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最幸福的人

原创 感恩人生  2013-02-27 14:47:51  阅读 47 次

  谁是最幸福的人

  冼卉妍

  2012年8月,洪建亮带领广东实验中学管乐团登上了维也纳金色大厅的舞台,捧回该校管乐团历史最高荣誉fI维也纳国际音乐节比赛管乐合奏冠军。从19 96年管乐团成立起,这位乐团里唯一的指导老师编织着从零到一再到第一的励志故事。

  但是,在他眼里,[第一]像一件外衣,脱下装束,他更努力地追求音乐的本质。无论乐团内外,他都坚持通过各种方法让孩子们看到音乐的最美一面。现在,他正竭力帮助孩子们找到一生感到幸福的事,比如一能在高中阶段找到几首一辈子都喜欢的音乐一。

  “我认为,在国际的舞台上,立足于民族传统音乐显得尤为重要。”

  初生牛犊

  洪建亮回忆,广东实验中学(下称“省实”)大概在五六十年代曾经设立管乐团和合唱团,创团的老师是同一人,后来,由于合唱团发展得很快,创团的老师无暇分身,管乐团进入了漫长的“休眠”阶段。

  踏出华南师范大学的校门,毕业于作曲指挥专业的他进入省实随即挑起了管乐团的担子。“96年正式成立广东实验中学管乐团,而我们第一批团员只有个位数。”他笑着说道。

  与其说“重组”省实管乐团,不如用“创建”一词来得更准确。最初的管乐团有点像人们说的“概念股”,没有经费、没有乐器、没有学生:只有一名指导老师,靠他将创建管乐团的条件逐一实现。

  从零到一的那步,他笑称那是“连哄带骗”。聪明的洪建亮先从自己熟悉的音乐课堂上“出手”,发掘那些音乐感觉比较好的孩子,让他们拿起乐器,尝试奏出声音。终于,他成功“拉拢”到第一批团员,而在创业阶段的前两年,他的团员维持在那寥寥可数的几位。

  好不容易解决了人员问题,可他发现这个零经费乐团还没有一件像样的乐器。灵机一动,他把目光瞄准了一间设备齐全却经营不善的琴行,找来琴行经理,他向经理献计说:“不如把乐器借给乐团,学生现在还没有买乐器,等他们练好了、有兴趣了,学生自然会过来买你的乐器了。”他表示,以当时管乐团的名气,他连给家长提议买乐器的谈资都没有,只能剑走偏锋。

  过了两年,洪建亮才盼来了第一笔五万元的经费。演奏界行内都知道,西洋品牌的乐器在音色、质量上更胜一筹,然而,五万元有可能连一件国外的乐器都买不起。“最后我们买了2件美国小号,而其他就只能用国内的。”尽管如此,在洪建亮的精打细算Z下,乐团还是购入了40多件乐器,保证了“人手一件”。

  陪伴乐团9呼化成果的过程是不可预计的,事实上,他根本没有心思计较成败。他很感激那段创业时光,在想方设法解决生源、乐器等一个个客观困难的同时,他也面临初为指导老师的专业挑战。(学会感恩 www.ganen360.cn) “当时我对成立乐团没有太多的概念,也没有人带我、教我怎么去做……回想起来还是挺感激那段岁月,也不知道当时要付出多大的勇气。”凭借大学专业的扎实功底,他基本通晓每一种乐器的发声原理、演奏技巧,以及各种乐器在表达音乐情感时的特点,“不过自己仍需不断学习,通过练习来调整对乐器的控制力。”

  崭露头角

  从1996年建团到1998年间,洪建亮专心致志地修炼内功,可管乐团的实力究竟如何?这个问题他也没有确切的答案。环顾四周,那时广州市内三中、育才、培正等儿所老牌学校的管乐团已经树立了稳固的“江湖地位”。“以我们当时的规模,几乎可以说是用膜拜的眼光来看这些老牌队伍。”第一次出师“广州市中小学管乐大赛”,洪建亮发现,圈子里的人大多不知道省实还有管乐团。

  在学校没有指标,老师没有施压的情况下,他的学生竟然捧回了一等奖,初试锋芒,省实管乐团便以一匹黑马的姿态胜出。

  多少年前,挥别学校合唱团后,管乐团曾被长时间地雪藏。重获新生的乐团,从零开始,离前头名气甚旺的省实合唱团已有相当大的一段距离。在学校合唱团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更高的音乐殿堂时,洪建亮和他的乐团保持…步一个脚印,逐步前行。

  乐团走到2008年,终于获得了第一次海外交流的机会,首站的目的地直奔奥地利维也纳。

  “当时第一次外出比赛经验不够,以为带40名团员就足够了,想着这个人数还能很好地安排出行,只需一台旅行车即可,也能图个方便。”然而,当他站上台指挥的那刻,洪建亮意识到人数安排将成为比赛的软肋。原来,在团队比赛中,人数的多少在一定程度上将影响音乐的饱和度,特别对非专业学生而言,他们一般不能一人独自担当一个声部的演奏,相比之下,“对手的瑞典音乐学院和附中组成了联合乐队,出动的是一百多人的乐团,整个气势都不一样。”尽管如此,首次出师维也纳,他们在国际青少年艺术节里还是斩获了金奖亚军。

  拓展了海外比赛的视野,洪建亮发现,国际性的比赛其实比比皆是。为了筛选出有价值的比赛,他必须了解主办方背景、评委层次,仔细地琢磨甄别。在刚接触海外比赛时,他坦言,起步阶段需要借助国际性的文化公司推荐;而随着积累的资源越来越丰富,现在,乐团参加大赛转变为“买方市场”,在每个学期接收的各种大赛邀请之中,他根据乐团实际情况进而挑选出最具参与价值的赛事。

  制胜之道

  之后的几年,他带领的乐队表现越发成熟稳定,每年都在大赛中更进一步,直到今年。

  事隔四年,洪建亮又与乐团新一届拍档们站到了维也纳的舞台上。在分组别的切磋中,他们选择挑战实力最强的对手“卓越演奏组”,而这也意味着他们将面对音乐学院的专业选手。

  “我认为,在国际的舞台上,立足于民族传统音乐显得尤为重要。”总结多次海外比赛经验,他发现,利用西方人熟悉的现代音乐手法来表现中国传统的民族音乐,使得两者碰撞出的旋律、音色显得格外的新鲜与出彩。

  在短短的30分钟比赛时间里,每支参赛队伍大概只有三首曲子的演奏时间。指定曲目过后,洪建亮的乐团亮出了中国元素,演奏了《五声神韵》、《红梅赞》两个民族经典曲目。前者,他以西洋乐器演绎中国的曲予;后者,他融合二胡独奏,以中西合璧的乐器组合演绎中国曲目。

  省实乐团演奏的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一名德国的评委当场发出‘棒极了’的赞叹。”要知道,在比赛正式结束前,评委一般不会对某一支队伍作出立即评判或者给予掌声,洪建亮意识到,这个破例实际上是一个暗号;重返维也纳的大舞台,省实管乐团成为了国际音乐节唯一的金奖得主,也是第一支在世界级音乐殿堂一一维也纳金色大厅获得冠军的中国团队。

  回归本源

  脱下荣誉的外衣,比赛场下,洪建亮给自己定位为引导学生追求音乐内涵的教育工作者。在乐团的排练中,他引导学生吹奏乐器时想象音乐的形象,认识何为音乐之美。他经常问学生:“音乐给我们提供什么,能帮助什么?”

  在乐团之外,身兼高中音乐鉴赏课的科任老师,他孜孜不倦地教导学生捕捉传统音乐中的艺术形象。“为了让学生更容易理解,我通常以生活中的形象借代曲中表现的情景。”他希望透过借代的手段,借形象化的生活场景让学生听懂音乐,提起他们对古典音乐的兴趣。

  音乐不分国界,自然不分听众。回归音乐教育的本源,无论学生是否管乐团的成员,他都力求让教过的学生懂得静下心去体验音乐之美。每个人对音乐的感悟都可能不一样,“即使追求好听和不好听的结论很简单,却不是高层次的音乐修养。”

  他告诉身边的学生:“如果能在高中阶段找到几首一辈子都喜欢的音乐,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如果你找到一首让人心底产生共鸣的曲子,无论是开心、悲伤,当这首曲子在你耳边响起,内心都会为之触动。

  在他眼里,音乐是让人打开心扉、放松心情的一件美事,因此,回归一名普通的音乐老师,他坚持以轻松、带点幽默的风格与学生交流。乐团之内,同学们直呼“洪老师的排练时间最科学!”,洪建亮制定的一周两次常规练习,没有占据学生太多时间,开团至今,始终保持着零家长投诉的“良好记录”。

  乐团之外,随和的洪老师通常在大老远就受到同学的“阻截”,学生或足给他热情的问候,或是找他探冲心事。于是,他又可能化身为“知心姐姐”,给孩子们指点迷津。“孩子们的问题离不开跟同学或家长闹矛盾、闹情绪。我常安慰他们,我也干过一样的事情,他们听后觉得跟我的距离变得很近。”

  他喜欢倾听孩子们谈谈生活中发生的琐事,借用他的话,如果说找到一首终身喜欢的曲子是件幸福的事,笔者想,人的一生里能够遇到一位传播幸福的老师,那么,他就是最幸福的人。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gandongzhongguo/3450.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