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中国2011候选人物事迹材料:张平宜

原创 感恩人生  2011-12-31 20:13:18  阅读 68 次
欢迎加入本站网友QQ群:91017152,一起交流!

感动中国2011候选人物事迹材料:张平宜
  
  张平宜 跨越海峡的希望之翼
  
  张平宜,女,台湾云林县人,中华希望之翼服务协会执行长。
  
  张平宜曾经是台湾《中国时报》资深记者,2000年,为了采访大陆麻风康复村的现状,她多方询问后,来到了四川省西部一个叫大营盘的小村庄。
  
  2002年,她履行自己的承诺,为村庄的小学兴建了崭新的教室。2003年起2011年,她辞去百万年薪的工作,在海峡对岸开办“中华希望之翼服务协会”,致力于大营盘麻风病人的子女教育
  
  为了筹建建校的资金,她在台湾写文章募款,到处演讲、卖书,带着医生丈夫每月给的1万元新台币零花钱坐出租车,去试图说服潜在的资助者。她带着积攒起来的善款,回到大营盘,当上了新教学楼的“监工”。11年来,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张平宜将一个供麻风村子女上学的教学点,一点点地建成为完善正规的学校,2005年至今已培养百余毕业生。
  
  为了给孩子们找出路,她又让在青岛开办工厂的弟弟,为想要外出打工的学生们提供职业技术培训。
  
  感动中国2011候选人物拓展阅读
  
  张平宜曾是台湾《中国时报》的资深记者。在2011年之前的十多年里,这个台湾女记者放弃了原本衣食无忧的优越生活,投身四川凉山一个麻风康复村的教育事业。为了让这些与世隔绝已久的孩子能尽快地融入现代社
  
  会,她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努力。她曾是台湾一家报社的资深记者,年薪百万;她在台湾的家是一栋4层楼的山边别墅,自己从不曾下过厨。但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台湾女记者张平宜辞去工作,来到四川凉山一个麻风康复村。村里唯一的小学挤着70多个学生,大部分只能站着听课,张平宜在台湾写文章募款,到处演讲、卖书,坐车去试图说服潜在的资助者,终于在大营盘建立起了新的学校…[1]
  
  2000年,为了采访大陆麻风康复村的现状,她多方询问后,来到了四川省西部一个叫大营盘的小村庄。
  
  2002年,她履行自己的承诺,崭新的教室在大营盘落地生根。
  
  2003年起2011年,她辞去百万年薪的工作,在海峡对岸开办“中华希望之翼服务协会”,致力于大营盘麻风病人的子女教育
  
  第一次进入麻风康复村的情景,张平宜依然历历在目。“那真是个被刻意遗忘的黑暗角落。”这个台湾女人缓缓地说。
  
  那时,张平宜是台湾《中国时报》的资深记者。11年前,为了采访大陆麻风康复村的现状,她来到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一个叫大营盘的小村庄。
  
  这儿曾被人称为“隐形的村落”。从1959年开始,因为麻风病的蔓延,当地政府在此建立了麻风康复村,对麻风病人实行隔离集中治疗。
  
  在村子里,张平宜看到,许多麻风病患者只能拖着残缺的四肢在地上爬行,(感恩教育 www.ganen360.cn)身后带出一道道血痕。村庄里到处都是游荡的孩子,他们没有父辈那可怕的疫病,眼神里流露出野性的天真。这让这位有两个孩子的母亲不由自主地想到,“这里总该有所学校吧?”
  
  唯一的小学,在海拔1800米的山上。教室是两间破土房子,没有一扇完整的窗户。这里挤着70多个学生,大部分只能站着听课。
  
  如果连这所学校都垮了,张平宜不知道这些生长在麻风病阴影下的孩子还能有什么希望。她向老师许诺:“你留下来,我去筹钱盖一所新的学校。”
  
  2002年,崭新的教室在大营盘落地生根,而这个台湾女人的命运,也和这个一度被外界遗忘的村庄紧紧地连在了一起。从2003年起至今,她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在海峡对岸开办“中华希望之翼服务协会”,致力于大营盘麻风病人的子女教育。
  
  这里曾被人称为“隐形的村落”。从1959年开始,因为麻风病的蔓延,当地政府在此建立了麻风康复村,对麻风病人实行隔离集中的治疗,并持续了半个多世纪。
  
  张平宜看到,村庄里到处都是游荡的孩子,这让她想到,“这里总该有所学校吧?”唯一的小学,在海拔1800米的山上。教室是两间破土房子,没有一扇完整的窗户。学校的招牌,是小偷唯一看得上的财产,早已被盗。这里挤着70多个学生,大部分只能站着听课,孩子们的脸都很脏,“脏到只能看见两颗眼珠子”。如果连这所学校都垮了,张平宜不知道这些生长在麻风病阴影下的孩子还能有什么希望。她向老师许诺:“你留下来,我去筹钱盖一所新的学校。”
  
  她在台湾写文章募款,到处演讲、卖书,或是带着医生丈夫每月给的1万元新台币零花钱坐出租车,去试图说服潜在的资助者。她带着积攒起来的善款,回到大营盘,当上了新教学楼的“监工”。
  
  2002年,正如她承诺的那样,崭新的教室已经在大营盘建成,而她的命运,也和这个一度被外界遗忘的村庄连在了一起。2003年起至今,她辞去百万年薪的工作,在海峡对岸开办“中华希望之翼服务协会”,致力于大营盘麻风病人的子女教育。
  
  最开始,她将自己的动机解释为一种“最朴素的母性”。现在她的长期愿望是,“让麻风病人子女都能正常地融入外部社会。”
  
  外部的社会究竟是什么样子?村里很少有人知道,村民只能感觉到,自己是“令人害怕又讨厌的人”。就连这儿的老师去县城开会,当地的老师都没有人愿意和他同桌吃饭。
  
  但这个朋友们眼里“典型的千金大小姐”,却在海峡对岸为这个令人恐惧的村庄呐喊。她在台湾写文章募款,到处演讲、卖书,或是去试图说服潜在的资助者。“下辈子什么都不做,只做个有钱人。”这个此前从没经历过窘迫生活的女人,一度“咬牙切齿”地说。
  
  在那些麻风村的孩子看来,“张阿姨就像妈妈一样”。她熟悉每一个孩子的家庭状况与脾气秉性。
  
  2005年之前,这所已经成立了十几年的小学,还没有出现过一个毕业生。因此,与家长“抢孩子”,就成了张平宜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只要发现一个孩子消失,她就会跑到对方家里,“胁迫恐吓那孩子回来读书”。[2]
  
  从洗脸、刷牙、洗澡开始,她慢慢教会那些孩子如何“保持个人卫生”。在这个村庄里,因为大营盘小学而改变命运的孩子越来越多,邻近的孩子都会到这里求学。这座曾经“快要撑不下去的小学”,已经有了100多个毕业生,13个公办教师,他们有着整洁的教室和食堂,还有村里的第一栋公厕。小学毕业后,孩子们必须每天走路3个半小时去县里读中学。对麻风病人子女的偏见还没有消除,他们的住校请求不能被批准。
  
  2009年,为了解决麻风村子女的入学问题,四川省扶贫办在大营盘小学的校园内,用260万元盖起一座中学。张平宜和她的同事们为了迎接新中学的到来,他们翻新旧教室、绿化花园。那所中学仍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窗明几净的教室里也没有一个学生。当地教育部门没有派驻老师,而那些住在山上的孩子为了求学,仍然不得不每天在路上步行3个半小时。
  
  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很少有孩子能够坚持读完中学,“走路又远,功课会跟不上,还常常被同学歧视和欺负。”最让张平宜难过的是,愿意继续留在学校读书的孩子正在逐年减少。为了给孩子们找出路,她又让在青岛开办工厂的弟弟,为想要外出打工的学生们提供职业技术培训。
  
  “我的十几年青春,就这样献给了这里。”张平宜感叹道。她有时候,遇到一些烦心事儿,她只有请朋友抽烟斗,“借助烟草气息,放松濒临失控的情绪”。她有一定程度的神经衰弱,常会失眠,她的手袋里总塞着几包松弛神经的药物。
  
  许多台湾人都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疯子要跑到一个山坳坳里的麻风村,去吃这样的苦。”但对张平宜来说,在这片大山里,她似乎背负着某种使命,“我是一个母亲,看到麻风村的那些孩子,我无法掉头离去。”
  
  本文由感恩在线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www.ganen360.cn/gandongzhongguo/1883.html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