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您的当前位置: 感恩>>感恩父母_感恩老师 

最近更新

玛莎小姐的面包
  玛莎小姐的面包  作者/坏蓝眼睛  欧亨利有一篇非常动人的小说,叫做《女巫的面包》。故事很简单,40岁的玛莎小姐开了一个面包屋,她有两千元的银行存款,两枚假牙和一颗多情的心。在来来往往的客人中,她偷偷地爱上了一个清瘦严肃,衣着讲究的中年男人,她并不了解他,猜测他一定是一个落魄的艺术家——因为他总是买过期的面包,一定是因为穷。玛莎小姐每次递面包给他的时候,总是带着伤感的心情,因为她崇拜艺术家,尊重艺术,更重要的,她喜欢这个中年人。于是,在多次按捺之后,她偷偷给过期面包...
绿归未至百年
  绿归未至百年  文/绿猫  我看着你走远的背影眼泪“啪啪”往下掉,从包里摸索出手机给你发短信,意气用事:“不合就散,谁的青春都经不起彼此为难。”然后火速关了机。回家后倒头就睡。梦见你站在马路对面,跟我摆摆手,你说你要走了,我焦急地拦住你,我说你等等我,你脸上含着一抹苦笑,你说我就要走远了你已经追不上我了。然后我就醒了,眼泪打湿了枕巾。  梦境真实的触感让我忽然很惶恐,我不想失去你。我抹了一把眼泪,扭亮了台灯,开了机,然后你的电话就冲了进来。我...
梦里楼兰泪
  梦里楼兰泪  文/袖子擦嘴  01  漠风席卷,万里萧索,夕阳因寂寞而变成了一种苍凉的灰白色。古道上,一只驼队正在缓缓前行,肃穆压抑。这是一支中原的送葬队伍。板车吱吱呀呀,一切都是那么缓慢平静,天地间仿佛只剩下这一支沉默的队伍。  奶娘身手矫健,像一匹孤傲的野狼行在队伍前面。忽然她勒马回转到板车跟前,对着车上的一口黑木棺材淡淡道:“汀兰,前面就是隘口了,你和真神告个别吧!”  棺材里混浊的空气让我窒息,我没说话,就那么静静地躺着。奶娘的声音还是冷冰冰的:&ldquo...
凉缘
  凉缘  作者/琳琅锦  红酥手,黄滕酒;风微醉,美人犹  楔子  红酥手,黄滕酒;风微醉,美人犹。帘帐重重下,秦芷芊正怀抱着琵琶奏着那首他们二人共同喜欢的《春江花月夜》。离她不远处,一身白衫的玉离风,一手持笔一手扶案,正将眼前的景物一一入画。在他笔下,怀抱琵琶的女子被描画得更加飘逸如同仙子。只见画上女子:眸含笑,唇点丹,腰身窈窕,玉指纤纤。她身后繁华如三千流水的姑苏城,也如人间天宫一般,繁华灯火,满目风流。  一曲奏罢,秦芷芊凑上前去细看他的画,待看到那画中飘逸如仙的女子时,不禁双颊绯红。...
不相见,不怀念
  不相见,不怀念  文/爱吃鱼的兔子  十月的阳光不够耀眼,生活平淡得一点涟漪都没有,电脑桌面上的企鹅叽叽喳喳地响个不停,一刻也没有歇息过。  跟你认识应该有很久了,我知道你每天几点起床,知道你每天坐几路车,知道你迷恋过什么样的人,知道你在什么城市,知道你每天的行程,知道你细微敏感的心思,知道的好像有很多很多,好像只是轻轻地叩开记忆的那扇门,那些过往的细节都像囚禁了很多年的蚯蚓一样,密密麻麻争先恐后地涌出来。  你说,还有一个月,我们认识一年了,应该要好好纪念下。  你试着把我放在你的生活里...
傍爱
  傍爱  作者/宁子  01为什么是我  早上7点,护士站最繁忙的时间,正在配药室手忙脚乱,有人拍我肩膀,于小施。  是护士长。  头也没抬地应了一声,几十个病人的药剂要配好然后送到病房输上,每个小护士都恨不能有三头六臂。  交给别人,你跟我过来一下。护士长拉住我衣袖,扯我到走廊。  一大早的,什么要紧事?我还顾着那一堆的药剂,不时回头看。  护士长柔声细语,这一段你去负责特护病房,其他的事情暂时不用管了。  干吗!有钱了不起啊?还要专门的护士,别的病人也是人,好几个还分配不到一个护士呢,不...
如何说再见
  如何说再见  作者/吕亦涵  旧情  “她叫姜和安,是姜氏财团的千金,父亲是姜氏CEO姜宇,上面有一个哥哥。是苏伯母钦点的长媳侯选人。”  “是吗?”  “晚上他们在悦民酒店订了房间。”  “她是怎么样的人?”  “谁?”  “姜和安。”  “从外国留学回来,充满朝气。”  呵……  &ldquo...
故事在城外
  故事在城外  文/朱锦  他像旧时,穿款式简单的深咖色棉布休闲裤,黑T,戴酷酷的蛤蟆镜。  慕兮的目光追随着他,追随他走去车尾,从后备箱里取硕大的行李箱,彼时夕阳如彤,逆光影中,他的剪影被点染朵朵不可思议的炫目光斑……  再一次遇见孙枫樵已经是三年以后。  这时候的沈慕兮是个苍白得有些憔悴的女人。在西风乍起的初秋的黄昏,她站在城外一条清寂的街道边等公交。对面一辆TAXE 嘎然而止,钻出来一个人,高大,健硕,络腮大胡子。慕兮索然中游离的眼神突然被锁定—...
没有相爱的运气
  没有相爱的运气  文/坏蓝眼睛  有些关系值得回味,有些则不,只能怪没有相爱的运气。  1  2009 年的某个夏天,澄裘突然变成一个胖子。排山倒海地,毫无征兆地,甚至没有提示地,就既成事实。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傍晚,澄裘闲来无事,四处溜达,路过一面橱窗,她突然停住了脚步,橱窗里的胖子是谁?  澄裘几乎只用了三秒钟,就已经确定那是自己。  真的是一个胖子,毫不夸张,腿部的曲线已经消失,像两根健壮的水塔,腰部早已经变成传说,就连脖子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脸部和肩膀越来越近的距离,近到...
董小姐
  董小姐  文字/SUMMER  A  认识董小姐的时候,我刚好大二。才经历完一场绽放了生命中最绚烂火焰的青春爱情,一脉夺目光芒绽放后,余下烟花尽头烧剩的杆,于是所有的美好回忆裂成闪亮的碎片,那时的我,确实感到了巨大的空虚和孤寂。  董小姐出现在那时,可以说是非常具有可趁之机。  董小姐在我心中的印象很难被一个词语所固定,我不愿意借由那些早被定义好的单调的词语来想起这样一个生动的姑娘。我们在毕业酒会上行酒令时曾经做过这样的游戏,每个人想一个词语来形容董小姐,如果不够贴切或者词穷那么就算输,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