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您的当前位置: 感恩在线>>爱情文章>>董小姐

董小姐

发布:感恩 分类:爱情文章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董小姐

  文字/SUMMER

  A

  认识董小姐的时候,我刚好大二。才经历完一场绽放了生命中最绚烂火焰的青春爱情,一脉夺目光芒绽放后,余下烟花尽头烧剩的杆,于是所有的美好回忆裂成闪亮的碎片,那时的我,确实感到了巨大的空虚和孤寂。

  董小姐出现在那时,可以说是非常具有可趁之机。

  董小姐在我心中的印象很难被一个词语所固定,我不愿意借由那些早被定义好的单调的词语来想起这样一个生动的姑娘。我们在毕业酒会上行酒令时曾经做过这样的游戏,每个人想一个词语来形容董小姐,如果不够贴切或者词穷那么就算输,一小杯老白干的赌注。结果十来人的桌玩了三圈下来,关于她的词语还是层出不穷,我当时都快把关于她的联想编成一首诗了,就等着一会在人群里大放异彩把董小姐给感动哭了。

  结果不巧,我前面的老孙端着老白干直接就咽下了肚里,然后他走到董小姐面前单膝跪地。

  我这辈子最爱的人,他是这么形容董小姐的。

  他先我一步弄哭了董小姐,我当时真的很想揍丫的。

  B

  记忆既不是易逝的流水,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停滞。我现在回忆和董小姐的初遇,很难想起事情的发展顺序,相反一些细节反而刻骨铭心。例如她那肥大的,如同霍格沃茨巫师袍子的睡衣,她惺忪着双眼在带着小白帽的回族厨师面前点了一份火腿炒饭,以及她勾起笑来右边脸颊微卷起一个酒窝的样子,像是盛满了阳光一样温暖缱绻。

  那时的我只是以一个观众的身份坐在“大西北”食堂最边远的角落,目睹了她怪力乱神的生命中最普通的一刻。在日后熟悉起来我向她讲述我初次远观她的情景时,总忘不了先膜拜一下她的勇气。她的名字在事后两年里一直光荣地贴在大西北门口展板上作为开业10 年来唯一谢绝的嘉宾,她被永久地剥夺了在这里吃羊肉泡馍的权利。

  我正式跟她说上话是在校运动会的时候,我们计算机专业和英语专业在观众席上的位置是紧邻。那天的董小姐穿了一件格外花哨的衬衣,下身的破洞牛仔裤和人字拖配得她特别像来收保护费的大姐头。她刚巧坐在我的旁边,在男子组一百米决赛开始之前,她突然转过脸来对我说:“同学,你觉不觉得自己长得还蛮帅的?”

  我当时很是吃了一惊,一时半会还不知道怎样的回答既能显得我确实很帅又不失谦虚。

  作为一个普通智力水平的人,我未能及时回应惹起了董小姐的不快,她把下巴搁在手背上,转过来直勾勾地用目光彰显了自己的霸气:“我觉得你还行,所以我决定把手机号码给你作为奖励。”

  如此从天而降的惊喜,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以上这句话,是董小姐用“我”的视角表达出的内心活动,很荣幸地成为她的回忆录里关于我俩初次邂逅的唯美结束语。

  C

  当时的我由于忙着参加学校一个出国游学三月的项目,所以居然把这样神圣的一件事给忘了。不记得时隔了多久突然收到一条陌生短信:“你这人也太内向了吧,我都主动到这一地步了,你怎么还不追我啊!”

  我看着短信半天没回过神的混沌状态中,电话就直接闪了过来,一摁下接听键里面的声音倒是柔和至极:“你最近在忙什么呢?”

  就这样,我和董小姐在电话里不知不觉就闲话了两个小时,直把我电话熨烫得如一尾煎熟的鱼。具体聊了些什么我还真想不起,反正从那之后只要和董小姐在一起,谈话内容从来都能从国家政治细化到她爸爸最大的爱好是象棋。我们那次聊天我唯一印象深刻的地方,是我向她保证过,游学回国后一定主动联系她,一定一定。

  可是事实上,在回国的机场上看到来接我的沈韵时,我并非有意,可是那一刻在我脑子里的,除了和沈韵在一起的甜蜜与心酸之外,我什么都想不起。

  D

  直到现在,我还是可以很明确地知道,我这辈子最爱的姑娘就是沈韵。只有沈韵。

  她是我能从一堆人里立马锁定焦点的那一个,她是万千姑娘里我也能分辨出不同的那一个。

  我爱沈韵,并不光因为她很美丽。自古以来环肥燕瘦,个人品味不同对美的鉴定也难以统一。我只能说她长得是最合我眼缘的女生,是我从心坎里偏好的那一类型。沈韵的眉眼是淡淡的,惯常绑一马尾衬得脸蛋格外洁净。我至今想起她初三转学到我们班时的那一幕仍觉得美好如初,被夕阳镀成金色的那个小美人恬静地微抬眼眸,不经意和坐在第一排的我四目相对时,我仿佛看到了春风里四处翩跹的鹅黄嫩绿。

  都说少年时期爱过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句话确实很有道理。

  我时常会在午后的暖阳里或者半夜的阳台上或者人潮拥挤的街头再或者每一个和沈韵去过的地方想起她来,我每天沿着相同的思绪去回忆,都能看见前一天的思念沉淀在心底,久久盘旋无法抹去。

  她是我用少年时代最纯真最亢奋的一腔热血爱过的人,忘掉她等于否定我的青春。我有多怀念青春,我就有多舍不得沈韵。

  E

  后来还是董小姐联系的我,这次她没有打我电话,而是在一个晴朗的夏夜直接出现在我上自习的那个教室。

  我从不怀疑她的神通广大,但凡她想知道的事情,祖坟碑上刻的什么她也能晓得。董小姐自娘胎起就带有的八卦天赋使她一度很想成为挖掘第一手劲爆新闻的狗仔记者,直到戴安娜王妃因为躲避狗仔跟拍遭遇车祸,她才因道德歉疚放下这个梦想,转而希望成为威廉王子的女仆。她选择英语专业是为了不让语言交流成为她与王子爱情间的障碍,她是多么渴望给这位失去母亲的帅哥带去春天一般的温暖。再直到威廉王子和凯特结了婚,她不得不考虑为自己的婚姻重新构建一条别的道路。所以她找上了我。

  是逼不得已,是不得不。

  董小姐当时进来的时候胳膊上还挎着一个大包,接下来她陆陆续续从里面拿出了烤鸡腿、花生米、鸭脖子,甚至还点了一盘蚊香片。我很怀疑她是夜啤酒场上卖卤食的,一不小心窜错了场。

  董小姐对此倒不以为然,她在我身边自顾地吃着东西,还教训起我了:“你老老实实看你的书啊,看我干嘛,我脸上有字吗,长得好看也不能老被人这样盯着啊,用你的目光骚扰我也是性骚扰的一种啊。”

  我低声请求她能不能稍稍低调一点,毕竟这是自习室,那么多同学在场呢,她这么一弄整得跟一烧烤摊子,我都很怕一会有同学来找她买啤酒了。

  董小姐为此很鄙视我的心理素质,她问我听过毛主席为了锻炼自己意志专门去喧闹的菜市场看书的故事吗,只要自己坚定信念、集中精神,外界的干扰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食物香气正好是一个试金石,认真来学习的人是不会在乎的,反而会使精神历练不断攀升到顶点。而那些借着自习为幌子来把妹钓凯子的逼男和婊子们,趁早把他们赶出去以免玷污了这片洁净的学习空间。

  董小姐的解释听起来句句在理,事后确实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在她连续出现一周后,这个教室里再也没有别的同学前来学习的踪迹。哪怕是后来大三考研阶段,各个教室爆满位置紧缺,托董小姐的福,我也能独自享受这份弥足珍贵的静谧。

  除了一开始的“试金石”装备,在后来我上自习的过程中,董小姐的表现倒是非常不错。她完全可以静得下来,哪怕坐在那里看她最喜欢的《摩登家庭》,她也能完全忍住自己的声带不发一点声音,我有次无意间转过头去看见她肩膀抖得跟筛糠似的,眼里饱含泪花,吓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赶紧从包里拿出纸巾塞到她手里。她取下耳机,困惑地望着我,眼角泫然欲落的眼泪在灯光下格外晶莹,我倒真还有点怜香惜玉起来,动着歪脑筋想要不要把她顺势搂进怀里。

  好在董小姐先发了话倒避免了我这次乌龙错误,她说:“我真的要被Manny 那个小子笑死了,胖子果然得把存在感建立在幽默的基础上。我发出声音打扰到你了吗?”

  “没有没有,“我赶紧否认,我后来看了《摩登家庭》,老实说我很佩服董小姐的功力,我要是能完整地看完这样一部剧而不发出一点声音,五脏六腑应该损得不轻,“我以为你是伤心哭了呢,怎么会笑成这样?”

  “我怎么会哭啊,”董小姐勾起唇角,“生活对我已经够仁慈了,我高兴还来不及。等到你跟我求婚那天,我再哭也不迟啊。”

  我实在不知道对这种话该怎么接下去,从我们第一天一起上自习开始,董小姐已经完全以我女朋友身份自居了,那种自信而肯定的态度让我无力反驳,也无法顺着承认下去,我只好和往常一样埋着头继续看起了书。

  好在董小姐从来也是点到为止,见我没有接话又低头看起了美剧。她继续尽力忍着笑声,可能憋得太痛苦眼泪跟断线的珠子一样在她脸上肆虐开去。

  F

  沈韵和我分手没多久就订了婚,这是我当时最意外的事。

  我们认识六年,在一起三年。我一直认为在这段感情中她的投入不会比我少,而我还在那段爱情结尾的烂泥里苦苦挣扎,弄得满身污垢的时候,她居然已经衣冠一新地站在我面前说自己要开始一段新的美丽旅程了。

  她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才下飞机的我如同迎面挨了一记闷棍,我背着巨大的行囊背包,还提着两个沉重的箱子,我觉得简直要被这些重量给拖入到地狱去了。

  我觉得好累,特别想把这些繁重的枷锁都扔了,就这样走掉。躺床上睡一觉是我当时最想做的事,我什么也不想听什么也不愿意想,我只想睡一觉。所以我跟沈韵说:“我没有倒过时差想先回酒店休息了,醒来再帮你庆祝吧。”

  然后我丢下她,径直走掉了。

  梦里面的沈韵还是十七岁的样子,她点头同意做我女朋友的那刻,我的心脏几乎要从嗓眼里蹦出来了,我望着眼前这个娇羞如花的女孩,很想跪下来匍匐在她面前,感谢她完成了我对世界的征服。

  中学时候的爱情是战战兢兢而别有趣味的体验。一次牵手需要同行一月回家的铺垫,赶走喜欢她的男生对我来说就是一次次的作战,瞒着父母老师,借口去上补习班再偷偷带着她遛到电影院,一起看书讲题都在回忆里有了无限的甜。

  我从未做过和另一个女生在一起的任何考虑,我只要沈韵。我喜欢她的安静恬淡,温和淡漠的姿态是那样令我着迷,她从不参与女生之间的是非争执,我从没听见她跟我抱怨过任何人的不是,她是那样与世无争而简单开心的一个人,我想用一切去守护她自得其乐的这份纯净。

  沈韵的人缘极好,对人对事真诚而又自然。她并非爱装高尚,人前人后的她在我看来始终如一。她可以为了竞选学生会主席去积极争取也能每年默默地去孤儿院,把寒假暑假的时间用来和孩子们一起欢歌笑语。

  她坐在我自行车后座上时会轻轻地哼歌,双臂不自觉舞起来打着拍子,尘埃穿过她的指缝,凝结在那张我深爱的脸上。我那时就知道,我这辈子,再也不会像爱沈韵那样去爱另一个女孩了,她已经如同种子一样以我的心脏为土壤,深深扎根进去并茁壮成长,绽放成我最迷恋的样子。

  G

  董小姐很喜欢吃东西。她的食量在一次我们共用自助餐后到了让我叹为观止的地步。她一米六的个子,也就九十来斤,我不知道那么多那么多的食物怎么能塞进如此娇小的身躯里去。

  “女孩不是都很怕胖的吗,你胆子可真大。”我委婉地提示她,我看见上餐的那个服务员脸色已经有点难看了,在董小姐第四次找他要鸡腿的时候,她每次还都是两个两个的要。

  “我也怕啊,胖了再来减呗。我以前有一百四十多斤,本来按理说我减到一百零几斤就可以了,我还往下多减了十斤,这十斤肉就是专门用来吃自己爱吃的,可以用来长胖的回旋余地。”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完全想象不出董小姐胖起来是什么样子。她五官非常秀丽,小鼻子小嘴和身材搭起来显得浑然天成。比这重五十斤的董小姐在我脑海里的形象差不多是个正方体。

  董小姐一边拼命咽泡芙一边解释道:“说正方体还抬举我了,我差不多就是个倒放的长方体。所以啊我胖着的那段时间活得特别悲催,整个学校没一个男生喜欢我,每次自拍五十次好不容易选得到一张看起来不错的,传上空间下面的评论还全是哈哈哈的,气都要气死了。”

  “所以你就决定减肥了?”

  “不,那时的我已经失去了享受爱情的乐趣,为什么还要牺牲掉享受美食的乐趣。”

  我瞧着她把奶油抹得满嘴都是,像个小孩子一样,觉得特别好笑,拿出纸巾帮她轻拭干净,“那最后怎么还是瘦了?”

  “因为我喜欢你啊。”她捧着一个抹茶蛋糕满足地笑起来,“为伊消得人憔悴是真的,不信你试试看。”

  H

  那当然是真的。从沈韵开口跟我说分手开始,我一周瘦了七斤。那两个月我很少吃东西,天天喝酒度日,整个人无精打采的,没日没夜地在寝室昏睡。直到辅导员严厉地叫同寝室的老孙带话,再看不到我出席班级活动学位证立马吊销,我才硬着头皮跟着班级同学去做了校运动会的观众。

  沈韵的大学和我分属异地,除了寒暑假有机会见面平常基本很少联系。凭心而论,那时的我对待沈韵确实缺乏了应有的关心。我根本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方式去维系一份两地的爱情,我从来不屑甜言蜜语的堆砌,难道天天把“我爱你”挂在嘴上就能解决相思之情了吗,而因为不熟悉她现在的生活环境也很难再找到双方可以共同交集的话题。

  所以我不常打电话给沈韵,就算电话接通了大多时候也是双方一起沉默着没有话语。有时她发给我的短信我回复后她也没了回音。我知道这是距离造成的隔阂,可是天地良心,我爱她始终如一。

  我不知道沈韵是怎么想的,或者她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我当时特别回避关于她的一切,不愿听到她的任何消息,我只知道“分手”两字从她嘴里出来那一刻,我的心脏仿佛突然停止了血液供应,我的大脑苍白一片,无力思考与回应。

  她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平静,她多么狠心!我一贯爱她的淡漠疏离,可是最后恨的也是她的冰冷无情!

  我的右手死死地握着一个易拉罐,因为太用力居然从中间捏碎了瓶身,可乐喷溅得到处都是。

  “你是考虑清楚了吗?”我尽可能地控制住自己想对她狂吼的冲动。

  她的回答倒是简洁明了,“嗯。”

  一个字让我万箭穿心。

  “那么分手吧,我同意。”我挂断电话。

  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一辈子也不会放过你啊,沈韵。

  I

  和董小姐一起吃喝玩乐的日子好像过得格外的快。因为一把记忆缠绕到她身上我就很容易混乱。我总无法清晰地记得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做了些什么,但是我们留下的照片提醒我,我们一起爬山去看了五点升起的太阳,我们去最深的巷子里喝了米酒她醉得跌倒在雪地,我们翻过紧锁的游泳池大门就为了在里面看她最喜欢的电影,我们去一家全部用报纸和黑胶唱片装饰的小店喝咖啡,但最后她只点了一杯白开水。

  “我要减肥了,”她这样解释,“我已经在和你厮混的日子里胖到了一百零五斤了,达到最高指标了。”

  “这是打算要开始抵御美食的诱惑了吗?”我笑着调侃她。

  “因为我不能辜负爱情啊。”她望着我的眼睛,说得一字一顿。让我触目惊心。

  虽然董小姐跟我开过很多次这样的玩笑,或真或假,我们都没有去计较。然而这一次她异乎寻常的执着眼神让我知道这已经是我不能回避的时刻了,不知不觉中,我们这样没心没肺地一起玩乐已经一年多了。

  我比谁都能看到董小姐的优点,并且乐于把她的缺点当成可爱之处来欣赏。她很懒,任何时候出门都可以不修边幅,在床上穿着什么,都敢穿着往大街上走;为了多睡几分钟可以脸口不洗就往教室里窜;她也很粗心,寝室钥匙能丢无数次,随时制造生活垃圾,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人能把宿管阿姨变成家里的母亲大人一般,逮着她就没完没了的批评教育和额外开小灶地给她关心;她手脚从来不停,爱晃腿,啃指甲,撕纸,每次吃完饭弄得餐桌一片狼藉,我们有次吃完西餐,那个桌子被她糟蹋的样子,让我至今无颜再去那里。

  她也很聪明,不管我们进行什么游戏或者运动,她总是特别容易上手并且玩得游刃有余;她乐观而富有感染力,任何人和她在一起总能很快陷入无穷的笑声里,这些日子她认识了我大学里所有的朋友同学,无论男女,他们对董小姐的评价远远高于对我自己。

  还有,董小姐对我特别好,好到我觉得自己根本不配拥有她如此体贴的对待。在我那段低谷时期,哪怕我无意间流露出郁闷的心情,不出十分钟,她就会提着啤酒站在我们宿舍楼前。她很小心翼翼,从不在我面前提起关于沈韵的事情,可是我知道,凭她的能力,沈韵现在男朋友的星座她应该都知根知底了。她去哪都会给我带纪念品,哪怕只是回趟老家,再见的时候,她就会背着一个大背篓出现在我面前,我觉得差不多她已经提前把她的嫁妆都给我弄了来。下雨时她会提醒老孙给我送伞,晚上从不关机说是怕我无聊,想她了会给她发短信。

  在我思考要不要和董小姐好的时候,我有去查关于她的一些信息。我发现了一个她的秘密博客,破解密码对计算机专业的我来说,不难。

  其实,就算我是体育专业的,我也猜得到密码。

  我认识她半年后就发现她的所有密码,都是我的名字。

  那个里面是我熟悉而又有点陌生的另一个董小姐。我一直知道她是喜欢我的,可我没想到她比我知道的,喜欢得还要深。

  我这才知道原来董小姐才来大学没多久就在图书馆看到我了,这颗在她心里微妙种下的种子在我毫不知情的,我们无数次擦肩而过的时候萌芽开花。她为我有女朋友的事难受并开心着,也为我分手了开心并难受过。在我颓废的两个月里,她减了肥,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我面前。

  她喜欢我却又害怕我的厌烦,每向我迈进一步却又要犹疑着回缩半步怕太激进引起我的反感。我要找她她随时都有空,可是哪怕她有再不开心的事也会害怕我在打游戏而不敢打扰我,认识两年,她从未在Q上主动招呼过我。

  所以我看到的董小姐,总是阳光而快乐的。我忽略掉了她最平常普通的女孩情怀,她也常常因为我不会主动找她而难过,也会因为太思念而觉得委屈。对于我的久久未作回应她曾一度自我反省,她以为沈韵很苗条就代表我喜欢的是瘦的女孩,这个傻孩子在那一个月晚上都没有吃晚饭我竟然从没发现过。

  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我每天偷偷去她博客看她的更新,我想要了解她的心情,给予她最合适的补偿和关心。我从这里面知道了她最喜欢的颜色是绿色,于是我会送她像森林一样幽绿的发夹。她最喜欢的水果是樱桃,于是我费很大劲去买到形似的车厘子端到她下课的教室门口去。她最喜欢的季节是夏天,我把目之所及的,但凡带“夏”的书籍、图画和歌曲都给她送去,只要这些可以弥补她的真心,我想全部给她。

  除了爱她。

  我比任何人都知道她的好,我是多么想爱上她,这将是皆大欢喜的结局。我非常喜欢和董小姐在一起的感觉,可是我也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不是爱。

  这是依赖,这是好感,这是感谢,这是回馈,这是独一无二的温暖和眷恋,但这些都不是爱。

  她不是沈韵,我真的尽了力。

  J

  沈韵现在的孩子应该已经五岁了。前几年高中同学重聚的时候,她给大家谈了自己的育儿经,我觉得即使做了妈妈的她还是没有变,是我时光里的样子。沈韵倒是觉得我在哄她,她说你以为时间仅仅是不断冒出的白发和皱纹吗,我的心智早已不是那个懵懂小女孩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觉得人生就是一本缺了很多页的书,说它是一本书实在有点勉强,但它毕竟是。

  沈韵这样认真的样子和当年站在旗台上主持每周一朝会的时候一模一样。那个时候我站在队伍里看着这个端庄的姑娘,心里充满了无限的自豪和激动:看呐,这就是我的女人呐。

  “你知道我缺了哪些页吗?”眼前的少妇沈韵和那个旗台上的少女影子重叠在一起,双眼明亮如星,看起来像是闪烁着钻石般的光芒:“是你,我缺少的是你。如果当初你能多体谅我一下,多关心我一点,哪怕低声下气地挽留我一句,那么今天的书的末页将会出现我最希望看到的结局。”

  我不敢回头看沈韵,我怕会在她面前掉眼泪。我无法承担她眼里的希冀和怨憎,也无法面对她的自若镇定。恍然有风穿透我的身体,在我心头刮开一道裂缝,最柔软的部分深深地陷入最底里去,我这些年无数想告诉沈韵的句子此刻都碎成了片段梗在喉头。

  “只要你现在开心,就好。”这是我对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说的最发自肺腑的祝福。

  失去她的时候,她把种在我心里面的那株植物连根拔起,同样的,她这样决绝的做法也让自己失去了依赖的凭地。只要双方爱过,没有哪方会在决裂时好过。

  后来我的心里就多出了一个大洞。从痛到麻木,空落落地缺乏感悟。

  是董小姐的出现,挽救了当时一路颓废的我。她向跌倒在泥中的我伸出了一只手,我一直犹疑着要不要跟她踏上新的旅程,可她却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向前推了我一把,叫我不要回头。因为用尽全力以致失去重心,最后董小姐竟跌进了泥里。

  完

  面对那次咖啡店里董小姐的执着眼神,我的心异常的平和而安定。

  我想起夏夜送她回寝室时她突然就上前两步拉住我的手:“马上就要到了,你再不牵我就没有机会了啊。”我侧脸看去,她埋着头,睫毛微垂,唇边是自得的笑意。

  我想起她在我手上画表的时候,紧抿着下唇,教室里的电风扇“吱呀吱呀”地环绕在她头顶,吹起她额上一缕黑发,饱满的脸颊像是包子一样让我想要咬下去。

  我还想起她在博客里面说自己最喜欢的歌曲是《黑暗之光》,她第一次见到海时在沙滩上坐了一夜,录下了波浪翻滚的声音,很想在一个特殊的时候放给我听。

  我想到这些,感到心尖卷起了温柔的战栗,我正要伸手去握住她时,她的电话铃声刺耳地响了起来。

  如果我早知道那次错过会让我和董小姐渐行渐远,会让我就此失去另一个爱的可能性,我会不会乘坐时光机回到那刻,早点向她开口寻求一个可能性?

  后来我们莫名其妙地联系就少了起来,以前一向是她来找我,然而现在,我主动邀了她几次,最后也因各种原因未能成行。直到毕业晚会相聚时我才再次看到董小姐。

  她好像圆润了一点,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我觉得她柔和了许多,不再是初见我时那个棱角分明特立独行的辣妹了。大多时候她都悠远而礼貌的微笑着,面容上带着圣母一般的慈悲和虔诚。

  那天董小姐来得有点晚,她没有依旧把我身边的老孙掀翻挤到我跟前,而是默默地坐在了那堆女孩中,遥遥向我挥了挥手。

  我突然为这种距离感感到无端的害怕和伤感。我早已经习惯了和董小姐之间亲密无间的嬉笑玩闹,甚至已经自私地离不开她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我每天早上醒来的心口不再是因为对失去沈韵而层叠不停的阵痛了,我开始想的是我今天要和董小姐去哪里玩呢,我们去吃些什么好。

  在有人提议以董小姐为目标行酒令时,我心里其实是很高兴的。我现在急切地关注着她的一切,也希望再次将她的目光聚焦到我身上。

  可是如同一开始我告诉你们的那样,我最终还是失去了董小姐。

  只是这一次和失去沈韵撕心裂肺般的痛楚不同的是,我有点难过,可是居然也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发自肺腑地希望董小姐好,那就够了。

  我也没有再颓废,面对生活和悲伤平白多了一丝感恩。它让你失去多少,就补偿给你多少。你没努力争取什么,你最后必然得不到。

  我能如此成熟地思考问题了,不只是因为年龄积累出得经验和抗压能力的加强,我想大概是因为我把热情都消耗给了沈韵,难以像爱她一样去爱别人,年轻时的那种滋味,真的一次体会就是终生了。

  然而董小姐,是我事后回忆起想要一起共度余生的人。是我想要携手之后就永远不分开的那个。她是我生命里最温暖的片段,她教会了我一件事,那就是珍惜眼前人。

  毕业那天董小姐被老孙拉着哭得跟要断气了一样,可是她的双眼一直望着的,是我。

  我当时没来得及出口对她说的是:

  董小姐,你是我的黑暗之光,照亮了我的前方。我还想要问她要不要做我的灯塔,一辈子立于我的身旁。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aiqingwenzhang/3641.html
分享到:

  本文标题:董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