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您的当前位置: 感恩>>感恩父母_感恩老师 

最近更新

心存感谢
  心存感谢  邓笛编译  丈夫倦怠地躺在沙发上,我心存感谢,这说明他待在家里,而不是泡在酒吧里。  儿子不愿意洗碗,我心存感谢,这说明他在我的身边,而不是和街头小流氓混在一起。  给出租车司机付费,我心存感谢,这说明我有收入来源。  派对结束后,面对一片狼藉,我心存感谢,这说明我有许多朋友。  曾经合身的衣服变小了,我心存感谢,这说明我能吃饱肚子。  披星戴月地为生计奔波,我心存感谢,这说明我健康地活着。  窗户坏了,下水道堵塞了,花园里的草长高了,我心存感谢,这说明我有一个家。  有人说政...
父爱如春茶
  父爱如春茶  作者/田雁斌  爱情好比一杯红酒,给人无限的热情与醇香;友情好比可乐,伤心或者开心,她都可以陪伴你,并且不断地给你鼓气。亲情就好比是一壶茶,是繁忙的都市人在闲暇时才有空停下脚步去慢慢品味的茶。爸爸就像是一壶上等的铁观音春茶,他给的爱,是需要用心静静地品味清香与持久。  爸爸是出租车司机,妈妈是下岗工人。家境并不富裕,他们省吃俭用,为多赚一点点钱,打着各种零工,受别人受不了的气,吃别人吃不了的苦。爸爸赚的都是血汗钱,但他对家人一点都不吝啬。我上初中时,姥爷住的平房动迁了,但不够...
风木含悲
  风木含悲  父亲宛中央生于1914年,跨越了一百年的岁月征程,他是一个普通人,却用坚强和执着向我们展示了生命的辉煌。他以朴实和勤劳给我们诠释了生活的真谛。岁月如歌,道不尽老父亲经历的风雨,无论成功失败,他从不退却,创造美好生活的信念历久弥坚。光阴如梭,他所走过的春夏秋冬,无论困难、挫折,他始终乐观,为后人树立了光辉伟岸的形象。他用艰苦奋斗的作风和无私奉献的精神,谱写了生命的华章。他是当之无愧的老寿星,给予我们的是幸福、是骄傲、是敬仰。而今,老人还在续写着老寿星的光荣与梦想,就像昆仑山上的松...
回家,一次温暖的陪伴
  回家,一次温暖的陪伴  2013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明确规定每年农历九月初九为老年节。因此,2013年的“九九重阳节”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法定“老年节”。在这个有法定意义的“老年节”到来之际,我们带着怎样的心情去陪伴老人呢?我们有些人看似在父母身边,却很少有时间真正属于父母。让爱回家,让陪伴成为一种习惯……  孙海颖  已经有三周没有见到母亲了,心里空落落的...
另一种陪伴
  另一种陪伴  作者/宋要武  最初听到爸爸妈妈报名参加敦煌新疆旅行的消息,心里既高兴又失落。二老热爱旅行,每年出行已经成为生活的必备内容。新疆是他们的梦想之地,我当然高兴他们能去。但是,我总是愿意帮助爸妈安排出行计划,希望爸妈吃住行、游购娱都舒服些。时间允许的时候,我喜欢陪着爸妈走一段。  拿到旅行社的行程单,我在地图前开始研究这数千公里的火车旅行线路。首先想做的是飞到线路上的哪个重要节点去迎接爸妈,陪他们玩一天。又马上否定了这种可能性,时间约束倒不重要,关键是爸妈在惊喜过后马上就会替我想...
信仰
  信仰  作者/祝湘依  信仰是生活的根。生命总在出生和消亡中继续,而生活中有太多的沉重,这就需要一个坚实的信仰之根来承受,我们才能不断成长,有所希望,不畏沧桑。  梵文。经幡。苍穹碧洗。牛羊满地。  这是一个接近天堂的地方。远望是连绵不断的山脉,冬日的阳光穿过浅薄的大气层直射在人的身上,能感受到生命的力量。或许这里较之古镇更受时光的青睐,造物主在赋予西藏神秘过往的同时,在藏民的身上更是留下了亘古不变的信仰。  人生在世不过数十年光阴,如此短暂急促,而朝圣和转山却被代代延续,显得如此长情,有...
玛莎小姐的面包
  玛莎小姐的面包  作者/坏蓝眼睛  欧亨利有一篇非常动人的小说,叫做《女巫的面包》。故事很简单,40岁的玛莎小姐开了一个面包屋,她有两千元的银行存款,两枚假牙和一颗多情的心。在来来往往的客人中,她偷偷地爱上了一个清瘦严肃,衣着讲究的中年男人,她并不了解他,猜测他一定是一个落魄的艺术家——因为他总是买过期的面包,一定是因为穷。玛莎小姐每次递面包给他的时候,总是带着伤感的心情,因为她崇拜艺术家,尊重艺术,更重要的,她喜欢这个中年人。于是,在多次按捺之后,她偷偷给过期面包...
绿归未至百年
  绿归未至百年  文/绿猫  我看着你走远的背影眼泪“啪啪”往下掉,从包里摸索出手机给你发短信,意气用事:“不合就散,谁的青春都经不起彼此为难。”然后火速关了机。回家后倒头就睡。梦见你站在马路对面,跟我摆摆手,你说你要走了,我焦急地拦住你,我说你等等我,你脸上含着一抹苦笑,你说我就要走远了你已经追不上我了。然后我就醒了,眼泪打湿了枕巾。  梦境真实的触感让我忽然很惶恐,我不想失去你。我抹了一把眼泪,扭亮了台灯,开了机,然后你的电话就冲了进来。我...
梦里楼兰泪
  梦里楼兰泪  文/袖子擦嘴  01  漠风席卷,万里萧索,夕阳因寂寞而变成了一种苍凉的灰白色。古道上,一只驼队正在缓缓前行,肃穆压抑。这是一支中原的送葬队伍。板车吱吱呀呀,一切都是那么缓慢平静,天地间仿佛只剩下这一支沉默的队伍。  奶娘身手矫健,像一匹孤傲的野狼行在队伍前面。忽然她勒马回转到板车跟前,对着车上的一口黑木棺材淡淡道:“汀兰,前面就是隘口了,你和真神告个别吧!”  棺材里混浊的空气让我窒息,我没说话,就那么静静地躺着。奶娘的声音还是冷冰冰的:&ldquo...
凉缘
  凉缘  作者/琳琅锦  红酥手,黄滕酒;风微醉,美人犹  楔子  红酥手,黄滕酒;风微醉,美人犹。帘帐重重下,秦芷芊正怀抱着琵琶奏着那首他们二人共同喜欢的《春江花月夜》。离她不远处,一身白衫的玉离风,一手持笔一手扶案,正将眼前的景物一一入画。在他笔下,怀抱琵琶的女子被描画得更加飘逸如同仙子。只见画上女子:眸含笑,唇点丹,腰身窈窕,玉指纤纤。她身后繁华如三千流水的姑苏城,也如人间天宫一般,繁华灯火,满目风流。  一曲奏罢,秦芷芊凑上前去细看他的画,待看到那画中飘逸如仙的女子时,不禁双颊绯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