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拿什么来爱您——父亲

发布:感恩 分类:父爱如山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拿什么来爱您——父亲
  
  年少的青春,无尽的旅程,是父亲带着我们勇敢地看人生;在这份深沉而宽广的爱里,我们安稳地成长却总是忘了表达。敬畏到爱的距离有多远,说声我爱您有多难。也许我们和父亲之间,就是这样心息相通,却默默无言。
  
  作家苏童在《父爱》一文中写道:关于父爱,人们的发言一向是节制而平和的。母亲的伟大使我们忽略了父爱的存在和意义,但是对于许多人来说,父爱一直以特有的沉静的方式影响着他们……
  
  在这个因父爱而温情的六月,让我们尽情述说父爱的博大与深沉……
  
  述说人:陈楠
  
  职业:大学教师
  
  清晨一缕阳光射到床上,看着身边熟睡的儿子,感觉很幸福。想起梁启超《少年中国说》中的一段话:“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吸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儿子就是我生命的延续。父亲对儿子的情感很复杂,有无微不至的疼爱,更有无限强烈的企盼。只有当了父亲才会有这样的感受。这不仅让我想起了年过六旬的父亲,无论何时何地同样对我有着关爱和企盼的人,我能感受到身体里流淌着他的血脉。
  
  父亲是个心灵手巧、严谨认真、乐于助人、真诚善良的人,自己能做的事情从不麻烦别人。
  
  儿子经常拿着被他摔坏的小玩具去找爷爷:“爷爷修。”因为家里一切修理的工作都是他做的。家里的装修和我结婚新房的装修都是父亲完成的,我担心他太辛苦总想找人来帮忙,他总说他能行,自己的活自己能信得过。这中间有多少辛苦,我们是能感受得到的。
  
  亲戚朋友也经常找他去帮忙,他从不推辞,总是不辞辛苦尽心尽力去完成,甚至自己对这活的要求比人家要求的还高。爸爸在单位是电工,他却主动承担起单位电梯的维护工作,自己把电梯的图纸拿来研究。我看着厚厚的图纸,密密麻麻的线路图,头都大了,他却认真地学,不懂的就查书问专家,为单位节约了几万元的维修费用,可他从没提过报酬。
  
  那是我小时候,有一次父亲在广播里听说市里一个小女孩烧伤了,第二天一早他就拿着50元钱送到了医院,在当时这是他半个月的工资。后来在广播里听到一个没留下姓名的男子放下钱就走了,才知道爸爸那天早晨为什么比平时出门要早。
  
  父亲不善言语,和我的交流很少,对我的教育都是无声的,现在想来终身受益。我经常问儿子:“爸爸爱你,你爱爸爸吗?”儿子答:“爱。”每每听到这样的回答总感觉很幸福。爸爸从未问过我,我也从未当着他的面说过爱。我想这种爱就像阳光,无声无形,却在每天温暖着你。
  
  述说人:林永玉
  
  职业:政府工作人员
  
  父亲,于我总有难以言说的感情。最初觉得父亲是严厉、不苟言笑的,后来发现父亲在陪我玩闹时总会笑得无比欢乐。长大后逐渐体会到父亲深沉而感性的爱。
  
  或许是女孩子爱美的天性,从小时候起我就喜欢各种漂亮的衣服,有时候偷偷穿着母亲的高跟鞋,涂着她的唇膏在屋里玩。每次母亲看见我这样,总会说上我几句,但是父亲在一旁总是宠溺地看着我笑,揉揉我的头发说:“我家宝宝长大以后爸爸给买更漂亮的,才不穿妈妈的呢!”每次父亲这样说,我都开心得不得了。以至于长大后,母亲也总对我的各种衣服经常发牢骚,父亲总是轻描淡写地说,女孩儿爱美很好嘛!每次都觉得父亲真好。父亲对我的生活向来没有过多的限制,唯独是学习,在面对功课的时候,爸爸又恢复了往常的严厉。
  
  后来读大学,第一次离开了父母。起初到学校的日子每天都很想家,父亲给我来电话问我在学校怎么样,我说就是想家,想你们。父亲当时呵呵笑了,没多说什么,叮嘱我照顾好自己,好好学习。但是那个周末,父亲就从家里坐车来看我。我上大学的第一年,父亲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来看我。当时就是单纯的开心、高兴,没想到父亲工作一周还要坐五个小时的车来看我有多劳累。
  
  父亲会一直默默支持我,但从来不告诉我他付出了什么,也从不对我要求什么,这份厚重,让我无以回报。父亲,一直是我背后那座可以依靠的高山。这份坚定,让我的心有一个可以安放的港湾。父爱是宽阔的海洋,拥有包容一切的力量,把温暖纳入胸膛,把坚强放在身旁,为儿女撑起幸福的阴凉。
  
  祝父亲永远安康!
  
  述说人:贾宏宇
  
  职业:教师
  
  我的父亲很平凡,年轻时当过伞兵,退伍后当过工人,后来从政,直至退休。他不吸烟,不嗜酒,为人随和,乐天知命,对于生活和工作随遇而安,从不强求。
  
  父亲性子慢。说话、做事,总要想了又想才去说,去做。因为这事,母亲总是不时抱怨,但说归说,父亲依然我行我素。出门有事,总是母亲张罗着,忙前忙后,直到一切妥当,父亲才起身和母亲一起出门。长大后,才渐渐懂得,原来相互体贴与包容就是爱,那是母亲对父亲深沉的爱。父亲性子慢,但做事沉稳。他总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想透,才开始着手去做,在外人看来父亲做事是很沉稳的。
  
  父亲做事持之以恒。从我记事起,父亲要做的事很少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中断过。早年,父亲体弱,为了强身健体,他学打拳、练气功,一坚持就是十几年,风雨无阻。还记得小时候,父亲逼着我早起和他一起去郊外锻炼,那时风暖草绿、天蓝水清,我还不懂得父亲的良苦用心,只记得锻炼后我和父亲要去邻居家取牛奶。那时家里收入不多,但为了我的身体,父亲还是决定在养奶牛的邻居家订牛奶。牛奶煮过后会结出一层嫩黄的奶皮子,那时的奶真香真浓,就像父亲的爱。
  
  父亲很少求人,他懂得“自助者天助”的道理。父母结婚时可谓一穷二白,但父亲节俭。父亲爱说:“挣不来大钱,还不能攒?”记得我上小学时,家里地势低,地面上水,房子日渐不能住人。父亲咬了咬牙,向亲朋好友借了笔钱盖房子。其他的事都忘了,只记得住进新房后,我家吃了一年多的土豆白菜,只在过年时买了肉。还钱的日子,很苦,但很充实。
  
  如今,退休后的父亲爱帮母亲莳弄一下花草。去年,父母在楼后开出了一片地,种上了他们爱吃的蔬菜。收获后,他们给邻里送去了丝瓜、豆角。父亲说:“远亲不如近邻。”
  
  述说人:刘扬
  
  职业:企业工作人员
  
  我与父亲自小就不甚亲密。幼时,父亲忙于工作,早出晚归。少时我离家求学,一年下来很少回家。更多的时候,父亲于我而言只是一个剪影,满身烟味,眉头深皱,并且十分严厉。
  
  前几年我毕业留在北京,父亲偶尔出差顺路来看我。那段日子工作不大顺心,自觉前途渺茫,颇有些自暴自弃的意味。在车站见到父亲,他看见邋里邋遢的我,眉头不自觉地拧成川字,嘴角动了动,最终没有说什么。待回到家,看到屋中一片凌乱,他终究没有忍住,说“女孩家要像个女孩家的样子。”我笑着说:“现在有谁还拿我当女孩家看。”他叹了口气,放下包开始动手整理。我拦住他:“我自己收拾,您先歇着吧,明天还要起早赶车。”心中暗想,在老家的时候从未见你做过家务,还不如我自己动手来得利落。草草地拾掇一下,勉强可以看过眼,凑合着睡下了。
  
  第二日清早,我还未醒,就听见厨房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披衣爬起来一看,原来是父亲手里攥着一个钢丝球,正用力地擦着灶台。灶上太久未曾收拾,油污积了腻腻的一层。灶台于他略显低矮,他弯着腰一手撑住身体,另一只手笨拙地来回擦拭,一看就不是经常干这样活计的人。他听见声音回头见到我,用手指了指餐桌上盖好的早饭,“刚做好,趁热吃吧”。我突然觉得鼻子发酸,转身离开去洗漱。等我回来,他已经穿戴整齐站在门口,对我说:“我先走了,碗你自己刷吧。”我说:“爸,等我一下,我去送您。”他看了看我说:“不用了,回去吃饭吧,一会还要上班。”顿了顿又说:“一个人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觉得累了就回家。”说罢一如来时转身大步离开,斑白的头发微微颤动,转角时晃花了我的眼睛。
  
  几年过去,我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依旧很少回家,偶尔打电话给父亲,他依旧少话,却每一次在结束时认真地叮咛我“照顾好自己”。一如那个安静的清晨,他沉默中透出的关爱。
  
  爸爸,节日快乐,女儿爱您!
  
  述说人:马 艳
  
  职业:热电厂职员
  
  父亲,不记得我的名字,每每面对我要想许久,但是他总记得问我,吃饭了吗?“老太太,快给孩子弄点吃的!”他一定要看着我吃下年逾古稀的母亲为我准备的吃食,才放心。
  
  父亲,不记得我在哪里工作,每每说起他也不再叮嘱,但总记得训我,又穿这么少。“老太太,快给孩子找件衣服!”直到我噘着嘴穿上母亲大红的毛衣,他才微笑着放我离开。
  
  我和父母住得很近,只隔着一个广场,我家的楼和父母家的楼面对面。住在父母身边是因为父亲生了一场病。脑瘤手术以后,父亲一手的好字不见了,10个数字也要一个一个地迸着写,还总是写不全。妈妈也七十多岁的年纪了,我不放心她一个人照料爸爸,就搬到他们身边,彼此照顾方便许多。即使这么近,我也没能每天去看望父母,我总是很忙,很忙。
  
  小的时候,忙着与伙伴玩耍,在田野里飞奔,自顾自地长大,无暇父母的耕耘与呵护。少年时,忙着青春的烦恼与忧伤,在书海里徜徉,不声不语地叹息,无暇父母的辛劳与担忧。成年的我啊,又有了许多新的理由忽视父母的关切。忙工作,要进步、要发展,不断地忙着繁杂的事情;忙家务,做饭、洗涮,屋里屋外转圈圈;忙孩子,学习、补课,面面俱到不敢懈怠。
  
  可是,我亲爱的老父亲,总是记得我的饱暖和欢喜。父亲的爱,就像一条宽广的大河,慢慢幻化为涓涓细流,不断浸润着我茫然的心怀。我永远是父亲的孩子,依赖着不肯长大。父亲永远记得我是他的孩子,讪讪地不肯全部忘记,有些不记得了,有些一定会铭记在心。
  
  述说人:吴尚
  
  职业:职员
  
  小时候,我很淘气,时常闯祸,不是爬上房子踩坏了别人家的房顶,就是捉蝴蝶弄断了邻居家的月季花……紧接着,就是被父亲强行“拎”回家,不由分说,我的屁股总会与笤帚疙瘩亲密接触几下子,之后才是父亲简约而重复的那几句话:“还淘气不?有记性没?揍得轻……”说来也奇怪,虽然每次被笤帚疙瘩打得嗷嗷叫,但也就是起初挨的那两下子让自己觉得更疼一些。
  
  再后来,上了小学、初中……开完期末家长会回来,满脸怒色的父亲也会动用几次熟悉的“家伙”,虽然力度依然,但是挥打的次数少了,有时候就是两下子。也许是因为看到我已不再躲避,父亲总是很快放下“家伙”,苦口婆心地教育良久……我知道,他真的关心我的学习成绩,真的为了我好。我总是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我真的不想让他失望。
  
  长大后,家里的笤帚一直扮演着它专属的角色,已鲜有惩戒时的“演出”了。尽管如此,也还是出现过自己惹父亲生气的情况:有一次,盛怒之下,父亲抄起了熟悉的“家伙”,我就站在那儿,半闭着眼睛,看着父亲使尽全力狠狠地抽打我。说实话,一点儿也不疼了,但我却哭了——打不疼我的时候,意味着父亲真的已经年老。我爱父亲,我真的不想因为自己的不懂事、不成熟、做错事而伤害他。
  
  其实父亲从没有真正打过我。或者说,棍棒之下,都是他爱惜儿子的另类表达。
  
  述说人:张萨沙
  
  职业:采油厂职员
  
  老爸的心跳很特别,只要离他近一点,就能听到他的胸腔里“吧嗒吧嗒”的声音。老爸戏称那是伴奏曲,是生命的闹钟,时时提醒自己这条命是“捡”回来的,活一天赚一天,活一天乐一天。因为二十多年前他做了心脏大手术,进行了心脏瓣膜置换手术。
  
  老爸年轻时是学校的高材生,高三没上完,赶上“文革”就去部队当了兵。转业后分到大庆,在部队期间患上的风湿病却渐渐地演变成了风湿性心脏病。1989年初,老爸患病到了最严重的时候,大夫说,老爸的情况相当危险,如果再不救治,恐怕生命就会……这样的手术,大家从来没有听说过,周围也没有人做过,一切都是未知数。人们都沉默着,老爸却坚定地说:“我要去北京!”就这样,他去北京做了手术。
  
  两个月后,爸爸妈妈回到了家。从那以后,老爸有了两个生日,一个是他出生的日子,一个是他动手术的日子。
  
  老爸的乐观给了他战胜病魔的勇气和力量,给了他健康向上的好心态。53岁那年,老爸退到二线。他说,我的生命是党给的,党不让我工作了,让我好好休息,我得听党的话。老爸开始了精彩的退休生活,并且热衷于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享受生活中的各种乐趣。有了时间,老爸就专心做起了“营养专家”,每天钻研食谱,讲究营养搭配,精心烹制菜肴,每年的除夕晚宴还要露上几手。空闲时,老爸当起了“渔民”,经常约上几个老伙伴去周围的鱼塘钓鱼,晒得皮肤黝黑却乐此不疲。老爸还扛上锄头,当上了“农夫”。春天的时候和老妈一起开荒种地,秋天的时候老两口一起去收获“战果”,还大包小包地送给邻居朋友。这两年,老爸还爱上了“网上冲浪”,每天上网游览成了他的必修课。而且,他每天都要坚持室外锻炼一两个小时,做个“运动老将”。不久前,老爸满了六十五岁,他高高兴兴地去领取了老年人免费乘车证,他得意地跟老妈炫耀说:“这下咱坐车可不花钱了,我可以满大庆遛达了。
  
  从老爸动手术时算起,他已经从死神手中“赚取”了二十多年的生命时光。老爸的心脏依然健康有力地跳动着,正是因为他热爱生活、珍爱生命的缘故。
  
  六月里的父亲节,是老爸做手术二十五年整的日子。衷心地祝愿老爸生日快乐!希望通过他的心跳声,将老爸这种健康向上的活力传递给身边的每一个人。
  
  述说人:曲阳
  
  职业:吉林大学博士
  
  孩提的时候,以为父亲的肩膀就是整个世界。小时候很淘气,最爱玩儿的就是骑在父亲的肩膀上,被父亲扛着。父亲有一副宽宽的肩膀,宽阔且有力。父亲可以把我一下子举过头顶,然后让我坐在他的脖子上。每每回忆起这个情节的时候,心头的一丝暖暖和柔柔的小幸福便跃然脸上。父亲的肩膀,是孩子嬉闹的港湾。站在父亲的肩上看世界,一切就显得那么小了,一切皆是云烟。
  
  年少的时候,觉得父亲的肩膀是巍峨的山。父亲用他那宽宽的肩膀扛起了家庭的责任。父亲是典型的中国农民,是庄稼地的一把好手。宽宽的肩膀上扛着把锄头,慢慢走向田地的背影,是年少的我最深刻的记忆。那副扛起锄头的肩膀,是对未来、对生活、对家庭最好的诠释。父亲虽然少言,却用行动向孩子们传递着伟大的人生哲学和一个男人对家庭与事业的承载。
  
  如今,我已近而立之年,想着父亲的肩膀是一本厚重的书。这本书记载了一个男人平凡却伟大的一生。父亲宽宽的肩膀,经历岁月的洗礼和年华的积淀,像是一座图腾,让我们很多时候为之动容和酸楚。这是一本书,值得耐心地去品读;这也是一个故事,值得去品味和思索。父亲的肩膀,承载了许多的希望。
  
  父亲,可能是我们崇拜的第一个偶像。每个人的一生,都受着父亲或多或少的影响。我们在父亲的肩膀上度过童年,在父亲肩膀的担当下度过青春年少。我们也会为人父母,但是父亲,依然是那样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为你的人生遮风挡雨,提供一份宁静的港湾。我相信每个人都会跟我一样,想起父亲的时候,心里总是有一丝温暖和幸福。
  
  述说人:衣春凤
  
  职业:教师
  
  每每看着上大学的女儿还和她爸爸撒娇、嬉笑、亲昵的温情画面,我便对父亲有种愧疚感。人到中年,我对父亲最亲密的举动无非就一句:爸!
  
  记忆里父亲也是不亲近我们姐弟三人的,唯一的一次温情的画面,好像是我五岁左右,因为生病,要带我去诊所,父亲把我抱上了自行车的后座,叮嘱发烧的我从后面搂紧他的腰……搜索着我的记忆库,对父亲的记忆都是忙忙碌碌的身影,如旋转的陀螺……
  
  小时候,生产队六点收工,别人家吃过晚饭,大人都在大门口乘凉,看着孩子们疯闹,而父亲却急急忙忙地拿了渔网去江边下网;深夜里,父亲回家急促的脚步声常常把我们的睡梦惊醒;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父亲又摸索着起床穿衣去江边收网,窸窸窣窣的穿衣声时而会把我吵醒。当时,很是抱怨,但是,当别人家餐桌上是上顿萝卜汤下顿土豆汤时,我们家是上顿煎鱼下顿是炖鱼。在青黄不接的季节里,我们家还能吃上清蒸小鱼干……
  
  我上了初中要去五十里外的乡里读书,父亲更加忙碌,因为我们村离公路十二里地,不通客车。去乡里上学要四点钟起床,徒步一个半小时左右,去路口等唯一的一趟中途客车,很多孩子因为吃不了这个苦,相继辍学了。我数不清有多少个黎明,我的求学路上,父亲曾经用手电筒的光亮陪着我走过,用自行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送过我,大雪天赶着马爬犁送过我,用手扶拖拉机送过我。忙碌如陀螺般的父亲,用了近六年的披星戴月陪我们走在上学路上,也陪着我们姐弟三人走出那个闭塞的山村。
  
  多少次,都想像女儿一样和父亲撒娇,搂着父亲的脖子,说一声:谢谢您!我亲爱的老爸!或者是在酒桌上举起酒杯,对着父亲说一番感恩的肺腑之言,但最终还是说不出来,因为父亲那忙碌的背影,从来没有给过我们矫情的机会。
  
  如今父母已经跟弟弟去北京安度晚年了,好多人很是羡慕,说父母有福气。只有我们知道,是父母杜鹃啼血一样才换来我们的亮丽光鲜。每次打电话,还没等我做好铺垫,父亲便说,等着,我叫你妈,然后我便和母亲家长里短地煲电话粥。父亲就负责旁听,知道我们过得好,他便心满意足。
  
  最近,听母亲说,父亲会看短信了。我心动了一下,写下一段储存已久的心里话,按下了发送键:
  
  亲爱的爸爸,感谢您给了我生命,更感谢您的养育之恩。您用忙碌的背影成就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您的忙碌辛劳是遮风避雨的大伞,让我们无忧无虑地长大。今天,我知道,我曾经抱怨过的忙碌辛劳叫父爱。您给予的父爱恩重如山!在父亲节来临之际,祝福我亲爱的父亲平安幸福!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fuai/3543.html
分享到:

  本文标题:拿什么来爱您——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