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人间有大爱 10万元拍出无价电影

原创 感恩人生  2011-01-17 11:00:17  阅读 115 次

感恩人间有大爱 10万元拍出无价电影
◎陈墨
  今年42岁的刘蔚清出生在河南省洛阳市一个书香门第,父亲是涧西区中学校长,母亲是国有企业职工。刘蔚清的父母共生了5个儿女,刘蔚清排行老二,他们兄弟姐妹个个都有出息,令街坊邻居万分羡慕。谁知,刘蔚清的一场大病彻底改变了这五姐弟的命运……
  亲情浩荡,全家倾力阻击病魔
  1992年4月的一天清晨,刘蔚清正准备起床,却觉得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怎么也动不了。她先后被送到洛阳市和郑州市的大医院检查,结果确诊患了系统性红斑狼疮。
  医生说,这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病变累及多系统、多器官,诊治困难,死亡率高,一般活不过6个月,就算幸运活下来,也需要不断筹钱进行后续治疗!每次治疗少说也要上万元,如果病情严重,做干细胞移植手术,费用高达近百万元,一般人家都承担不起。
  刘蔚清绝望至极:“算了,不治了,早晚都是死。”可是,四姐弟坚决不放弃。父亲毫不犹豫地取出仅有的6万元存款,参加了工作的大姐、小妹一领工资分文不留交给父亲,用来和死神争夺刘蔚清的生命。
  由于亲情的坚守,刘蔚清闯过了“活不过6个月”的断言,像火中凤凰重获新生,回到了她热爱的课堂,爱情之花也绽放了。可是,就在婚礼前一周,病情再度复发。男友吓跑了,绝望像潮水一样将她淹没。病魔加上比病魔更残忍的现实无情地将她击倒….
  四姐弟匆匆赶到医院。大姐、小妹把近3年来积攒下来的和准备用于结婚的积蓄都掏了出来,加上父母的退休金,一共凑了5万多元,经过6个多月的痛苦治疗,刘蔚清又一次蹚过了死亡之河。
  可是,病魔像幽灵一样纠缠着刘蔚清。2001年1月上旬,她的病又复发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严重。她高烧不断,浑身浮肿,生命危在旦夕。医生无可奈何地说:“唯一的希望就是筹集30万元,立即做自体干细胞移植,不然就只有等待生命的结束。”30万元!刘蔚清一听,吃力地摇手:“不治了,送我回家,我不能再拖累你们了。”四姐弟立即围拢过来,坚决不同意。
  四姐弟把自己所有积蓄全取出来,又四处借贷。30万元,四姐弟竟然齐心协力凑齐了!10月,医院成功地为刘蔚清做了自体干细胞移植手术。经过两年多的治疗,2003年1月1日,刘蔚清又一次战胜了病魔
  可是,病魔只蛰伏了5年,又向刘蔚清发起致命的攻击。2007年底,39岁的刘蔚清再一次被病魔逼到了生命的死角:关节剧烈疼痛,反复高烧,生命弱若游丝……她被送到郑州医院抢救。医生爱莫能助,无奈地说:“肝腹水、心肌衰竭、肾衰竭……如果不想留遗憾,就赶快给她拍个告别视频吧!”
  医生的话让大姐一激灵,眼泪簌簌而下,她哭着恳求:“医生,再想想办法好吗?”医生建议打强心针,不过医生强调:“这一针可能会减缓病情,也可能一针毙命!”苍天有眼,强心针打下去,经过20多天的抢救治疗,刘蔚清的病情渐渐地缓和了。可是,医生叹息说:“这只是暂时的,如果病情再度发作,只有准备100万元,再做一次干细胞移植了。”
  5年前,五姐弟倾尽积蓄才给刘蔚清做过一次干细胞移植,如今病魔穷追不舍,再筹100万元,这是足以压垮五姐弟的一座大山啊!刘蔚清想,就算兄弟姐妹们拼尽全力,筹集到这笔钱,只不过足让自己再一次接受痛苦的治疗,再一次延长一段生命。但是,下一次病魔来犯,又怎么办呢?这样延续生命还有什么价值呀?刘蔚清悲观到了极点,只想早点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样既让自己解脱,全家人也得到解脱。
  尽管刘蔚清放弃了治疗,但刘家四姐弟仍不肯放弃,他们把各自的所有积蓄掏出来,又各自想办法找朋友借,四姐弟筹到的钱加在一起,只有10万元!他们都非常清楚,这10万元如果投到医院里,肯定连泡都不冒一个,到头来还是人财两空。怎样才能救得了老二呢?四姐弟面而相觑,不禁潸然泪下……
  2008年4月的一天,五姐弟围在一起召开家庭会议,商量救治刘蔚清的方案。大家一致认为,100万元靠借已经不现实,如果刘蔚清的病再度恶化,他们手里仅有的10万元钱,根本救不了她,眼前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用这10万元去创业,赶在老二的病恶化之前,赚更多的钱,才能拯救老二的生命。但拿10万元救命钱去创业,一方面存在着很大的风险,另一方面投资什么项日才能在短期内挣到100万元?
  冒险一搏,姐弟悲壮出征拍电影
  刘蔚清听说要用凑到的10万元去冒险创业,首先泼冷水:“别瞎折腾了,听天由命吧!我能活到今天已经很知足了!唉,本来还想帮助其他病友,现在自身难保了。”而五弟刘宏辉却充满信心地说:“我看就拍电影吧!拍一部反映二姐创造生命奇迹的电影!如果成功了,不仅能给许许多多红斑狼疮患者带来生命的希望,而且电影的票房收入还可以用来给二姐和像二姐一样的病友治病!圆二姐的一个梦!”
  当导演!拍电影!这一直是四弟刘宏伟的梦想。1991年他高考失利,只考上洛阳工学院,他想复读后再考,可是那时二姐治病正需要钱,为把大学念完后尽早挣钱给二姐治疗,他暂且将梦想埋在心底。2006年他辞去国有企业的丁作,终于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
  听了五弟的话,刘蔚清想了想,轻轻地点头。刘宏伟兴奋地对她说:“我的第-一部电影就以你为原型,导演我们家的故事!你一定要支持我啊!”此时,刘蔚清脸上掠过一丝浅浅的笑容:“可以,但是现在我们只有10万块钱,拍得了电影吗?”用仅有的10万元钱去拍电影,是不是太冒险了?四姐弟反复掂量。两个姐妹和小弟都觉得拍电影不仅能帮四弟圆梦,而且能让二姐的生命故事留存人问、昭示后人,让二姐活着的价值得到体现,如果成功了,票房收入还可以用来给二姐治病。<感恩在线 www.ganen360.cn>姐弟一致同意冒险一搏。
  四弟、五弟的电影梦,现在成了五姐弟的梦想。有了这个撼天动地的梦想,刘蔚清渐渐看到了生命的希望,点燃了生命的激情,她的病情慢慢得到了控制,这更加坚定了刘家姐弟拍电影的决心。刘宏辉在灯下开始伏案撰写剧本。18年来,五姐弟紧紧相携,全力帮助身患红斑狼疮的二姐和病魔较量,一次次击退死神、一次次创造生命奇迹的画面渐渐浮现存眼前….
  一连半个多,刘宏辉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眼睛熬成了“火眼”,实在太困了,就用清凉油涂一下眼皮……终于,他以二姐为原型,完成剧本《明天是否来临》。接着,两兄弟拿着剧本初稿上京城多方请名家指导,随后又进行了几次调整和修改,2009年初,剧本终于定稿。这年3月底,刘家三姐弟带着本应留给二姐治病的10万元钱悲壮出征。他们来到北京,一边跑剧本的审批,一边筹建公司。几经周折,剧本终于审批下来了,他们的公司——北京隆裕盛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也注册了,四弟刘宏伟担任董事长,刘宏辉担任总导演。为了救二姐,刘宏辉也成了电影狂,他自学了很多有关电影的制作过程,为拍摄这部电影做好充分准备。
  刘宏辉和妻子在郑州有一套8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他回到郑州和妻子商量把房子卖了。妻子流着泪说:“卖了房子,我和孩子住哪里呀?”刘宏辉无奈地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了!租房住吧!”刘宏辉找中介公司30万元低价卖了房子。30万元,加上原来的10万元,有了40万元。虽然离目标近了一步,但是,40万元支付片酬都不够,还得继续想办法筹钱。姐弟3人反复商量后,决定找公司赞助。
  于是,姐弟3个抱着剧本,分头行动。人家一听说拉赞助,门都不让他们进。跑了一天,一个公司的董事长都没见着;第二天还是无功而返……三姐弟在北京又奔跑了3个月,分文赞助都未拉到,可是他们从未想到过要放弃。
  2009年5月,在一次同乡会上,河南老乡北京正坤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候晓莉,被刘家四姐弟亲情守护亲人的生命、想拍电影救亲人的旷世之举深深感动,伸出援助之手,愿意承担这部电影的后期宣传和发行费用,她还促成了名雅飞天的老板张勇谋为刘宏辉无偿提供拍摄电影的机器设备……这给绝望中的三姐弟增强了信心,他们继续奔走筹集资金。终于,刘宏辉做期货的朋友鲁长剑借给厂他50万元;一位热心的病友在与刘蔚清闲聊时,得知刘家兄弟要拍电影组建红斑狼疮基金,便主动借给他们60万元,希望他们拍出鼓舞人心的作品来;刘蔚清的儿位朋友倾囊相助,共借了50万元,来表达对他们五姐弟的大力支持。就这样,他们共筹到了200多万元!刘宏辉感激涕零……成就梦想.
  人间大爱缔造生命奇迹
  10月25日,北京阳光明媚。刘宏辉姐弟几个经过努力,《明天是否来临》剧组终于成立了,刘宏伟、刘宏辉分别担任导演和制片人。夜晚,华灯初上,三姐弟在长安街疯狂地奔跑,以此来释放内心的兴奋,他们在北京拼搏了18个月,历经500多个日日夜夜的煎熬,终于看到了一束希望之光。
  刘宏伟、刘宏辉两兄弟开始招募演员。招募广告通过网络、报刊、宣传单等发布后,参加选角的人特别多,但多是电影学院还没毕业的学生。刘宏辉心里清楚,这部电影要成功,必须有大牌明星主演才行。可是,哪个大牌明星会跟一个一点经验都没有的导演合作啊?
  尽管如此,刘宏伟、刘宏辉兄弟仍不肯降低选角标准,他们怀抱着剧本先后登门拜访了3位明星的经纪人,可是,刚进门,人家片酬费报价都不低于200万元,三姐弟被吓得急忙退了出来。他们本知道找大牌明星不可能,但又不愿放弃哪怕只有一线的希望。
  11月上旬,刘宏辉三姐弟又拿着在医院给二姐拍的临终视频光碟和剧本找到影星陶虹的经纪人。经纪人开出的片酬也是天价,但听了刘宏辉讲述了二姐的故事和拍电影是为了救二姐后,经纪人给他们留下一句话:“我把剧本和光盘交给陶虹,看她愿不愿意接!”
  在近乎绝望中痛苦等待了一个星期,刘宏辉喜出望外地接到了陶虹打来的电话.答应出演片中的女主角,并表示不要高片酬!刘宏辉姐弟又惊又喜,放下电话立即准备和陶虹合作的材料。谁知,第三天上午,陶虹的经纪人就打来电话:“陶虹不能出演了,她刚生孩子,未满月,丈夫、公婆都不同意她接片!”三姐弟立即像霜打的茄子。
  刘宏辉姐弟又陷入无望之中,仍不甘心的刘宏辉又把剧本和二姐的光碟送到伊能静、蒲巴甲等明星的经纪人手中。几天后他打电话询问伊能静的经纪人,对方回话说:“伊能静2009年的档期全部排满了!你们找别人吧。”刘宏辉又一次跌进了失望底谷。
  当天下午,刘宏辉正不知所措时,意外地接到伊能静的电话:“我在公司看到了你们的剧本,愿意低片酬出演女主角这个角色!我从12月到明年1月,只有19天的休息时间,你看19天行不?”刘宏辉高兴地说:“行!行!”刘家三姐弟还沉浸在兴奋之中,素有“好男儿”之称的蒲巴甲又来电话说,乐意出演女主角路馨茗的弟弟路天华。并且,他在低片酬的基础上自降了一部分片酬来参加演出,他们的片酬只占整部电影成本的20%,这是他们出演片酬最低的一部电影。
  11月30日,《明天是否来临》剧组在北京举行开机仪式,接着转战河南郑州开拍,除了伊能静、蒲巴甲主演外,还有黄子腾、吴琼等29名演员参加了这部电影的演出。
  自从开始筹拍电影以来,刘蔚清为了看到弟弟拍的电影,她每天按时吃药,凭着对梦想的追求,凭着强大的精神动力,她的病情一直非常稳定,这是梦想给她生命创造的又一奇迹。对此,她感到无比欣慰。
  12月28日,《明天是否来临》在郑州杀青。刘宏伟和刘宏辉返回北京,继续电影的后期制作和发行运作。2010年4月底,刘宏辉兄弟完成电影的后期制作后,立即将影片送往国家电影审查委员会审查。5月中旬,终于取得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电影局颁发的《电影发行经营许可证》。
  2010年6月1日,这部承载着刘蔚清生命激情的电影在北京举办首映式,中国第一个关注红斑狼疮的专项基金——明天(刘蔚清)基金也宣布成立。刘宏伟高兴地说,这部电影的票房收入每张电影票提取1元钱作为基金的启动资金,今后他拍的每一部电影的票房收入都会被用来为基金“输血”。
  6月15日,《明天是否来临》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放映,引起了轰动效应,入围了第十三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中国新片展暨传媒大奖。7月5日,《明天是否来临》在全国首次发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托起了刘蔚清新的生命希望。
  7月26日,刘宏伟从北京赶回洛阳,参加刘蔚清的43岁生日。一进门.他激动得紧紧拥抱着刘蔚清:“二姐,我要谢谢你,是你成就了我的梦想!”刘蔚清也激动得泪雨纷飞:“我更要感谢你们,是不离不弃的亲情,让我一次次创造生命奇迹,一次次给予我生命的希望!”
也许是弟弟成功拍成了电影激荡了刘蔚清的生命,也许是刘蔚清看到了生命的明天,增强了生命的张力,她的病情一直保持稳定,9月1日,刘蔚清重新走上了她热爱的讲台。在三尺讲台上,她神采奕奕、激情洋溢,虽然病魔随时都可能夺去她的生命,可她却以激昂的姿态奔向生命的明天……
  编后:在社会众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刘家四姐弟的勇敢之举,不仅为病魔中的亲人赢得了生命的希望,还成就了两个弟弟的电影梦想,可谓皆大欢喜。这是一个充满亲情、友情和人间真情的感人故事。在大爱面前死神也望而却步,然而,他们这种举巨债创业的行为并不值得推崇,毕竟这其中存在着极大的风险,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请大家切勿效仿。
  看了本篇文章的网友还看了以下精彩文章:
  [福清民间感恩故事: 翁世经雪耻报恩]  [党支部书记朱昌国的故事:金银花开]

分页:【1】 【2】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gandongzhongguo/509.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