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您的当前位置: 感恩在线>>感恩父母>>“父爱”永存

“父爱”永存

发布:感恩 分类:感恩父母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父爱”永存

  文\淡如菊香

  我的父亲在我没成家时就因病不在了,印象中的父亲总有两个影子在我脑海中轮回出现:一个是喝醉酒后被朋友搀回,夜里大喊大闹,呻吟呕吐,紧接着是母亲无奈的叹息声和打扫倒水声,我们只有惊恐的钻在被窝装睡;另一个是发起脾气时牙齿咬的咯吱响,摔起东西来从不心疼或者不考虑被砸的对象。那时加上家境贫寒,姊妹也多,所以父爱对我来说简直是奢侈品。然而真正感受父爱的日子却是我离校后在西安和舅舅相处的一段时光,那是我一生中最难忘也是唯一一段有“父爱”的日子。

  1991年的夏天,我怀揣梦想来到西安一所成人学校学裁缝。由于我们基础不等,所以学习的期限长短不一,我已经结束了两个月的理论实践的培训回到舅舅家,而和我同桌又关系最铁的琴却还有一月的继续深造。闲来没事的我有天突然非常惦记琴,就去了学校找琴玩。那时由于校内宿舍紧张,学校就安排我们在附近校外的 私人出租屋里住,那天下午刚准备回家,结果天色突变,紧接着是瓢泼大雨不止。不一会儿路面就涌起没过膝盖的水 ,眼看天色已晚,琴说:“算了,今晚就住我这吧!”我无奈的点点头,那时电话不是很方便,就这样我两兴奋地半宿畅谈。迷糊中天色已经渐亮,我们匆忙梳洗完毕,琴让我去学校帮她做个中山装的领子,而当我们刚踏进教室的门就听见许老师焦急的对我说:“快回去,你舅舅刚骑自行车来找你了,说一家人昨晚担心的不行,他跑了好多房子没找见你。”舅舅骑自行车 从吉祥村经大雁塔来学校找我?好几十里路啊!我听了 二话没说就直奔电车站牌,当我火急火燎的推门进屋时,舅舅正在客厅低头转来转去,原爷爷(舅妈的父亲)在沙发上呆坐。见我进来原爷爷若带生气的大声嚷道:“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  事呢!你一个女孩家一晚不回家,知道家人是多么担心吗?再说城里不比乡下,人很杂的!”  我低头撅嘴不语,舅妈在一旁也符合埋怨,我偷眼看了一旁的舅舅,只见他充满指责的眼神里分明带着兴奋和爱怜。最后只听他轻声说道:

  “回来就好,没事就好,那水也是太大,记得以后注意点。”那一刻我虽然是大家批判的对象,但我幸福的几乎晕倒,那时我才真正感受了久违的家的温馨与爱的厚重。

  还有一次,也是夏天,记得喜欢登山的表姐从翠华山那里带回了好多我喜欢吃的葡萄,晚上我一边吃一边看电视,不觉间大半盆葡萄已经下肚。夜里一觉醒来,肚里像乌云翻滚,嘴里也直冒酸气,接着是匆忙到卫生间上吐下泻,连续几次终于惊动了隔壁房子的舅舅。他赶紧给我倒水找药,还要带我去医院,我说没事等天明再说。折腾一番后我喝完药沉沉的睡去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听见推门声,虽然感觉是蹑手蹑脚轻轻进来的,但我还是清晰地用余光看见舅舅已经走到我身边,他伸出手在我的额头上摸了摸,然后在他的额头摸了摸。顿时一股暖流传遍全身,至小到大没有一双像父亲的手一样温柔的抚摸我的额头,我激动地想抓住他那温暖的手,但还是忍住装睡,只是在他转身离去的时刻两行热泪顺势流进耳朵,也打湿了两大片枕巾。当我听到舅舅轻轻锁门去上班时,真想立即起来追下楼去大喊一声:“舅舅,我爱你!”

  2005年的夏天是个灰色的夏天,对我来说,因为我接到了舅舅病危的电话。我疯了似的匆忙搭车去医院探望,那时他已经住进重病监护室,白色的医院白色的墙,白色的床单上躺着面色蜡黄毫无表情的舅舅。我穿好粉色的隔离服,轻轻地靠近舅舅,他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迷着,只见他身上插了好几个管子,鼻孔也插着氧气,只听见他微弱的呼吸声在耳旁萦绕。我摸着他的手眼泪只是止不住的流,亲爱的舅舅前几天表姐还电话说你在医院也要坚持答一份每年的高考语文卷,当时我被你的精神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如今才几天,那可恨的病魔已把你折磨地憔悴成这样!终于等来了舅舅清醒的时刻,但又听见你想咳咳不出的难受劲,真想让你继续睡着,我鼻子又在发酸,你用眼睛示意我靠近你,当我耳朵靠近你嘴巴时,我再也控制不住的想大哭,只听你用几乎听不见的微弱声音给我说:“菊,我房子写字台……左边的抽屉里……有我留给你和儿子的……一盒怡口莲 糖   ……  ”舅舅啊,你已经在迷留之际还惦记着我和孩子,怎能不让我再次感激难过呢?!终于早6月29日那天你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舅妈说:“老陈你死也这清白,不粘共产党一点光,只差几个钟头就可以多领一月工资的,可我们知道你是坚决不许的。”那天我们哭哑了嗓子,喊破了喉咙,可你仍然紧紧的永远的闭上了眼睛,那时起我就一直骗自己想这肯定不是真的,只是自己做的梦而已,舅舅一定又到外地出差学习去了。

  从此更加渴望做梦见你,然而真正清晰的梦是2006年在兰州的一个晚上。记得我和表嫂还有姨(婆婆的妹妹)姨夫去表哥家的那晚,我无意翻阅一张报纸,那中缝登有治愈肺癌的消息,我生气地想假如早一天有这消息说不定舅舅还会好呢(明知广告有假)。夜里不觉间就迷糊了,只见舅舅满脸微笑着推门进来。我激动地大喊,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来,我急的用手去拉你,你却转身离去,我急了大哭起来。身旁的嫂子被我的哭声惊醒,直摇我的肩膀:“咋啦,哭得这么伤心?”我不管只是继续呜咽,但这时心里清楚刚才是做梦了。嫂子告诉我夜里睡觉不要把手放在心口,不然会做恶梦的。我却不以为然,心想这样的“恶梦”我宁愿每天做也不后悔。

  舅舅,你听见了吗?感觉到了吗?此刻我又因想你而心酸流泪,每每此刻我都喉咙堵塞,半夜爬起找来纸笔写下这些点滴的记忆,不为别的,只为那一份珍贵的 “父爱”永存!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ganenfumu/2949.html
分享到:

  本文标题:“父爱”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