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您的当前位置: 感恩>>父爱如山 

最近更新

感恩父亲节——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去了
  感恩父亲节——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去了  何天朵  月子里,十分艰难地从一个噩梦里醒过来,梦中有人说我们家要发生一件大事,正月二十三要接我父亲走。颓然地坐在床上,我极度惆怅不安,亦真亦幻的梦对我来说很不吉利,很久很久,我都没有回过神来,不安从足尖径直传递到了心尖。  那年的春天姗姗来迟。梨花开后,下了雪霰。雪霰下过之后,又下了连阴雨。这样寒冷的天气对父亲的身体十分不利。我忧心忡忡,在许昌的婆家里一言不发,烦躁不安。不知几百里以外的老家是否也是如此春寒料峭、阴雨绵绵?  ...
父爱深沉,原谅他们的不善言辞,却爱你很深。
   父爱深沉,原谅他们的不善言辞,却爱你很深。   荷妹儿   孩子,从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父亲的肩上就无形的多了一副担子。   我妈回忆说,她跟爸爸结婚头两年,俩人不仅没攒下一分钱,还欠着邻里几千块钱的外债,因为那时候的爸爸不仅爱喝酒还游手好闲,每天一点正事都不干,就只会溜达着上街去打牌。   她怀孕九个月的时候,还得一个人拖着笨重的身子干活煮饭,后来霜降的那天,我出生了,却一整个医院都见不到爸爸的人影,最后还是奶奶揪着他的耳朵把他拉到了妈...
父爱到底有多大
   父爱到底有多大   刚刚跟玲儿视频聊天,昨天是她的生日,我忘记祝福了。她说记忆中父母还从来没有一起陪着过过一个生日,其实生日没那么重要。这样想起来却觉得悲凉。   我想起了自己从小到大,每年生日都会有一桌好菜和礼物。有时候是一个蛋糕,我都会在美丽的烛光里许那些很容易实现的愿望,然后期待明年的生日。有时候是十块钱,我找同院子的伙伴一起去文化宫玩溜冰骑马蹦蹦床。有时候是一个娃娃或者一件漂亮的衣服,然后在那一天天真的认为自己是美美的公主了,一蹦一跳的走在去学校的路...
我的父亲是座山
   我的父亲是座山   过年了,我们总是会想到父亲的生日。自打他记事开始就没人给他过生日,久了也不记得自己的出生日,前半生是穷啊,后半生是为了革命。子女开始懂事给他过生日了,他乐了,说自己的生日是年三十,也许是图个喜庆吧?! 有意思的是四年前的年三十,父亲就说83岁,可是后面的几年他都说记错了,好嘞,我们每年都给他过83岁。   有一次带着父母和朋友吃饭,老爸当着大家的面夸我,说我孝顺。听这话儿我没有丝毫得意的感觉,只是歪着头靠着椅子上看着父亲。每一次去看望他,...
习惯有你
  习惯有你  这个世界有一种爱,亘古绵长,无私无求;不因季节更替,不因名利浮沉。  不知什么时候我习惯了叫你老爸,这么多年了也一直没有改变。  小时候家住农村,你在县城里打工,每天早出晚归我们基本见不到面。那时候家里不宽裕,你为了省钱每天的午饭都要等到晚上回家吃。毫无意外你得了胃病,这么多年了即使后来生活好了也一直未能治好。在我们村里都不提倡孩子读书,但老爸你是个例外,你鼓励我和姐姐说:"只要我们能读书,读到哪儿你就能供我们到哪儿".我们一直很庆幸有个你这么开明的老爸。 ...
笨拙的父爱
  笨拙的父爱  想起很久以前的一幅模糊画面:生病了的虚弱小孩哭丧着脸躺在床上,床边的男人皱着眉头满脸担忧地一手拿着湿毛巾,一手拿着体温计,正眯着眼睛仔细辨认上面的读数。  那是发生在我六岁的那年冬天的事了。那年冬天,天气特别冷,大雪纷纷洒洒,总不见停,向来体弱的孩子便在这样的天气里光荣感冒了。感冒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偏偏当时的我并不在自己家,而是呆在老家。整栋房子空空荡荡,只有我和爸爸两个人。幼小的我感觉自己大概会活不下去了,要知道,我的爸爸是一个不会做饭,不会干家务,更不会照顾小孩子的人...
深藏在背影照里的父爱
  深藏在背影照里的父爱  外科医生隆尼的卧房内挂着一张照片,很明显,这张照片是用早年的小照片放大而成的,不甚清晰。并且,照片上仅仅只是一个孩童的背影。没事的时候,隆尼常常会独自一人闷坐卧房,对着这张照片凝视。有时,甚至会泪流满面。  事情还得从隆尼刚进入初中的时候说起——  一个礼拜日,隆尼到一位同学家中去玩,同学捧出了一本精美的相册给他看。那是一本怎样的相册呀!相册中的主人公全都是同学一人,其它人当然也有,可只能算是配角。从依偎在妈妈无限柔情的怀抱里喝奶,从一个人躺...
感恩父爱,要大声说出来
  感恩父爱,要大声说出来  父亲节那天,与爸爸相约外出吃饭。点菜时他微微眯起眼睛,将菜单拿得老远瞧了半天。我这才猛然发现,我们家的“顶梁柱”竟也老花了!也就是在那一刻,第一次真切地发现爸爸老了,一种说不出的酸涩感涌上心头。  或许全天下的父亲都是一样的,一样的沉默坚韧,一样的不苟言笑。因此,同样作为节日,父亲节也总比母亲节少了那么一点热闹,少了那么一丝温情,氛围上略显淡薄而冷清,并未显示出强大的节日经济效应。有数据显示,“父亲节”礼物在淘宝的搜...
转过身去的父亲
  转过身去的父亲  作者/刘世河  17岁那年,我应征入伍,全家人送我到村口的石板桥上。  部队在遥远的鸭绿江畔,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父母出远门。虽然心里充满了对绿色军营的无限向往,但真正到了离别那一刻,却又顿生胆怯与不舍。母亲和两个姐姐早已哭红了眼睛,拉着我的胳膊,没完没了地叮嘱,唯独父亲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只顾低头摆弄他的那个枣木烟斗,反反复复地将烟丝装满又倒出,手脚有些慌乱。  临上车时,母亲已经哭得稀里哗啦,我一边安慰母亲,一边偷偷看父亲。父亲依然无话,只是将头轻轻抬起,就在我们父...
渐渐读懂的父爱
  渐渐读懂的父爱  作者:欧阳阿林  我是一个来自农村的普普通通的孩子,对这一点,没有什么避讳,更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我的爸爸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爸爸开始了泥水匠这个充满着辛酸和汗水的工作。光阴荏苒,到现在,也已经有了十多年的光景了吧。而这个中缘由相信许多人都能明白。爸爸虽是个普通的人,却是一个非常上劲的人。当年他自己没有认真的对待学习,现在的代价就是终日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太阳底下挥汗如雨的生活。所以老爸决不允许我继续走他的老路,相信这也是许多老爸殷切希望孩子好好上学的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