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您的当前位置: 感恩在线>>父爱如山>>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发布:感恩 分类:父爱如山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出生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年代:1943年农历4月4日。70大寿即将来临,作为他的儿子,我努力回顾一下他近70年来走过的艰辛历程,谨以此表达对父亲的无比崇敬!
  
  他,未满18岁时丧父,与我奶奶和分别为9岁、6岁的两个姑姑相依为命。学习成绩优秀、深得老师喜爱的他,仅读到小学四年级被迫退学。
  
  在我国生活困难时期的1963年,经特别喜欢他的杨老师介绍,他与我母亲相识并结婚,1964年10月,我哇哇降世,他开始当上爸爸 ,1967年12月和1972年4月,我的妹妹和弟弟分别降世。1970年和1973年,与他相依为命的我的两个姑姑分别出嫁。
  
  他壮年时,曾自带少许红薯,风餐露宿,忍饥挨饿,到重庆中敖,或玉龙,或铁山等地,用板车拉煤回家维持家庭生计,每次往返几天时间。2012年清明节,他故地重游,感慨万千,老泪纵横。
  
  回顾过去,他曾在合作社期间,担任生产队队长,负责经济作物--棉花的种植、培育,当时他开动脑筋,不断摸索棉花的种植、培育技术,总结出了农药实时使用经验,提高了棉花单产。在计划经济时代,他利用闲暇时间,在自留地里种植四季豆,豇豆,胡豆等作物外卖,用来贴补家用。为了改善住房条件,他绞尽脑汁,在天黑收工回家时,与我母亲一起抬回一大块石板作为房屋地基石。
  
  当时,农民纯收入几乎为零,想吃饱饭都很难,更别谈供3个孩子上学!他和我母亲,硬是凭着勤劳的双手和智慧的头脑,完成了同乡人认可的壮举!为了让我姊妹3个能上学,他和我母亲早出晚归,几乎每天都是天不亮出门,天黑看不见五指才回家,或挖花井刺,或收购兔毛,用肩挑、用背背,徒步行走在近百里山间崎岖小路上,赶转角场:两板桥,李家,髙屋,甚至40多里外的元坝,中敖。大汗淋漓、累得筋疲力竭的他,回到家后,还要根据估约摸的市场行情准备第二天出卖的物品。有时,还要跑到山坡上用线绳和木尺去仔细测量树木,规划树木的最佳用途,如做刀把、脚盆、屋脊、檩子等,努力卖一个最好价钱,以求得利用极为有限的资源,多换得几分、几角钱。正是这样积累分钱、角票,才使得我们有了下学期开学的几元学费。
  
  不知是哪一年,也不知是因为什么,他发掘出了“商机”--种菜。这样可以送我3姊妹读书。大白菜,生菜,大葱,红萝卜,地瓜,花菜,辣椒,生姜等成了他的心爱之物。为了早出蔬菜,卖上好价钱,他自己设计温室:在煮饭锅里加水,篾条圈抽格上放种子和温度计,盖上锅盖,酌情烧些柴火。通过不断摸索,不断总结和获取经验。为了保持温度稳定,他常常半夜起床添柴烧火。种子发芽移栽地里后,不可避免地要经历“倒春寒”,他就用薄膜覆盖,细心呵护。见识不多的他,在信息闭塞、偏僻的乡村,用土办法探索出了一套成功的种植经验,我们不得不敬佩!这在文化教育程度较低的农村,容易做到吗?。
  
  蔬菜长成后,收割和外卖也是非常不易。挖菜要顺菜根走势,小心保护原形;挖好的菜还要讲究卖样,要清洗干净,适量捆好,码放整齐。最难的就是冬天了,在冰冷的水中洗菜,双手冻得通红,甚至僵硬,很久不能屈伸。我们家离乡场两板桥有20多里路,为了抢到一个好摊位,他常常半夜2、3点起床,独自在崎岖山路上行走,在黑暗的、空无一人的街上等候……,有时冷得发抖(由于挑着100多斤赶几十里路,会大汗淋漓将衣服湿透,停下来就发冷,多年后经济条件好点才带一件衣服更换)。甚至下大雪,他仍然挑着100多斤的蔬菜,踏着齐膝盖深的积雪,到街上卖菜。回家后,他将角票一股脑倒在桌上,一一清点,摞成一叠一叠,然后自我总结,有时还会兴高采烈地告诉家人。直到1993年,他幺儿子参加了工作,父亲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喜欢思考和学习,无论到哪里,都喜欢学习别人的经验。一旦看见新蔬菜品种,他总是千方百计地寻找新种子。因此他在家乡,总是不时推出又嫩又大的新品种蔬菜,深得家乡人喜爱!相邻的很多很多人总是向他请教,他都耐心地介绍和讲解!后来,他被公认为“个体蔬菜大王”。直到2010年,由于他因病手术,再因为我们姊妹3个的条件好了些,在我们和亲朋好友多次劝说下,他种的菜才渐渐少些。
  
  他心算能力强,不论是买或是卖,他都能脱口算出2位数乘法以内的结果,家乡人对他的口算能力都十分佩服。
  
  他非常孝顺。我现已93岁的奶奶,由于劳累过度,在60岁以后,身体就欠佳,承担了家庭重担的他,一直坚持买药、喂药,时刻问寒问暖。为了让我奶奶吃好,他和我母亲一直很少吃炒菜,总是米饭尽量煮软点,菜尽量煮烂点。2010年10月,60多岁的他,精心筹办了我奶奶的90大寿,受到亲朋好友和众乡亲们的高度称赞。
  
  他善于培养、教育孩子,他培育我和我弟弟初中毕业就考入了县上最优秀的县高中,我妹妹初中毕业考入了县师范,目前我们姊妹3人都是本科以上学历和高级职称,这对于一个世代农民家庭谈何容易?但其中的艰辛万苦,几句话,怎能诉说!
  
  1993年以后,我们姊妹3人虽然都有了工作,但我们紧接着就是结婚、买房、养育小孩,他非常善解人意,理解我们的苦衷,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也从未向我们张嘴要钱,甚至还支助我们。完全靠他们自己,在80年代初期,在原来3间土墙房外增修了2间石柱头穿架房;2002年10月,他自己规划、安排、调度修起了新式楼房 。
  
  1998年, 55岁的他第一次离开他自己耕种的土地,走出了李家,走出了安岳,走出了四川,到北京天安门看到了升旗仪式,听到了除家乡外的各种话言。当时的他,是多么的幸福、新奇和惊愕!
  
  我1984年国家分配到河南平顶山工作,15年后的1999年,已经56岁的他第一次进入了河南,见到了他的长孙。
  
  现在,我近70岁的父母和93岁的奶奶在偏僻但空气清新的乡下生活,他们三口其乐融融!
  
  回顾父亲70年历程,他勤劳,憨厚,孝顺,积极乐观,坚忍不拔,勇于担当和强烈的家庭责任感,以及时时千方百计利用掌握的仅有的科技改变生活、提高家人生活水平的精神深深的影响着我的孩子们。
  
  祝父亲永远快乐、健康长寿!
  
  祝三位老人幸福安康!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fuai/3547.html
分享到:

  本文标题:我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