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您的当前位置: 感恩>>感恩父母_感恩老师 

最近更新

带着你的影子去流浪
  带着你的影子去流浪作者/ 苏淮安1跟往常一样,沈小水登机前收到的最后一条短信总是横树发来的,内容简洁老套——一路平安。但这短信,是沈小水的定心符,有了它,旅途才算圆满。飞机即将降落前,沈小水凝视这座城市的夜景,长江与汉江的交汇在漆黑中竟然依稀可见。她已离开它732个日夜,她已不曾见到横树732个日夜。两年的时间,她几乎不曾安定,从东飞到西,从北走到南。朋友对外人提到沈小水会说,那女孩几乎任何时候都可以背上背包上路,没有任何顾忌,没有任何放不下。只有即墨知道不是这样子...
灰太狼不幸福
  灰太狼不幸福作者/ 林子1郭采采被闺密扶回来的那天,是我们结婚第三天。难以想象,一个女孩会如此喜欢喝酒。第四天早上,她醒来,我为她倒水,问,头疼吗?她看着我,抱歉地笑笑,没什么,喝了点啤酒。然后撒娇一样问我,老公,你说新娘是娘吗?我摇摇头说,不是。那啤酒是酒吗?当然也不是喽。她从床上跳起来,搂我的脖子,老公原谅我这一次,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郭采采一直有公主病,这一点我从与她相亲结识时就知道了,当时订婚,我怀着一百个不乐意,一群朋友劝我,诸键,你还想要什么样的?十几套房子,家里仅有的一个女孩...
秋未央
  秋未央作者/蔻蔻想念满城木樨飘香,在遥远干燥的北方。那久违而又无比熟悉的味道,弥漫过我整个青春年少的时光。在南方老家,每家每户的院子里,都有几棵木樨树。秋天才刚刚露脸的时候,木樨花便热热闹闹地开了。小小的金色花朵毫不羞涩地点缀在翠绿的枝叶中,成为不起眼却又无法忽略的风景。一向不着调的风好像突然变得有味觉似的,闻着花香就轻轻柔柔地来了,灵活地穿过树叶去轻吻花朵,惹得满院满城都是木樨香。小孩子们的好日子也来了,无须嘱咐,就迫不及待地从家里找出干净的床单,撑开来接住被风吹落的木樨花,小心翼翼地收...
多恋几张床
  多恋几张床作者/ 苏尘惜认识小戴之后,才知道床也可以成为女人迷恋之物。床,是旅行途中必不可缺的物件,她并不会因为省钱而成为沙发客,她会在旅途中睡过一张张形式各异的床,欣赏每个房间不同的设计,这也成为她的乐趣之一。还未出走,她已在网上搜罗各种不同特色的旅店,专心研究旅客留下的评价,若是喜欢,450元一间她也能下手。一次小长途旅行,有13日光景,3个晚上在火车上度过,她便乐此不疲地从这个旅馆搬到另一个旅馆。那次有幸与小戴同行,她每次登记入住时都会在柜台各处端详着小物件,入住后不许我将行李搁置在...
绝不老去
  绝不老去作者/喜宝不久前落幕的第二十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作为颁奖嘉宾,倪萍的出场虽然引发了全场的热烈掌声,但在电视机前,毫不夸张,看到她的瞬间,我还是不无失望——真的物是人非了,现今的她身形臃肿、皮肤松弛、眼袋夸张、眼神浑浊、鬓角泛白、衣饰随意……想来做这等隆重的节目,她还是刻意收拾和装扮过的,而网上常见的她的素颜生活照,更是老态毕现,从相貌到举止,都已和任何一个老去的妇人别无两样。她老了,在舞台上也开始毫不避讳地频频以“姥姥...
要斗争,更要幸福
  要斗争,更要幸福作者/花妖1我生日的那天,她大包大揽主动表示要带我逛街买衣服当礼物,可真当我看中了一件小外套的时候,她却开始百般挑剔,说就这么点布料,却这么贵,显然不合算。我毫不留情揭穿了她的那点小九九:“你到底是嫌布料少,还是嫌贵?”店老板在旁边打圆场,说看不中谈不拢都不要紧,再看看别的。哎,你们两个真像姐妹两个呢。我嗤之以鼻,她却马上神采飞扬起来,不好意思地含羞带喜:“真的?”店老板嘿嘿地笑,说真的,吵起来没大没小的,根本不像母女倒像姐妹...
留住温暖时间
  留住温暖时间作者/ 手语在台湾,有位六十多岁的妈妈,每天都给女儿打电话。她听到的,总是语音信箱的留言:对不起,我现在很忙,有事请留言哦!那轻俏活泼的声音,让妈妈禁不住笑容满面。明知女儿不在电话那头,她仍会慈爱地回答:好,你去忙,妈妈明天再给你打!而事实上,这声音的主人,已在一年前因车祸去世。这句熟悉而亲切的留言,是母亲找到女儿的唯一方式。它像一把神奇的钥匙,可以随时开启一扇通向秘密花园的门。那里,盛开着有关女儿的所有温柔的记忆。女儿走后,这个手机再也无人使用。可母亲仍然按时交纳着月租费。每...
月光很亮,毕竟冰凉
  月光很亮,毕竟冰凉作者/水无心1明兰第一次见到吕明泽时,他正奋力用一个破纸箱为小白撑起一个小窝。小白是条流浪狗,明兰没想到,除了她,还会有人在意一条流浪狗。那是个深秋的黄昏,明兰趁老公李诚出门的空当,偷偷跑去给小白喂食。明兰把中午留下的鸡肉放在小白的食盆里就转身离开。走的时候,小白依依不舍地跟着她走到楼道门口,玻璃球似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她。明兰蹲下身摸了摸小白的头,虽然不舍,可还是狠着心将它关在楼门外。她忘不了李诚阴阳怪气的语气:“你还真是博爱呀,还有工夫替一只野狗操心。你...
家庭妇男的美好时代
  家庭妇男的美好时代作者/如祖儿失业是男人的更年期最近我一直在琢磨男人是不是也有生理期。我跟吕岩结婚两年,一直以来他都自信、积极、阳光,可上个月开始,他每天愁眉苦脸的,闷着不说话,这让我又着急又心疼。下班回家,我刚开门,吕岩就合上电脑,极不自然地看着我。“在看什么?”这些天,吕岩做事儿总是背着我,神神秘秘的。难道有什么新情况?我的大脑飞速转动。他接过我手中的包,有点儿不高兴,“没什么,难不成你还怀疑我对你的忠诚度?”本来我也没想看,可是我偏偏来...
MAMA的哭声
  MAMA的哭声作者/岑桑1老公志德喜欢恐怖片,和他一起,看遍各种灵异事件加泼血浆情节。从惊恐捂脸到边吃边笑,人的神经,真是在磨炼中不断强大。不过这一天,志德从网上下了部速度慢如蜗牛的片子,挂在迅雷上走走停停的名字,看着就让我惊悚万分——《MAMA》。我想,能想到把妈妈拍恐怖片的人,一定和我一样,没少受到妈妈的摧残吧。志德说:“夸张了啊,你妈是烦了点,但没你说得那么可怕。”我用鼻子说:“哼,不用说风凉话,下个礼拜我妈就要过来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