体不好,在家属队参加油田公路筑路时母亲病倒了,从不做饭的父亲给我们姊妹做了一顿肉炒面片,说是肉炒面片,那个年月一年也吃不上几回肉,家里存个坛子把好的猪油、油脂拉放在里边,炒菜的时候来一勺白花花的猪油,放在锅里一炝满屋飘香。那时,哪儿有什么豆油呀,现今生活好了没人说那猪油香了,想来那是我记忆中,父亲做的最香的一顿饭,也是唯一的一次。生活一天天好起来,母亲做的一手好面食,比如拉条子、臊子面、面皮子、猫耳朵等西北美食,那是真好吃。全家人都吃醋,就我不爱吃,每次放醋前,母亲都想着先给我盛出一碗。现在馆子里的各种名小吃很多,细细品来也不及母亲做的味道好。

  1976年,积劳成疾的父亲患上了半身不遂,直到1989年默默地离开了他一生为之奋斗过的这片富饶的油田沃土,没有遗言,没有怨言,无怨无悔。生活条件逐渐好了,他老人家却走了,这也成了我们兄妹内心深深的痛。

  父亲、母亲无怨无悔的为我们操劳一生!为了能更好的照顾母亲,大姐操了不少心,找组织申请把母亲搬到了和她家一个单元,母亲住二楼,大姐家住四楼,老人家愿意自己住这也随了她的心。母亲80岁高龄时还惦记着我们姊妹,让我们上市场给她买来鞋底,一针针一线线,给我们5家制作拖鞋和鞋垫,做好的拖鞋和鞋垫分成5份,再一家家打电话让来取走,看到母亲不知疲倦的劳累,我们总是劝她,别做了歇歇吧,现在生活好了市面上啥都有,你就享享福吧,可她就是不罢手,还理由充足地说:“市场上的哪有我做的这么细致,我能做一天就做一天,做不动了成废人了,我就不做了”。至今我们家还在用着母亲在世时给做好的拖鞋,我的鞋里至今还垫着母亲给做的鞋垫!

  每每想起父亲母亲在我成长过程中的点滴生活片段,拈来回味,为的是要永远记住父母把无私的爱倾全力奉献给了儿女,不要认为父母做啥都是应该的,儿女给了父母多少?都说是孝心一片。父母在时我们拥有一个温暖的大家庭,父母走了那个家就变成了永远的曾经。

  感恩生命中有父母的呵护!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ganenfumu/4945.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