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家庭妇男的美好时代

发布:感恩 分类:爱情文章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家庭妇男的美好时代

作者/如祖儿

失业是男人的更年期

最近我一直在琢磨男人是不是也有生理期。

我跟吕岩结婚两年,一直以来他都自信、积极、阳光,可上个月开始,他每天愁眉苦脸的,闷着不说话,这让我又着急又心疼。

下班回家,我刚开门,吕岩就合上电脑,极不自然地看着我。

“在看什么?”

这些天,吕岩做事儿总是背着我,神神秘秘的。难道有什么新情况?我的大脑飞速转动。

他接过我手中的包,有点儿不高兴,“没什么,难不成你还怀疑我对你的忠诚度?”

本来我也没想看,可是我偏偏来了兴致,冲上去就要打开他的笔记本,“既然没什么,那就让我看看呗。”

吕岩从背后抱住我,“ 给我留点儿隐私,成吗?”

从认识到现在,不过四年,他就开始跟我谈私人空间。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他的什么密码我不知道呀,就连他的第一次献给了谁,他都一五一十地跟我交代了。现在离七年还远着,难道婚姻就“痒”了吗?

这样僵持不下。我越想越生气,索性把笔记本往桌子上一放,拿起包冲出家门。

在好友小兰家过了一夜,她不停地安慰我,让我觉得这世间亲情、爱情、友情,少一样都不行。

半夜,小兰老公端上来两碗鲜榨的豆浆,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吕岩什么时候为我做过吃的?他是一家外企的产品销售总监,我在一所私立大学当辅导员。每次,他都以工作忙碌为借口,把洗衣做饭的活儿全都推给我。

我以前总以为男主外女主内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还时不时嘲笑小兰让自己的男人沾一身油烟,可是,这一刻,我却觉得真爱就表现在男人为我素手调汤羹……

次日,吕岩到小兰家接我,说尽了一切好话,逗我开心。可是,“我是瘢痕体质,受过伤,留下的疤痕不容易消去。”

他的下巴一下耷拉到胸口,“老婆,对不起……”

原来,他失业了,为了不让我担心,才遮遮掩掩。

看着他委屈的样子,我心一软,牵着他的手回家了。

“女外男内”的拧巴生活

吕岩继续在家找工作,可是,恰逢金融危机,大多公司都在裁员,即便有招人的,薪水也少得可怜。所以,他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我看在眼里,急在心底:挣钱不是关键,而是若不给他找点儿事情做,他会不会一蹶不振呢?为此,我想尽办法。

父母50 岁大寿的礼物,我电话遥控他去办;家里的灯泡、柴米油盐酱醋茶,少了哪一样我都会对他交代清楚;每日接我下班,在地铁上让他感受一点儿人气。

没几天,这些琐碎的事情就把他折腾得头大了,跟我吵架,大声地嚷嚷,“我是一个男人哎,别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招呼我去干,我也有自己的事情。”

可他明明在家闲得快发疯了。我明白他这是大男子主义思想在作祟,也便不跟他争论。生活要想继续,做饭是头等大事。

我想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我跟吕岩说,“你妈不是一直要来北京看看吗,从今天开始,你在家学做饭,等她老人家来了,你好好地秀一把。”

吕岩是个孝顺的儿子,他当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与此同时,我在学校要了几门课,工资也跟着涨了不少,小日子倒也过得祥和。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男内女外”的新时代生活。

吕岩从网上下载了很多食谱,摩拳擦掌地准备大干一场。可是,第一天,他就在菜市场受到了打击。一个卖菜的大姐胡乱要价,吕岩只是还了一嘴,她就嚷嚷,“从没见过这么小气的男人!”

回到家,他把东西往桌子上一扔,“这以后,再也不去买菜了。”

我轻柔地抚摸他后背,安慰他,“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你堂堂一高材生,何苦跟一卖菜的大妈计较?”

男人有时候像小孩,这一哄,他自然就明白了个中道理。我也认真对待吕岩的劳动成果,不管他做的好与坏,我一律赞不绝口,有时候违心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然而,有些事情,并不是安慰就可以弥补的。

“每天去买菜,菜市场的那个大妈都问我,‘怎么不上班呀?’搞得我一见到她就想躲开。左邻右舍那些大爷大妈们,一旦打麻将人手不够,都来叫我,还说整个小区就我一个‘闲人’。”

吕岩像受了莫大委屈的孩子,紧紧依偎在我怀里。我心里也很难受,一个大男人憋在家里,面子上肯定落不下来。“不然让你妈来吧?”

婆婆欣然答应了。我跟吕岩说,“你边陪你妈游北京,一边儿找工作,两不误嘛。”

可是,婆婆一来,我们的生活就发生了变化。她先看不惯我天天在外上班忙碌,不陪她游北京;再指桑骂槐地说我为了躲避家务,让他儿子这样一个大男人在家丢人现眼。

我反驳,“现在都什么时代了,男人就不能干家务吗?而且现在工作不好找,吕岩在家休息一段时间也挺好呀,来日方长呢。”

我给星星之火闪倒了一罐油,她立马着了起来,“有男人专职干家务的吗?”吕岩倒是挺会卖乖,“做饭挺好的,锻炼身体。”

说完,他就系上围裙,准备做饭。婆婆瞥了我一眼,抢过围裙转进厨房。

晚上,我给吕岩吹枕边风,“这段时间你别做饭了,你专职陪你妈玩,玩够了,赶紧送回家。”

他蹦起来,“你是不喜欢我妈呢?还是想赶她走啊?”

我也生气,“有你这样说话的吗?小人之腹!”

我们背对背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洗漱后,吕岩正在厨房里煎鸡蛋,“吃点儿吗?”我没搭理他。“这我妈带来的柴鸡蛋,外面吃不还要花钱吗?”

“我花我自己的钱!”我摔门离开,听到他妈在背后说,“你听听,这男人若是不能赚钱,连女人都看不起你!”

小兰说,“婆媳是天敌,别影响了你和吕岩之间的感情。”

我也明白吕岩并不真正想当“家庭妇男”,可我也不能委屈自己呀,“我的工作本来就那么累,他怎么不体谅我一些?”

失落、伤心一股脑袭来……

是爱人更是亲人

我在外待了三天,吕岩没给我打电话。“看来,还是老妈更重要。”想起当初那个“媳妇和妈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的问题,他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老婆。如今看来,老婆是要用甜言蜜语哄的,而老妈则是实打实最亲密的血缘绑定。

一个人讪讪地回家,门户紧闭,吕岩不辞而别,我顿觉凄凉。

幸好,冰箱里被塞得满满的,客厅放着我最喜欢的各种零食。一张字条:一周后回家,这些东西够你吃一个月的了,爱你。我泪如泉涌。

吕岩把他妈送回家,遇上堂兄结婚,非要他在家多待几天。“你不知道我妈多吹捧我,说我被媳妇调教得都会做饭了,进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新时代全能男人。”

吕岩从老家回来后,饭菜做得更加好了,“我妈说你工作太忙,太累,还教我熬各种粥,说粥对女人好。”

我端着那一碗蜜枣粥,心里百感交集,原来老太太还是惦记着我呢。

“我们都是一家人了。平时谁家还不吵架呀,吵过不就好了吗?这就是亲情的魅力,一辈子割舍不了的。”

我就是这么一个没出息的人,不管受了多大委屈,只要几句甜言蜜语,那些伤痛很快就忘记了。

“ 你不是一直想抽空写点儿东西吗?

这会儿有大把的时间,够你折腾了吧?”我突然想起,谈恋爱那会儿,他经常给我写诗,编造各种感人的爱情故事,一点点地将我打动。他还说,要为我写一部小说。然而,自从工作了之后,我们各自忙碌着,这样的誓言早就成了过眼云烟,如今再拾起来,别有一番感悟。

“可不是嘛……”经我这样一提醒,他所有的文艺细胞仿若被激活,精神抖擞地找出了以前写的东西。

于是,吕岩每天一面写文章,一面上街买菜、做饭。他的文章也陆续出现在报纸、杂志上,他心情越来越好,以后再有人问他为何不去工作,他也能一笑而过。

吕岩渐渐放下了大男子主义的架子,每天对我照顾有加;在家里对我撒娇,出门总是牵着我的手。这在以前,他一准会很矫情,可如今他也能做得得心应手。我想,一个底气十足的男人,才最懂得如何爱自己的女人。

我们的美好时代

男人要当起“管家婆”,可比女人合格得多。以前我总是丢三落四,钥匙、皮带、袜子,时常纠缠在一起。而如今,他像有魔法似的,将小物品妥帖地收拾起来,我用起来也顺手多了。

我们的小日子过得越来越滋润,吕岩成功晋级为合格的“家庭妇男”。他懂理财:每月除了房贷,他将我们剩下收入的三分之一用来存在银行,三分之一开销,其他三分之一都买了理财和保险产品,实现了很理性的消费方式;他安排度假,每年我们有一次出国旅游、两次国内长途游的机会,周边风景好的地方,更是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

吕岩开始在网络上连载小说,点灯夜战的同时,还不忘为我熬一碗浓浓的小米粥。

是夜。我枕着吕岩的手臂,感叹,“我们的生活若是一直这样,该多好呀。可是,现在工作大环境好了,我也不能自私地将你绑在家中……”

他点着我的鼻尖,“我现在‘自由撰稿’的工作不是挺好的吗?以后呀,等我们有了孩子,我还要做超级‘奶爸’呢!”

我脑中立马蹦出一幅画面:吕岩抱着孩子,左手奶瓶,右手尿布,嘴巴里叼着一个小玩具,而我坐在沙发上悠闲地嗑瓜子、看电视……哈哈,那该是多么幸福的场景呀。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aiqingwenzhang/3559.html
分享到:

  本文标题:家庭妇男的美好时代